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8章 自荐

第98章 自荐

  窗棂透出桔黄色的灯光,人迈步出来,含笑道:“回来了?”

  “回来了。 .★√1く√Wく.”程墨看着赵雨菲笑,道:“怎么让盼儿在外面等我?”

  就这么想他吗?

  赵雨菲看了他身后脸讨好地笑的顾盼儿眼,仰头凝视他的脸,道:“这两天直在外头跑,都晒黑啦。”

  “是吗?”程墨摸摸脸颊,道:“我倒没觉得,你这是做什么呢?”

  怎么他觉得气氛怪怪的。

  赵雨菲含笑道:“饿了吧?我们吃饭。”

  程墨牵她的手进屋,顾盼跟在后面进屋,抢着为赵雨菲拉椅,抢着盛饭,抢着布菜,像个小丫鬟似的。程墨看得怔怔的。

  这两人,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他。

  赵雨菲端坐如仪,神色如常接受顾盼儿的殷勤。

  有问题。程墨停筷看赵雨菲,道:“盼儿是客人,怎么能让她忙活?”又对顾盼儿道:“坐下吃饭。”

  顾盼儿眉眼弯弯笑道:“没事,我等会再吃。”

  这几天,赵雨菲直没点头,下午好不容易点了头,她怎能不上赶着表现?

  “坐下。”程墨故意道:“我们家没有主人吃饭,客人布菜的规矩。”

  赵雨菲看了顾盼儿眼,没说话。

  顾盼儿陪着笑,圆翘翘的臀部轻贴椅面,侧坐椅沿,副小媳妇模样,哪里有半点花魁的架子?

  程墨飞快吃完饭,回书房。

  赵雨菲和顾盼儿同时张嘴想叫他,他早走远了。不管这两个女人搞什么,他都不掺和,避开为上。

  他刚提起笔准备练字,门被敲响,顾盼儿在外头道:“五郎,可要喝茶?”

  她飞快融入这个家庭,也跟着程墨喝清茶,见他放下碗走了,忙放下碗筷泡了茶端来。

  “不喝。”程墨头也没抬,蘸墨写字。

  门外安静了小会儿,门推开条缝,露出顾盼儿那张天仙般的脸,道:“已经泡好了,不喝就浪费啦。”

  见程墨没搭腔,她推开门,小步小步挪进来,绕过屏风,来到书桌前,娇嗔道:“五郎!”

  程墨奋笔疾书,道:“放下吧。”

  放下是放下了,顾盼儿没走,捋起袖子,纤手拿起墨条开始磨墨。

  房静谧,只有敞开的窗外,两个小厮走过的脚步声。

  程墨写完行字,伸笔蘸墨,见磨好的砚只白玉般的手,轻握墨条不停地转动,不由怔,道:“你还没走?”

  顾盼儿甜甜笑,道:“姐姐让我过来侍候五郎写字。”

  这是红袖添香的节奏?程墨挑眉:“嗯?”

  顾盼儿红晕双颊,低下头,声细如蚊道:“姐姐答应我,让我辈子服侍你。”

  “啥?”程墨手抖,笔掉在竹简上。

  说完这句话,顾盼儿便含情脉脉看他,道:“五郎,我虽然出身松竹馆,但还是个清倌人。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她想说她的身子是干净的,但又想出身那种地方,怎么着也不算干净。

  其实,这个时代对女子比后代宽容得多,比如女子守寡,想改嫁便改嫁,谁也不会说什么。但出身妓/院,在任何个时代,都不是什么好名声。

  程墨搁下笔大步出房,来到赵雨菲的闺房。房门大开,没人。他找到花园,秋千架上坐着个苗条的身影,翠花站在旁。

  “顾盼儿怎么没来为你推秋千?”程墨冷笑。

  赵雨菲霍地抬头,惊讶道:“五郎?你怎么来了?”

  虽然她答应和顾盼儿共侍夫,但她还没跟程墨成亲,想到有人捷足先登,心里还是很难过,要不然也不会独自跑到花园呆。

  这个时候,他不是应该和顾盼儿卿卿我我吗?怎么过来了,神色有些不对?

  程墨示意翠花退下,双手抱胸道:“我都被你卖了,怎么着也得来要个说法吧?”

  “五郎……”赵雨菲哽咽,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没错,前世程墨也算万花丛过,片叶不沾身。现代大家交朋友,合则来不合则分。也有的是在开始之前都明白只是玩玩,人家贪图他的钱,他贪图人家年轻貌美。但顾盼儿不同,她表明态度,这辈子跟定他了。那怎么成?现代人的思维,怎么可能接受得了妻妾?

  其实这个时代,富贵人家未娶妻先纳妾是常事,武空有妻有妾,张清没有成亲,也纳了两个小妾。但程墨来自现代,时间难以接受。

  赵雨菲见程墨对她情深意重,不能接受别的女子,大为感动。她飞扑入怀,紧紧抱住程墨,道:“盼儿对你片痴心呢。”

  顾盼儿说了,甘愿当妾。青/楼出来的女子,最好的归宿,但是被某个大户人家的男子纳为妾侍了。程墨年轻英俊,玉树临风,财富滚滚而来,又出身勋贵,放眼京城,有哪个男子比他强?

  再说,大户人家,哪个不是妾侍成群?程墨对她这样深情,她已比大多数女子幸运多了。

  赵雨菲难受的,是顾盼儿甘愿不要行礼,就这样和程墨圆房。这么来,看他们双宿双飞,她却只能守孝。

  本来以为两人已经甜蜜蜜了,没想到程墨会丢下顾盼儿跑来,她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。

  程墨被她搂得喘不过气,好不容易才挣开,道:“以后再把我送人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赵雨菲笑了,晚上的郁闷烟消云散,抱着他的手臂轻摇,道:“你有这份心就好。盼儿对你片真心,你要不接受她,她会很伤心的。”

  “我刚才怎么说来着?真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。”程墨说着,拉她起在秋千上坐了,道:“她怎么想是她的事,你别跟着瞎起哄。”

  赵雨菲轻轻把头靠在他肩上,有他这句话,足够了。

  两人依偎良久,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的云层渐渐厚了,月亮躲进云里,花园伸手不见五指。阵风刮过,花、树沙沙作响。

  程墨轻声道:“要下雨了,回去吧。”

  两人相拥走在小径上,都没有现不远处榆树后,漆黑双清澈的眼睛目送他们转过拐角,走向庑廊。

  这个男人有情有义,她定要把他拿下。顾盼儿贝齿轻咬朱唇,心里默默地想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