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3章 心猿意马

第103章 心猿意马

  屋里气氛有些不样,赵雨菲脸上挂着笑,面上看不出,可眼睛望向程墨时,总有些幽怨。√★.★く1く W.顾盼儿初承雨露,如雨后海棠,艳丽不可方物,望向程墨,会说话的大眼睛含情脉脉,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融化了。

  在两女的眼神攻势下,程墨坐不住了,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该吃饭了吧?”

  两女没有说话,只是目不转睛看他,像他脸上突然长了朵花。

  程墨有些尴尬。

  刘病已道:“人都到齐了,我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没有。”

  说完起身,逃也似地出去了。今天这气氛,傻子都感觉不对,何况他不是傻子。

  “雨菲……”程墨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赵雨菲不说话,只是看他。

  程墨多个顾盼儿,她乐观其成,可她盼了那么长时间,却因为守孝,没能得到。现在顾盼儿先她步得到了,她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酸溜溜的。虽然这种感觉不明显,但终究存在。她看程墨时,有点好奇,那种事,她没经历过呢。也有点担心,以后程墨会不会冷落她?

  程墨握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雨菲。”

  干燥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,传递着他的爱意,赵雨菲颗心下子安稳了,道:“人家还没祝贺五郎呢。”

  有了顾盼儿,他也能稍稍缓解些。

  程墨拥她入怀,亲亲她的墨,没说话。

  顾盼儿悄没声息退了出去,让带两个婢女准备上菜的翠花退下:“没有唤,不许上来。”

  赵雨菲对她恩重如山,她也乐见两人感情如昔,特地给两人留下说话的空间。

  “五郎会不会不要我了?”赵雨菲头埋在程墨胸前,声音闷闷的。

  程墨手紧了紧,道:“傻瓜,怎么会呢。我跟盼儿说好了,待你守孝三年期满,我们即刻成亲。”

  再次得到程墨的承诺,赵雨菲笑了,仰起脸,道:“真的么?”

  他真的跟顾盼儿这么说?

  “嗯。你将是我的妻子。”程墨再次强调,又亲了亲她的额头,道:“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谁不放心了。”赵雨菲娇嗔道,放在他腰上的手紧了紧,道:“说得我好象善妒样。人家才不是这样的人呢。”

  那点酸溜溜在程墨的保证下已经烟消云散,代之的是开怀,她的男人重情重义,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。

  看她情绪正常了,程墨松了口气,又亲了她下,道:“我们还像以前样相处。”

  赵雨菲红了脸,轻啐道:“说什么呢。”

  说得她好象很期待他手脚不老实样。

  程墨哈哈大笑。

  门外顾盼儿听到程墨的笑声,唇边绽放笑意,想必他哄好赵雨菲了。她缓步进来,转过屏风,两个搂在起的身影映入眼帘。她有些害羞,刚要退出,赵雨菲听到退步声,见她进来,大羞,忙推开程墨。

  程墨哪肯松手,道:“盼儿,过来。”

  顾盼儿俏脸红如云霞,听话地走了过来,含笑道:“姐姐不怪盼儿了?”

  早上醒来,她有些不好意思见赵雨菲,在房里磨磨蹭蹭。还是赵雨菲见日上三竿她还没出房,不放心,过来看看。

  赵雨菲正害羞,听到她这话,脸更红了,道:“我哪有怪你?”

  两人这才说开,红着脸相视笑。

  程墨手个,把她们拥进怀里,心的满足难以言传。

  直到夜色笼罩,屋里黑了下来,赵雨菲才推开程墨,道:“病已还在外面呢。”

  想到刘病已刚才的神情,顾盼儿也不好意思了。他定看出什么啦。说起来,三人同龄,都是十六岁,赵雨菲月份最大,她和刘病已相差天,不过刘病已直叫她姐姐,想必是看在程墨的面子上。他定早就看出什么了。

  程墨松开两人,道:“点灯,叫病已进来,吃饭吧。”

  刘病已借口去厨房看菜好了没有,其实避出去,直在院子里站着。望见厅堂里透出灯光,估计程墨把两人摆平了,大步去了厨房,才得知翠花端菜,被叫回来了。

  菜重新端上去,已热了次。翠花小声道:“热过了不好吃。”

  阿郎嘴很刁的,般的菜不吃,热过的菜味道不好,他定不喜欢。想像程墨不动筷的样子,她有让厨子重做的冲动。只是重不重做,不是她说了算。

  赵雨菲望向程墨,意示询问。

  程墨笑道:“看着还可以,就这样吧。”

  他现在颗心不在吃上,随便应付两口就是,哪有耐心等厨子重做?

  赵雨菲沉吟道:“也好,要是晚上饿了,再吃宵夜。”

  顾盼儿想起程墨说过,宵夜吃多了会胖,想来他不喜欢吃宵夜,补上句:“还有点心呢。”

  这个时代普遍吃两餐,有条件的人家会备些点心,或是客人来了端上来待客,或是半下午自家人吃些。程府点心常备,程墨要是饿了也可以垫垫。

  主人都这么说,翠花便让婢女把菜端上来,摆好碗筷,退了下去。

  刘病已低头吃饭,吃得飞快,很快吃饱,说先生布置功课,要回房写功课,溜烟跑了。

  程墨没动两筷,也饱了。

  顾盼儿同样无心吃饭,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是看程墨,见程墨放下筷子,她也跟着放下,说饱了。

  真正吃饭的只有赵雨菲人。

  好不容易等赵雨菲吃完,婢女收拾碗筷退下,翠花上了茶,程墨道:“你们今天做什么呢?”

  这是开启聊天模式了。

  赵雨菲白了他眼,道:“行了,别装啦。我回房了。”

  她再笨,也看出这两人心猿意马,心思全然不在这里。好在她心结已解,要不然真的要难过了。

  程墨有些不好意思,俊脸红了红。

  顾盼儿娇嗔大,道:“姐姐!”拉着赵雨菲的衣袖不放:“我们说说话。”

  赵雨菲笑把她推到程墨身边,道:“我要留你说话,五郎要怪我了。”

  他什么时候边吃饭,边眼睛往顾盼儿胸口乱瞄了?这想的是什么,她怎么会不明白?还有顾盼儿,拿着筷子对着程墨的俊脸傻笑流口水,就没夹过筷子菜。再过三年,她就能跟程墨成亲,做他们做的事了。有盼头就好,她点不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