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7章 夜色

第107章 夜色

  大管家把几本帐册放在上官桀案头,细细禀道:“兴业堂的生意好得不得了,天卖出几百张官帽椅,作坊那里连夜赶工,差点卖断了货。★★.”

  早知道生意这么好,何必和程墨那小子争什么跽坐箕踞呢,直接闷声大财不就得了?不过,要不是程墨,他还只是管家,哪能升到大管家的位置?大管家笑得眼睛没了缝。

  上官桀埋案牍,头也没抬,道:“些些小事,不必报老夫。”

  铜臭小事,他要争的是当朝第人,哪有闲功夫理会这些小事。

  大管家马屁拍在马腿上,谄笑退下,走到门口,上官桀道:“叫幕僚们过来。”

  霍光真是越来越过份了,居然劝昭帝纳妃。想抢先生下皇子?哼,想得美!他恨恨地想,霍光定有送美入宫的想法。他怎么能坐视此事生!

  被上官桀惦记的昭帝此时刚用完晚膳,闲坐无聊。黄安劝道:“御花园落叶缤纷,煞是好看,陛下不如前去观赏番。”

  此时黄昏,太阳未落,没有夜晚凉,又能看看晚霞,看看落叶,所以黄安这么劝他。

  昭帝多年来心如止水。自早朝后霍光劝他不该独宠皇后,理应广纳美女,为皇家开枝散叶后,他年少的心开始躁动,因而觉得宣室殿空空荡荡的。

  普天之下,哪个十岁的少年如他这般寂寥如雪?他长叹声,没说话。

  黄安宽解半天,再提次去御花园。

  “今天谁轮值?程五郎呢?”昭帝闷闷问。

  黄安忍着笑道:“听说他纳了小妾。这些天不用当差直没进宫,想必……”

  程墨自从劝昭帝出来走动,致使昭帝暑之后,便再也没有劝过他了。来程墨知道轻重,昭帝身体素质实在太差,比他想像差得多,万真的出了事,国将动荡;二来刘淘甫警告他,不准惊动昭帝。

  在刘淘甫看来,昭帝只要安安稳稳等到加冠亲政就好了,去御花园什么的,纯属多余。

  这也跟这个时代的人没有运动观念有关。

  昭帝每次找程墨说话,程墨都老老实实陪他说些闲话。他见闻广博,言语风趣,常常把昭帝逗得哈哈大笑。

  听说程墨纳妾,昭帝眼睛阵失神,都是十岁,差距怎么这么大呢。早朝后霍光刚提议他纳妃,未到午,上官桀便进宫劝他不可纳妃。

  说是劝,但气势逼人,哪里有劝的样子?

  黄安看他脸色越不好看,道:“要不,宣程五郎进宫陪陛下说说话?”

  这个时辰,宫门也将闭了,这可怎么好?

  昭帝摇了摇头,道:“去御花园走走吧,朕确实很长时间没去了。”

  不是很长时间没去,是直没去过。黄安在心里帮他纠正。

  待到摆齐仪仗,天色已黑,夜风已起。黄安为昭帝披了厚实的披风,还要准备手炉,昭帝拒绝了。行人起驾。

  同时间,程墨坐在桌旁,左边赵雨菲,右边顾盼儿,两女面前各放个托盘,托盘上个甜白瓷盘,盘上放四个圆圆的饼,样子像极了现代的月饼。

  没错,正是现代的月饼。

  秋临近,程墨想起前世每年秋节,家里总是堆很多月饼,大多是各色人等送的,想起母亲看这些月饼时眼里那种满足的神情,思念像决堤的河口,再也堵不住。他把所知道的月饼的做法教了两女。

  两女试了很多次,开始成品惨不忍睹,这次总算勉强拿得出手,特地请程墨品尝。

  程墨其实不喜欢甜食,每年吃月饼,总是在母亲期盼的注视下,才勉强陪吃小块。如今,这些只能追忆。而是这看着亲切的月饼,让他有含进嘴里的冲动。

  “五郎,这是豆沙馅的,你说豆沙馅绵软,最好吃了。”赵雨菲笑吟吟把块月饼放在程墨面前的碟子里。

  “五郎,这是五仁馅,香得很。”顾盼儿把块形状椭圆的月饼放在他面前另个碟子里,眉眼弯弯道。

  豆沙馅是母亲最爱吃的,五仁馅是母亲血糖偏高后,不得不吃的。

  程墨看着面前两块月饼,有些恍惚,不知父母面对空荡荡的豪宅大屋,得多么思念他?

  “五郎!”两女娇呼。

  程墨回过神,看着两女期盼的眼神,含笑道:“都好吃。”

  话刚出口,两人都垂下眼睑。

  “五郎,五仁馅的还温热,快试试。”顾盼儿说着,拿起月饼就往程墨唇边凑。

  “五郎,豆沙馅的甜度适,我试过了,可好吃了。”赵雨菲说着,也拿起月饼递到程墨唇边。

  两块月饼,距他薄唇不足指,两女对视眼,相视笑。

  程墨总算明白了,这两人就是故意的。

  “都好吃,都是我喜欢吃的。”程墨说着,人块,把两场月饼拿了,放在个盘子里。拿起小刀,切成块,再摆成两列。在摆的过程,两种口味的月饼已混在起。然后人块递给两人,道:“吃吧。”

  两女都笑了。

  顾盼儿瞟了赵雨菲眼,道:“姐姐做的豆沙馅外型圆圆像月亮,哪像我做的,不圆不长,难看死了。应该先吃姐姐的。”

  这是存了退让之意。

  赵雨菲道:“你费了好大功夫才做这几块,也不容易,先吃你的吧。”

  真是头痛,会儿相争,会儿相让,不就吃块月饼吗?简简单单的不行吗?程墨道:“先喝茶吧。”

  两女不说话了,四只眼睛齐齐看着程墨,傻子都看出他不高兴啦。

  顾盼儿千玲百俐的个人,最会把握人心,虽不知程墨为什么突然不高兴,还是听话地提起茶壶,为程墨把面前的茶杯倒满,再含情脉脉看着程墨。

  这小妮子。程墨露出笑容,道:“吃月饼吧。你们多做些,送些到安国公府、吉安侯府。”

  两女齐声应了,都高兴起来。这么新鲜讨喜的物事,定能博得这些勋贵人家的好感,说不定以后秋,会兴起做月饼呢。

  窗外凉风习习,屋里三人围坐吃月饼,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,温馨甜蜜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7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