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5章 原来如此

第95章 原来如此

  程墨回房,洗了冷水澡睡下。 ★.天色快亮时才朦胧睡去。迷迷糊糊听到窗外有人走动,睁开眼看,窗纸透进白光,天已经亮了,只好起身。

  门外,刘病已轻声道:“大哥,该起床了。”

  “来了。”程墨披上圆领衫,走过去开门,道:“有事?”

  刘病已住进来后,程墨还是第次宿在前院。刘病已觉得大哥在后院有赵雨菲,在前院,这个喊大哥起床的任务,自然落实在他身上,所以梳洗好马上过来。

  “大哥不是要进宫当差么?”刘病已憨笑。

  程墨道:“你先去,我洗漱。”

  “好。”刘病已应了声,高高兴兴走了。能力所能及为大哥做点事,哪怕是小事,他也很开心。

  程墨进来,赵雨菲顶着两个黑眼圈指挥婢们摆碗筷,顾盼儿薄施脂粉,站在门口,见程墨,巧笑嫣然迎上来,深深礼,道:“五郎。”

  程墨含笑道:“家无常礼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越过她,走到赵雨菲身边,道:“大早忙什么呢?”

  赵雨菲甜甜笑道:“你前几天说过,想吃油条,我刚才让厨子做了,你看看是不是这样。”

  甜白瓷的盘上放几根焦黄色的东西,咋看,像筷子,细看,像面条。

  看她的样子,估计没怎么睡,大早忙着捣鼓这个了。程墨拿起根咯嘣声咬了口,要不是他牙口好,差点崩断牙。

  “不是这个,算了,别做了。”程墨道:“我就是那么随口说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大学时忙着游戏,毕业后忙着开拓商业帝国,没时间下厨,要知道会穿越,早学手好厨艺。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  赵雨菲有些委屈地道:“做得不好吗?”

  她睡不着,想起某天吃早饭时,程墨曾说过种名叫油条的食品很好吃,大概说是用面和了油炸,所以她试着做了些。当然,最后是厨子见油太热,担心她被油溅到,恳求她在旁指点,由厨子操作完成。

  从五更天忙到这会儿,本来还想给他惊喜,他就吃这么口。

  程墨斟酌道:“也不是不好,就是有点硬。好象应该加明矾,但是加明矾吃了又不健康。这个东西本来就是高热量,吃了对身体不好。我也就那么说,你别当真。”

  就是做得不好了。赵雨菲嘟了嘟嘴。

  以前若有人说她哪里做得不好,她会虚心改进,并不会觉得委屈。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,自从和程墨在起后,心态生了变化,有他宠着疼着,才会觉得委屈。

  看她副小女孩儿的样子,程墨笑了,宠溺地摸摸她的头,道:“哪天我有空,我们起研究这个东西怎么做。”

  “哪能让你做这个?”赵雨菲急了,道:“我虽然没读书,君子远疱厨的道理还是懂的。我再请两个厨子,总能做出来。”

  程墨点头:“那就多请几个厨子,总有人能做出来。我们吃饭吧,再不吃饭,我要迟到了。”

  赵雨菲看沙漏,可不是,忙要去盛稀粥,饭桌上几碗稀粥凉热正好,顾盼儿乖巧地道:“五郎和病已快吃吧。”

  两人个要进宫点卯,个要上学,都赶时间。

  赵雨菲笑了,道:“还是盼儿懂事。”

  顾盼儿甜甜笑着,道:“我什么忙都帮不上,不过盛两碗粥,姐姐不要怪我没用就好。”

  她也宿没睡,今早起来,细心打扮,好不容易把眼底的乌青遮住。刚才程墨对赵雨菲宠溺的神色她全看在眼里,心里说不出的羡慕,面上却看不出来。

  程墨很快吃完,更衣进宫去了。

  听说顾盼儿搬到程府居住,祝三哥脸色很不好看,道:“五郎,你不厚道啊,早说对她有意不就完了?害我出这么大丑。”

  大家是兄弟,不好为个女人翻脸,可你也不能让我白忙活场,丢尽脸面啊。

  程墨哪能说因为他无理取闹,死乞白赖地纠缠,为顾盼儿安全计,才让她搬进来?他神色郑重,压低声音道:“她太美了,我那院子又小,进进出出的,邻居们都看着,有男人言语轻浮,要是出事就不好了。只好让她搬到我那里去,以免横生事端。”

  “真的?”祝三哥狐疑。

  旁武空插话道:“你也太小看五郎了,要是他对顾盼儿有意,哪用得着你这些天瞎忙活?”

  祝三哥想也是,顾盼儿对程墨确实与众不同。

  “还是小白脸吃香啊。”他感慨。

  程墨摸摸自己的脸,道:“别妄自菲薄。”

  顾盼儿的闺房后面,有小片竹林,风吹竹动,沙沙地响。竹林挡住了大半阳光,房阴凉。顾盼儿和赵雨菲坐在房说话。

  “姐姐好福气,遇到五郎这么好的人。”顾盼儿笑意盈盈,言语温柔,哪里看得出冰山美人的影子?

  提起程墨,赵雨菲的笑便从眼里溢出来,声音也温柔很多,道:“他……真会为我着想。”

  要不然也不会两人处住着,还坚持要她守孝三年。这样的男子,世上也只有这么个。

  “姐姐,妹妹我孤苦无依,得姐姐和五郎收留,妹妹感激万分。”顾盼儿说着,起身直挺挺就跪下了,道:“妹妹愿意服侍姐姐和五郎辈子,求姐姐垂怜。”

  赵雨菲惊道:“妹妹快起来。”起身去扶。

  顾盼儿不肯起身,道:“求姐姐成全。”

  赵雨菲先还不明白,待她说出成全两字,才回过味来。顾盼儿自赎自身,投奔程墨,在府门外坐天,为的是什么?

  她在松竹馆,勋贵公卿,达官贵人,想见她面,得大把银子撒下去,得绞尽脑汁想诗想词,得看她脸色。可她对自己却笑脸相陪,比亲姐妹还亲热,为的是什么?

  她美若天仙,十指不沾阳春水,却甘愿下厨,学做点心,守着小炉子熬粥,为的又是什么?

  这几天的幕幕从赵雨菲脑飘过,她看着顾盼儿的俏脸,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