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6章 族学

第96章 族学

  到时辰,程墨交了差使,刚要出宫,被祝三哥拦住:“你怎么着也得请我喝酒吧?”

  程墨挑眉:“请你喝酒没问题,可这怎么着,是什么意思?”

  他特地在“怎么着”三个字上加重语气。★★.★ 1 ★W√.√

  祝三哥面不改色,理直气壮道:“意思很明显啊,顾盼儿住到你家,安全了,不得庆祝番?总之,今天这顿酒你是跑不了了。”

  他心里不痛快,想找人喝酒,不行吗?

  “这倒是个理由。”要不和他喝两杯,是脱不了身了,程墨干脆应了,两人起去醉仙楼。

  想想女神这样决绝,祝三哥心痛得不行,不用人劝,左杯右杯,最后端起锡壶直接往嘴里灌,不到半个时辰,喝得酩酊大醉。程墨叫他的侍卫送他回府,自己会了帐。

  看看天色不早,这儿离私垫不远,便拐过去接刘病已。

  到门口,见学生们鱼贯而出,问,老先生留刘病已说话呢。

  程墨站在窗边往里望,老先生给刘病已开小灶,解释了半天论语,又让刘病已背这段。

  刘病已背得认真,老先生摇头晃脑听着,不经间瞥见窗外有个人影,问:“谁?”

  被他这么打断,刘病已停止背诵,望了过来,叫声:“大哥。”迎了出来。

  任老先生跟着出来和程墨说话:“月初收了两个学生,家里穷,房四宝买不起不说,书也买不起。唉,老朽倒想帮他们买书,只是老朽囊羞涩,实在拿不出来呀。”

  可不要小看这个时候书本的金贵程度,纸张、印刷术都没有明,完全是人工手抄,识字的人非常少。因而,书很贵,没钱人买不起。

  刘病已接口道:“是啊,先生没收他们的束脩,他们很过意不去,时常帮先生做些杂活。”

  官帽椅带来滚滚财源,程墨已成为安仁坊的土豪。他收留刘病已,供他读书,善人之名传扬开了。老先生这几天直琢磨找他捐几本书,只是不知怎么开口,没想到他这个时候过来,真是磕睡有人送枕头呀。

  程墨道:“先生既免了他们的束脩,我怎么着也得给他们买几本书。只是安仁坊还有很多适龄学童没有上学,这样,我跟族伯商量下,看怎么把私垫扩大。只是这样来,就要麻烦先生了。”

  学生多,先生自然受累。

  老先生眼前亮,深行礼,道:“五郎君能行此善举,是安仁坊众学童之幸。”

  只要私垫的名头做大,他生宿愿得偿,受点累怕什么?何况这样来,将有很多人受益,更有部分人因此改变命运。这么好的事,何乐而不为?

  程墨接了刘病已,先不回家,去了会昌伯府。

  会昌伯上个月收了租子,这几天盘算着又有半年没收益,心情很不好,听说程墨来了,赌气道:“不见。”

  连成股份都不给,还来做什么?

  门子回来陪着笑脸道:“伯爷不在府。五郎君有什么事,待伯爷回来,小的代传。”

  眼前这人可是财神爷,得罪不得。

  程墨没多想,道:“我想捐所私垫,跟族伯商量要不要做为程氏族学。他要回来,你跟他说声,我明天再过来。”

  族学要办得好,可是后代子孙的基业,不容小觑。世家大族,哪个不重视教育?族学是培养族子弟人才的地方,也是底蕴之。

  前世程墨去过几个名校,听介绍前身都是明朝有名气的书院。他前世捐了大学,现在手头宽裕,想办个私垫。以后要是能出人才,有了名气,未尝不能成为书院,传承后代。

  门子听就惊了,办私垫,那得多少银子啊?赶紧道:“五郎君请稍待,小的再进去禀报。”

  程墨听出味来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会昌伯正愁没钱,听说程墨要花巨资办私垫,立即就怒了,鞋都没穿,赤着脚冲了出来,道:“你小子钱多烧手啊?真是败家。”

  程墨似笑非笑道:“族伯原来在家啊?”

  会昌伯不理他的讥讽,满面怒容道:“你个败家子,你知道办私垫要多少钱?就敢胡乱开口!”

  程墨道:“这不是来跟族伯商量么?要是我拿得出来,就办;拿不出来,只好算了。”

  项目还没立项,可行性报告还没做出来呢,说他败家太早了。

  会昌伯怒道:“你眼里有我这个族伯?想当初,你爹娘早逝,我对你诸多照顾,把你养到这么大。你倒好,了财就忘本。真是白眼狼。”

  “若是私垫能办成,族伯做个山长,也未为不可。”程墨慢条斯理道。

  山长就是校长了。有了公职,自然就有收入。

  会昌伯眼睛亮,道:“当真?”

  “当真。”程墨点头。

  倒不是会昌伯自私小气,实在是能力有限,伯爵的排场应酬又不能少,天天为五斗米折腰。钱是他的短板,不着急上火都不行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他当先进府,程墨走在后面。

  两人在书房坐下,会昌伯道:“你知道办所私垫要多少银子吗?”

  程墨道:“族伯,我们族有多少到十五岁的孩子?我想成立程氏族学,族子弟学费全免。坊的孩子若想入学,学费减半,成绩优秀的学费全免,所有书本由族学提供。你看可好?”

  句话没说完,会昌伯巴掌拍过去:“说你败家你还真败家啊。你知道本书要多少银子?请先生要多少银子?什么都没摸清楚,空口白舌乱说话。”

  不说别的,光是买书本的花费就够他阖府开销了,他心疼啊。

  程墨侧头避开,道:“我买五十亩良田,收入做为族学的花费,够吗?”

  五十亩良田!会昌伯惊呆了,道:“你有钱没处花了?”

  其实程墨想说买下西市间铺面,收入做为族学的花费。只是西市间铺面的收入实在太多,全交到会昌伯手里,怕他会饱私囊。

  “有些学生没钱买书,我们再买几百本书,弄间书室,请人管理。这样,学生们想看什么书,族学里都有。”程墨接着道。

  这得多少银子啊!会昌伯胸闷,差点没晕倒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