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4章 下厨

第94章 下厨

  粥是好粥,又粘又稠,洁白如雪。★★.小菜或翠绿或金黄或浅绿或粉紫,四碟子四种颜色摆在那儿,十分赏心悦目。

  盛粥的美人儿比花还娇,白得几近透明的纤手端着瓷碗,粉嘟嘟的小嘴轻轻吹着热气。这切,看得程墨心跳加快,呼吸急促,忙退后两步。

  “五郎,快尝尝。”顾盼儿妙目流转,上前两步,把碗凉热适的粥放在程墨面前的桌上。

  双竹筷横在如玉般的掌心。

  程墨小心翼翼拿起筷头,生怕碰到她的手掌。

  “都坐吧,趁热吃。”程墨说着,把筷子递给赵雨菲,扶她坐下,把顾盼儿盛的粥放在她面前。

  顾盼儿飞快盛了碗,抢着端给赵雨菲,道:“这里还有。这粥啊,是我守在小炉子旁边慢慢熬的,香着呢,姐姐快尝尝。”

  赵雨菲狐疑道:“你会熬粥?”

  她第次进厨房,提着裙裾,踮着脚尖,生怕闻到油烟味儿。这才几天,就会做点心,会熬粥了?

  “咳咳咳。”顾盼儿轻咳两声,俏脸微红,道:“厨子弄好了放小炉子上,我在旁边看火。”

  她怎么好意思说,为了抢到看火的活儿,还跟厨子摆主人的谱了。她是程墨的客人,又跟赵雨菲结拜为姐妹,厨子哪里抢得过她?

  赵雨菲向勤快惯了,虽然府里有下人使女厨子,很多事还是习惯自己动手,并没觉得顾盼儿看火有什么不好。她觉得违和的是,顾盼儿这么个不沾烟火气的人,居然在厨房呆了半个时辰。

  “没被烟呛了吧?”她关心这个。

  “没呢,挺好的。”顾盼儿说着,在她旁边坐下。

  厨房挺大的,厨子又只做几个小菜,哪里会被烟呛到了呢。

  程墨也觉违和,道:“以后别去厨房了,那里不是你呆的地方。”

  顾盼儿轻声笑,道:“没事儿。我跟厨子说了,学做几个爱吃的菜,以后闲着没事,可以自己做着吃。”

  其实是想学做几个程墨爱吃的菜,以后有机会可以做给程墨吃。想到看程墨满足地吃自己做的菜的样子,笑便她眼里溢出来,道:“以前被妈**着天天学琴学诗,哪有这闲功夫啊。现在好了,想做什么做什么。自由的感觉真好。”

  赵雨菲点头:“你高兴就好。”

  母亲突然去世,她备受打击,要不是有了程墨,她真想随母亲起去。现在多个妹妹,多个亲人,心里多个依靠,浓浓的亲情在她心流淌,她只想疼这个妹妹,只要她高兴就好。

  顾盼儿感受到她的亲情,凑过去抱了抱她,把头靠在她肩头,道:“姐姐,好姐姐!我自小孤苦伶仃,今天总算有了姐姐,有了亲人,有人疼了。”

  “好妹妹。”赵雨菲深受感动,眼眶下子红了,紧紧抱住她。

  程墨慢慢吃粥,看两女亲情爆棚。碗粥吃完,两人才分开。吃完粥,翠花进来收拾碗筷,顾盼儿识趣地回房了,屋里只剩两人。

  赵雨菲依在程墨怀里,轻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  要不是程墨提议,她都没想到和顾盼儿结拜。

  程墨顿了顿,道:“她以前冷冷清清的性子,突然这么……这么随和,你别跟她掏心窝子。”

  赵雨菲道:“是吧?我听她说,她在松竹馆的时候,**要她装成清冷的样子,她装得很辛苦的。到我们这里后,才恢复本色。”

  合着现在才是天性。程墨不说话了。

  三更梆子响,月光斜照进来,洒在墙边,四周万籁俱静。程墨道:“时候不早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  良久,赵雨菲轻“嗯”声。

  两人手牵着手,步步慢慢走着,足足走了盏茶的工夫,才走到月洞门,再走好会,才来到赵雨菲闺房门口。

  程墨停住脚步。赵雨菲轻轻带,程墨身不由已,被带进了房。

  两人都没注意到,西厢房的窗户边有个清丽的剪影,双秋水剪瞳痴痴望着程墨欣长的背影。

  “你搬回后院吧。”赵雨菲轻声耳语。

  哪怕两人各自个房间,知道他在自己旁边,她也心安。

  程墨没说话,扶赵雨菲在椅上坐了,把她的头拥进自己怀里,揉了揉她瀑布似的青丝,道:“姑娘家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,你要守孝呢。”

  她搬进程府,邻居们已经说很多闲话了。若在守孝期间两人有什么不妥的举止,于自己倒没什么,男人嘛,风流些也是应该的,但她的名声可就毁了。

  他不能这么做。

  赵雨菲紧紧搂着他的腰,含糊不清道:“我不在乎。”

  “傻丫头。”程墨轻笑道:“若是名声坏了,以后怎么管里我们这个家,邻里会怎么看你,婢女下人怎么肯听你调度?”

  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,却不能不在乎赵雨菲的名声。个女人在这个时代,若名声坏了,真的寸步难行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可是他不在身边,她心里空落落的啊。以前同住后院,两人的房间相隔不远,开了门,就能看到他的房门,她心里安宁得很。现在,却是前后院之隔。她要他在身边。

  程墨柔声哄着:“再等三年。待你三年孝满,我们即刻成亲。”

  还要等三年呢,天天这么耳鬓厮磨的,他怎么受得了。

  赵雨菲把头埋在他怀里不说话,好半天,才抬头看他,道:“我搬过来住,邻居们也说闲话。”

  反正都有人说闲话,又何必在意这些呢。

  “那不样。做没做过,别人不知道,自己总归是知道的。”程墨轻叹。

  接赵雨菲过来住,早就料到邻居们会说闲话。但不接她过来,放她在小屋独住,他不放心,权衡之下,还是接过来了。

  两人若真住到起,婢女下人嘴杂,总会传出去,赵雨菲还怎么见人?

  四更梆子响,赵雨菲依依不舍松开程墨的腰,轻声道:“你明天还要进宫当差呢,快回去睡吧。”

  程墨摸摸她的头,转身出了门。

  赵雨菲站在门口痴痴目送他穿过小径走向月洞门。不远处,敞开的窗边,直朝这边望的顾盼儿,也痴痴目送他离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