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1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

第101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

  顾盼儿对程墨与众不同,他们都知道,现在榆树又说她为程墨淋雨,怎么回事,可想而知。 ★.★√1 ★W .く

  张清让人去请武空,两人起取笑程墨,直到天快黑,雨停才告辞。

  顾盼儿醒了,吃过药,出了汗,已好很多。

  程墨回到后院,她再次睡了。

  第二天程墨进宫当差回来,她已好了七分,能坐起来了。

  赵雨菲时时陪在她身边,两人的话题总离不开程墨。程墨回来,吃过晚饭,三人便起围坐说些闲话,待顾盼儿露出倦意,程墨和赵雨菲才离开。

  两人手牵手下了台阶,程墨轻声道:“去你那里坐坐。”

  “嗯。”赵雨菲柔顺地应着。天下来,两人只有这么点独处时间,她倍感珍惜。

  在她房里,程墨可比在顾盼儿房里自在多了,随便往椅上坐,拉她坐在自己腿上。

  赵雨菲依偎在他怀里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皂角味儿,心神俱醉。顾盼儿对他痴情,她全看在眼里,先前纵有点不快,在顾盼儿病倒时早就烟消云散了,自己何其幸运,得程墨如此深情。

  两人默默依偎会儿,赵雨菲道:“盼儿的身世很可怜。”

  要是不可怜,怎么会被卖入松竹馆?程墨“嗯”了声,道:“你要为她说情吗?”

  现代人的思维,很难理解她这种做法,不过,想来两人能和睦共处,总是好事。

  赵雨菲轻声道:“她也是可怜人,留下她,我多个人陪伴。”

  他对她如此情深意重,已经足够,何况她将为大妇,地位不会动摇。

  程墨不说话了。

  快三更,看守月亮门的小丫鬟进来问在廊下侍候的翠花:“翠花姐,阿郎出不出门,门要不要关?”

  她两次打磕睡,又两次头碰到墙,磕醒了,这都半夜了,到底什么时候关门?

  赵雨菲眼尽是绵绵情意,就那么看着程墨,直看得程墨差点说出留下不走的话。这样不行啊,再这样下去,他真的吃不消。

  赵雨菲送到月亮门,看他修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,怔怔站了会儿,才道:“关门吧。”

  过了两天,顾盼儿大好了,精心挑选菜单,备了桌程墨爱吃的菜,过来请程墨共进午餐。

  “这几天麻烦五郎了。我无以为报,特地去醉仙楼定了席酒席,还请五郎不要推辞。”顾盼儿小病初愈,脸色有些苍白,腰肢欲折,行走间如弱柳扶风。这样个我见犹怜的少女,谁不心动?

  程墨微觉意外:“去醉仙楼定的?家里就有厨子,让厨子做几个家常菜就行了,何必破费?”

  她净身出松竹馆,手里只有点束脩,住到程府后,程墨吩咐赵雨菲给她月银。这么点钱,又要买胭脂水粉,又要做漂亮衣衫,哪里够?

  顾盼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程墨,低声道:“五郎的恩情,岂是席酒能报答得了的?我要能亲自下厨做几个菜,才能报答万分之。不过在外头叫席酒,算得了什么?”

  她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学做两个程墨爱吃的菜,时不时做给程墨吃。

  程墨看看门口,道:“雨菲呢?”

  怎么早不见赵雨菲的人影?

  顾盼儿轻声道:“姐姐去老宅给大娘上香。”

  程墨瞬间明白,这两人又有古怪。这两天赵雨菲时不时帮顾盼儿说话,程墨多少明白她的想法,已经不觉得她的行为古怪难以理解。

  见程墨不说话,顾盼儿上前两步,道:“我让醉仙楼送席席面过去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程墨坐了,道:“我们吃饭吧。”

  顾盼儿却不坐,道:“很久没碰琴了,琴艺生疏啦。五郎要不嫌弃,我为五郎抚曲。”

  “好。”程墨点头,且看她要做什么。

  春儿奉琴进来摆好。顾盼儿洗手焚香,盈盈礼,在琴架旁坐了,调了弦,曲《锦瑟》如行云流水般在房荡漾开。

  窗外风吹竹动,室琴音绕梁,美人如画,歌如珠落玉盘。不是仙境胜似仙境,不醉都难。程墨再自持,也难免心猿意马。

  曲罢,顾盼儿甜甜笑,娉娉婷婷走来,手持玉壶,为程墨斟酒,道:“五郎请饮此杯。”

  程墨喉结滑动了下,干巴巴道:“好。”

  接杯的时候,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,顾盼儿的指尖轻触了下程墨的手背。程墨如被雷击,忙把手缩回。

  “咯。”顾盼儿轻笑出声,道:“琴还听得么?”

  “嗯嗯。”程墨点头,拿筷:“吃菜吃菜。”

  他俊脸绯红,副慌乱的样子,让顾盼儿心情大好。只要他不再副老神在在,世外高人的模样,就好。

  “好,吃饭。”她柔声应着,温顺地在椅上坐下,给程墨布菜。

  翠绿色的衣袖滑落,露出玉藕般的玉臂,她看着苗条,手臂却圆润可爱。程墨抹了下额头的汗,起身挪开椅子,苦笑道:“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  这时候要能来个神仙搭救他下就好了。

  “应该的。”顾盼儿把菜放在程墨面前的碟子里,道:“我六岁被卖到松竹馆,直到此时,才有了家。多谢五郎,我敬五郎杯。”

  说着,端起酒杯。

  “不不不,”程墨忙道:“家无常礼,家无常礼,家人,哪用得着这么敬来敬去?”

  再喝,他就要醉了。

  “家人!”顾盼儿心里甜甜的,笑眯了眼,露出排雪白贝齿,道:“好,我听五郎的。”

  你既说我们是家人,那就是家人。

  程墨松了口气,前世拍板几十个亿的项目也没让他这么紧张,果然女人是老虎。

  他专心吃饭,顾盼儿双美目只是看他,时不时给他布菜,唇边直带着笑。

  旖旎的气息挥之不去,程墨吃得飞快,想尽快吃完离开。

  门外小丫鬟道:“春儿姐姐,会昌伯来了,说要见阿郎,即刻要见,刻不能等。”

  守月亮门小丫鬟的声音,在程墨听来,有如天籁。

  “族伯来了?我去见见。”程墨放下筷子,阵风走得飞快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