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5章 是谁

第105章 是谁

  密密匝匝的绿萝搭成了宽敞的棚屋,凉风习习,满地绿阴。 √√.く√1 くW★.

  架柴檀木雕花山水画屏风把棚屋隔成内外两间。外间,五十多岁,圆圆胖胖,商人打扮的程掌柜正在禀事:“……别的倒没什么,就是这几天东市新开家家具店,专卖仿冒官帽椅,价钱是宜安居的成。那家店面,先前是顺和堂的产业,现在突然换招牌,叫什么兴业堂,专做官帽椅。掌柜和伙计都没换。”

  屏风后传出个悦耳动听的声音:“东家是谁?”

  程掌柜略沉吟:“还无法确定。”

  “先不要管东家是谁,你找人买几张官帽椅,过半个月抬去退货,把事情闹大些。”霍书涵背靠美人抱枕,斜倚在竹榻上,淡淡道:“最好闹得满城皆知。”

  这是要整死兴业堂了。二十两银子张的官帽椅比宜安居二百两张的,确实便宜太多,做工粗糙些也能忍,但用了半个月就坏,搁谁都接受不了。对东家的能力决断,程掌柜向自认不如。

  他笑道:“是。东家高明。这么来,兴业堂的生意就难做了。”

  霍书涵蕴微微笑,道:“程五郎出什么招?”

  “奇了怪了,什么招都没出。”程掌柜道:“他两个月没去宜安居了。”

  出了这样的事,照常理来说,华掌柜应该用最快的度报上来才对,可宜安居到现在,不仅没有做出任何应对措施,连人都没有在西市出现过。年轻人啊,还是太大意了。

  霍书涵很意外,道:“他这些天都忙什么?”

  程掌柜道:“这个,老汉不知。”

  他这几天忙着观察兴业堂的生意,计划是不是紧跟它的步伐,也上马官帽椅产业,算好利润,抽调了人手,这才赶着来向霍书涵汇报。哪有时间去探听程墨在忙什么?

  霍书涵吩咐旺财去打听,旺财有些奇怪,低头垂目应了声“是”。

  不到半天,旺财回来禀报,程墨收了个小妾,这几天除了进宫当差,便是在府里和小妾厮混,连知交好友都不大搭理了。

  “为了个小妾,连宜安居都不管了?”霍书涵再次意外。

  旺财道:“程五郎心志不坚,生性轻浮,为小妾美貌所动,也是有的。”

  他最鄙视这种人了,为女人而荒废了正事。

  霍书涵细想两次遇见程墨的情景,轻摇蟾,道:“他不是这样的人,或者另有隐情也未可知。”

  他没有祖上积下来的底蕴,掌柜伙计都是新招的人手,这些人看他年轻,欺上瞒下也是有的。当然,也不排除别的股东如安国公等人暗下套。霍书涵往深里想,越想越觉得说不定仿品就是安国公等人做出来,独占官帽椅的市场,到时宜安居的生意做不下去,程墨只能出局。

  她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,程墨太年轻了,哪里是安国公等老狐狸的对手?说不定那个什么小妾,还是这些人送的呢。她道:“去请他过来,我有话说。”

  大热的天,旺财刚从外面跑回来,听又要出去,很是不愿意。他不敢说什么,心想这个程五郎,不知哪来的福分,能得姑娘如此关心。

  第二次见到那张严子画的请贴,程墨奇道:“你家姑娘请我过去做什么?”

  难道说仿冒官帽椅的是她?他拒绝了她入股宜安居的要求,她便弄出仿品,现在又来炫耀?真是幼稚!程墨决定不接请贴,让狗子回复:“我家姑阿郎不在府。”

  霍书涵当然知道他在府,对此只能叹息,觉得安国公下的迷药太深了。

  张清哪里知道父亲无故枪,故意在程府赖着不走,和程墨东拉西扯到天黑,非要拉程墨去莳花馆。武空劝了再劝。

  程墨笑道:“这提议不错,再去次莳花馆,把头牌拐走……”

  张清下子被恶心到了,道:“五哥快醒醒,玲珑不喜欢诗。”

  武空笑得不行,诗可能捧红位名/妓,做这行,哪有不爱诗的。

  “你要不信,那试试,现在就去。”程墨说着起身。

  张清看了看程墨的俊脸,道:“还是算了吧,你长得太帅了。”

  真是妖孽,男人长这么帅干什么。

  武空总算把张清拉走了,程墨回后院。

  转眼到了月底,程墨又刚好不用进宫当差,想起兴业堂仿冒的官帽椅,心血来潮,想去看看。刚走到半路,人骑马追上来,道:“五郎,我家姑娘有请。”

  旺财脸色很不好看,像程墨欠了他五百两银子。

  程墨勒缰回头,现路边停辆眼熟的加宽版马车。这种马车到目前,他只见过辆,不是霍书涵是谁?

  既然遇上,程墨倒不好走了之。

  车窗竹帘半卷,露出霍书涵那张绝美容颜。程墨下马、走近,她澄澈的眼睛直停在他身上,想看出他与以前有何不同。

  程墨哪里明白她的心思,见她直盯着自己看,低头看看身上衣裳,穿得齐齐整整,没有污迹,直接把她的目光无视了。

  竹帘卷起,程墨迈步登车,在车门边坐了,道:“霍姑娘再相邀,有什么事么?”

  这个女人倒挺好胜的,不就是没让她入股么?

  车帘放下,马车前行。

  霍书涵微微颌,道:“恭喜五郎新纳房小妾。不知五郎可知宜安居危矣?”

  程墨瞪大眼,道:“宜安居安稳得很,何时危了?”

  这女人真是疯了,这么耸人听闻,有意思吗?

  霍书涵以为他不知道,轻叹声,把有人仿冒官帽椅的事说了,道:“如此来,宜安居的生意岂不要被抢光?”

  程墨仔细看她,她脸上每个细微表情都没放过,看了半晌,确定她出自真心,不由惊奇地道:“兴业堂不是你的产业?”

  这几天他让人打听过,东市的人都说,不久前换了东家,现在是谁的产业并不清楚。宜安居在西市,兴业堂把店铺安在东市,分明是要和宜安居打擂抬的意思。

  霍书涵也惊了,道:“原来你知道兴业堂?”

  害得她巴巴地请他过来相见,告知此事,看来他还没被女色迷晕了头。

  程墨摸了摸下巴,道:“既然不是你的产业,我倒有个计策。”

  看在她片好心提醒的份上,不妨教她个乖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