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4章 来得不巧

第104章 来得不巧

  清晨,阳光透过窗纸,投在青砖上。★√★.く 1√√W★.く不远处,凌乱四散着嫩黄色的襦裙,白色的纨裤,绣着鸳鸯戏水的坷子……

  罗帐里,并头鸳鸯交颈而眠。

  顾盼儿脉脉含情的大眼睛落在程墨的俊脸上,他睡得正香,长长的眼睫毛在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投下片剪影。她忍不住轻轻亲了亲他的脸颊。

  他呀,平时看着斯,没想到那种时候那样勇猛。想起昨晚的颠狂,笑意便止也止不住地从顾盼儿眼里溢出来。

  她何其幸运,能得到他。

  静谧,廊下的脚步声特别清晰。春儿在门外道:“姑娘,武四郎君和张十二郎君来了,要见阿郎。”

  顾盼儿眼睛刻不舍得离开程墨的脸,生怕吵醒他,轻声道:“让他们等着吧。”

  天大的事,也不能吵醒他,让他多睡会儿。

  春儿应了声,脚步声轻轻远去。

  顾盼儿侧过脸,朱唇刚碰到他的俊脸,突然感觉到被下的大手动了,忍不住轻呼出声:“啊——”

  声轻笑从薄唇溢出,程墨个翻身,盖住了她。

  顾盼儿对他毫无抵抗力,由他胡来。

  前院,张清等得不耐烦,让榆树:“去看看你家阿郎干什么,会儿说练箭,会儿说洗澡,还有完没完?”

  榆树苦着脸,这都催了两次了,传话的小丫鬟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张清才不跟他讲道理,见他不动,抬腿踹去,道:“快去。”

  榆树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再去次。他不能进月亮门,只好陪着笑脸央求小丫鬟再跑趟。小丫鬟拉下脸,道:“要去你去,我不去。刚才我去请,挨了春儿姐姐好顿骂。”

  榆树快哭了,阿郎真是的,不是说搬回前院么,怎么又歇在后院?

  张清等了半天,连榆树都没回来,气道:“五哥府里这些下人真是欠调教,个个没法没天。我去看看。”

  他不信程墨在练箭,听到他和武空来了,会不过来。定是榆树没去通报。

  武空把拉住他,道:“再等等吧。”

  “等什么等,这都快晌午了。”张清急道:“五哥也真是的,大早干什么去了?”

  被张清埋怨的程墨又吃了次,正神清气爽起身穿衣。

  顾盼儿强撑着疲乏的身子起身服侍,埋怨道:“日上三竿还不起,下人会笑话我的。”

  “没事,谁敢笑话你,让雨菲卖出去好了。”程墨说着,张开双臂,让她系上腰带。

  总算享受到古代的好处了。这么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儿,在床榻上乖巧得不像话,完事了还这么细心服侍,搁在现代,哪里能享受得到?

  顾盼儿甜甜笑,道:“那怎么成。”

  要真把人卖了,她就成恶妇了。可程墨这么说,她还是很受落,心里甜丝丝的。

  服侍程墨穿了衣裳,春儿端来洗脸水,她服侍程墨刷牙洗脸。

  春儿道:“回阿郎,榆树来报,张十二郎君催两次了,听说了好大脾气。”

  顾盼儿轻呼出声,被程墨弄,她早把武空和张清联袂过来的事忘得干二净了。想起刚才的甜蜜,她脸红如云霞,声细如蚊道:“五郎,他们来了好会儿了。”

  岂止是好会儿,目测不止个时辰啦。要传出去,她肯定会被笑话的。

  程墨洗了脸,把毛巾递给她,道“没事儿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
  程墨来到前院,张清已喝了三杯茶,几次要冲进后院,又几次被武空拉住了。透过大开的门看到远处小径上程墨走来,他三步并作俩,冲了过去,道:“五郎,你干什么去了?”

  程府的茶真是茶,除了茶叶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他喝了三大杯,这会儿开始饿了,程墨再不来,四碟子点心就都让他吃啦。

  武空在后面摇了摇头,程墨干什么还用说嘛,顾盼儿那样的尤物,哪个男人到手了不神魂颠倒?张清早拉他过来,他就说不用着急,张清不听嘛。

  程墨笑吟吟道:“十二郎来了,快请里面坐。榆树,上茶。”

  他不提榆树还好,提榆树,张清火大,把榆树好通数落。

  榆树在月亮门等着,见程墨出来,马上跟了过来。这会儿听程墨叫他,刚上前两步,听张清说他坏话,不好说阿郎醉卧美人乡,苦着脸道:“小的该死,里面的姐姐不肯通报,小的也没办法啊。”

  阿郎好歹不会动手,张清可是动不动抬腿就踹,伸手就打,他不躲着点行吗?

  程墨笑道:“别跟小孩子般见识,外面日头毒,我们快进屋说话。”又让榆树:“多端两盆冰过来。”

  武空踱了出来,笑道:“他心急自然热,再多冰盆也没用。”

  “四哥!”张清不乐意了。

  三人坐下喝茶,武空笑道:“我们是来恭贺你喜纳佳人的。盼儿姑娘不负花魁之名吧?”

  提起顾盼儿,程墨嘴咧到耳根。她看着苗条,该大的地方大得他只手都握不住,平时看着冷冷清清的个人,在床榻上却尤如火盆。这样的天生尤物,哪个男人不见猎心喜?何况她对程墨爱到骨子里了,对他千依百顺。

  武空老于此道,见他的神色,心了然,笑道:“看来,我们来得不巧。”

  张清也看出他的不对劲,道:“你不会是刚起床吧?”

  那个五更天起床练箭的五郎呢?怎么个顾盼儿就让他变成这个样子?

  程墨哈哈笑,道:“偶尔偷偷懒。”

  这就是承认了。张清急道:“那怎么成……”

  句话没说完,被武空捂住嘴。武空笑对程墨道:“快请新人出来见礼。”

  程墨也笑,道:“她身子有些不爽利。下次吧,下次定请她出来拜见。”

  张清挣开武空,瞪圆了眼,道:“你……”

  什么身子不爽利,还不是你旦旦而伐。嗯,这个词好象用在这里不合适,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。张清愤愤,道:“你这样身子迟早会垮的。”

  武空道:“十二郎,你不是来取笑五郎的么?怎么急了?看来冰盆还是不够。”

  “这个容易。”程墨吩咐再取几个冰盆过来。

  排冰盆沿墙根而放,尉为壮观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张清无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