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9章 雨中

第99章 雨中

  把赵雨菲安抚好,程墨回前院。.想想赵雨菲居然会干这种事,他哭笑不得。

  风停了,天气又闷又热。程墨打开窗,灯光照在阶下几株芍药上,叶子纹丝不动。

  支灯笼自远及近,拐进他这边的庑廊。高矮两个人出现在视线里,前面人身材高挑,身段婀娜,手提灯笼;后面人稍矮个头,手捧托盘。

  程墨眼认出前面的少女是顾盼儿,忙关上窗。

  天气闷热,窗关上后更加气闷。程墨手持扇子扇风,刚扇几下,顾盼儿娇滴滴的声音传来:“五郎,宵夜好了,是你爱吃的白粥。”

  天知道,程墨现在想吃的不是白粥。

  “五郎?”顾盼儿见他半天没有搭腔,声音更温柔几分,道:“我手酸了。”

  柔媚入骨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,哪个男人不心疼?

  要不是刚才看到她提灯笼,程墨还真会忍不住开门的冲动。可很快,门外传来声娇呼:“哎哟!”

  接着是春儿的声音:“姑娘!”

  程墨气血翻涌,几步绕过屏风,冲到门口,拨下门栓。

  身着冰纨襦裙,冰肌雪肤若隐若现的顾盼儿站在门口。她手奉托盘,托盘上只有个小小沙锅,两样小菜,碗筷。

  “哎哟,重死了,五郎快接接手。”柔媚的声音再次入耳,程墨俊脸薄红,退后步,伸手接过托盘,声音嘶哑道:“太晚了,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要看你吃完。”顾盼儿说着,迈步朝他走来。

  为不碰到她,程墨只好后退,只退两步,露出房门,顾盼儿早进去了。手提灯笼的春儿识趣地关上房门,退下了。

  匡床上锦被摊开,像是程墨刚才已躺下。顾盼儿会说话的大眼睛在他身上转了转,他衣裳齐整,难道刚才没开门,是在穿衣服?顾盼儿轻叹声,道:“五郎真是君子。”

  她蛾眉轻蹙,眼神幽怨,说不出的惹人怜爱,让人只想把她搂进怀里轻怜蜜爱,又想奉上所有,只为让开怀。

  程墨别过脸,走到桌旁,看着沙锅里的白粥,道:“天天吃宵夜容易胖,还是尽量少吃的好。”

  顾盼儿是清倌人,但自小在松竹馆长大,风月见得多了。看程墨这个样子,她抿着嘴笑了,眼睛亮亮的,上前两步,道:“好,不吃宵夜。”

  程墨的心颤了下,后背的肌肤像被滚水烫了似的,火热。

  就在他要再退时,突然声霹雳,道闪电在窗边炸起。

  顾盼儿低呼声,整个人扑了上去,紧紧搂住他,道:“五郎,我怕。”

  夏天衣服薄,顾盼儿更是身着薄如蝉翼的冰纨,两团软弹弹隔着他薄薄的绸衣贴在他背上,他几乎能感觉到滑如凝脂。

  程墨的后背下子僵硬了。

  又是声巨响,惊雷再次落在窗边,然后,雨哗啦啦泼下来。

  “五郎!”热热的气息吹在他耳边,某个部位不可控制地抬头。程墨个激灵,要挣开她,手碰到她烫的指尖,像着了火似的,浑身颤。

  “快松开。”他的声音嘶哑得不成样子。

  “我不。”顾盼儿搂得更紧了,脸颊在他后背蹭了蹭。

  会出人命的。程墨像老房子着火似的,着急忙慌地推开她,直奔门口,跑进雨。

  瓢泼大雨把他淹没,他张着口,大口大口在喘气。

  顾盼儿怔了下,直到程墨冲进雨幕,才回过神。她追到廊下,看他浑身被雨水湿透,圆领衫贴在身上,露出身体的轮廓,不禁眼神迷离,可看到他雪白的俊脸上,雨水像小溪似地淌过,顺着修长的脖子淌下,却心疼得不能自己。

  “五郎!”她哭着冲进雨,雨水混和着泪水,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。、

  程墨着了火似的身体已被雨水降温不少,听到呼声,稍微低头,便见顾盼儿薄薄的白色襦裙被雨水淋湿,凹凸有致的身子如没有着衣。他差点鼻血长流,大吼:“回去!”

  顾盼儿倔强地回吼:“不!”

  雨水落在她身上各处,让人更加浮想联翩。

  她凹凸有致的身子在风雨,像飘荡的浮萍,摇摇晃晃的,似随时能被吹倒。偏偏她提着裙裾,还在努力向他靠近。

  “回去!”程墨再吼。

  风突然大了,顾盼儿稳不住身子,没能吼回去。眼看她要摔倒,在房读书的刘病已听到院里的声音,出来看,惊呼起来:“大哥,盼儿姐,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  程墨松了口气,大喊:“叫雨菲过来带盼儿走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刘病已二话不说,顾不上去拿伞,也顾不上走庑廊,而是直接穿过院子,朝月亮门跑去。

  赵雨菲已经躺下了,只是思潮起伏,睡不着。听说程墨和顾盼儿在院里淋雨,心里有些明白,没有多说,忙披上外衣,赶了过来。

  顾盼儿伏在赵雨菲怀大哭。

  “快,扶回房。”赵雨菲抬挥翠花几个婢女把顾盼儿扶回去,又让人去厨房让厨子煮姜汤,再为程墨撑伞,半是心疼半是埋怨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程墨苦笑,早知道会这样,就不该让这么个美少女住在这儿。

  “还笑呢,快回房换衣服。”赵雨菲嗔道。

  刘病已过来拉他:“大哥快回去,要不然会着凉。”

  真是好兄弟,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我没事,你去睡吧。”

  刘病已已经十六岁了,多少感觉到些什么,没有多说,听话地回去了。

  程墨回房洗了澡,换了衣服,姜汤也煮好了。

  看他喝完姜汤,赵雨菲轻叹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如果娘亲还在就好了,她就不用守孝,可以尽快嫁给他,他也就不用忍得这样辛苦。

  程墨脑不自禁浮起刚才那具凹凸有致的身体,手摸了摸人,还好没有鼻血。

  “你不能放任她这样。”他本正常道,只觉嗓子干得冒火,转头看到桌上的凉茶,仰脖喝了大口。

  刚才的画面,深深震撼了赵雨菲,她轻声道:“你对我的情意深重,我心里明白。只是,你可曾想过她的感受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