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8章 资格

第108章 资格

  今天程墨当差,刚点卯,就被告知调班了,接下来几天当值都在晚上,任务也从守南阙宫门变成守宣室殿宫门。

  程墨不解,漆黑的眼眸就那么看着来传话的青山。

  程墨身材欣长,比青山高了大半个头,面无表情盯着他看,让他感觉压迫得不行,只好低声道:“是中常侍的意思。”

  黄安?他做什么让自己晚上当差?程墨蹙了蹙眉,应了。没办法不答应啊,人家是通知他,又不是跟他商量。

  一天很快过去,眼看再过半个时辰可以交了差使,突然空地上几个小内侍急匆匆跑过。宫里规矩多,没人会这么慌张急跑,除非出事。

  程墨看看天色,见又一人急步跑来,想待他走近问一声,却见这人直直朝他跑来,行礼道:“程五郎君,中常侍请你过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程墨。

  小内侍哭丧着脸道:“陛下病了,中常侍已派人知会刘大人,让你今天晚上当差,过几天再休沐。”

  也就是先调班,再补休了。

  程墨来不及多问,随小内侍赶到宣室殿。殿门口气氛沉重压抑,众内侍宫女一个个哭丧着脸站成两列。

  小内侍让程墨在外头等,自己进去禀报了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刘淘甫铁青着脸赶来,一见程墨,劈头盖脸道:“陛下病情如何?好好儿的怎么会病倒?”

  接到消息,他来不及细问,急急赶来,一进宣室殿,便见程墨蹙眉站那儿。难道皇帝病倒跟这小子脱不了干系不成?

  程墨见他一双锐利的眼睛盯在自己脸上,像要探究什么,又似要喷火,好大不乐意,道:“见过刘大人,我也是刚被叫过来。说是已着人去知会你了。”

  可不是我自己来的,而是被叫来的。

  他的意思刘淘甫听明白了,脸色稍霁,语气温和不少,道:“陛下病情如何?”

  到底什么病,严不严重?

  程墨道:“属下不知。”

  说话间,几个太医鱼贯而出,去偏殿讨论病理商议开药方。刘淘甫忙让小内侍进去通报,小内侍还没迈步,黄安出来了,眼睛直接越过刘淘甫,落在程墨身上,面露喜色,道:“五郎来了,快进去。”不由分说,牵了程墨的手就走。

  隔着衣服,程墨的手腕碰到他的手心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好在他自制力好,脸上没露出嫌弃的表情。

  “中常侍……”刘淘甫追了上去。他对昭帝忠心耿耿,一听他病了,顿时心神大乱。

  黄安回头道:“陛下偶感风寒……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人早攥着程墨的手进去了。

  偶感风寒?刘淘甫喃喃道:“好好儿的,怎么会偶感风寒?”

  程墨被拉进殿,只见罗帐低垂,帐中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道:“五郎呢?”

  黄安应道:“在这儿呢。”松开程墨的手,把罗帐勾起,露出昭帝蜡黄的小脸。

  “陛下。”程墨行礼。

  昭帝失神的眼睛望向他,道:“过来陪朕说说话。”

  叫他过来,就为了让他陪着说说话?程墨上前两步,道:“是。”

  昭帝道:“坐到近前。”

  黄安深知昭帝的心意,在床榻旁铺了一张席子。

  一般来说,臣子须距皇帝一段距离,不可能亲密无间。可看这个样子,昭帝是要他坐到他床边,距他不到一米?程墨讶异,但还是走了过去,跽坐在席子上。

  “卿跟朕说说笑话。”昭帝道。

  程墨先告了罪,再问:“陛下额头可烫?”

  要是发烧,就得赶紧用冰块降温,要不然脑子会烧坏的。

  皇帝的病情是高度机密,黄安要待不答,昭帝“嗯。”了一声。

  “快拿冰块来,井水也行。”程墨忙道。真是的,等那些太医商量出方子,再把冰敷写在方子上,昭帝脑子怕是要烧坏了。

  他用冰水浸了毛巾敷在昭帝的额头上,再慢慢讲起笑话。这次纯粹是讲笑话,不说风圭人情,不道风月。

  清朗温和的声音渐渐把昭帝寂寥如死灰的心填满,听到好笑处,他轻笑出声。

  昨天充满绝望,坐在肩舆去御花园转没一圈,心情更坏,回来便有些不舒服。但他心情不好,不免起了自暴自弃的心思,直到下午头晕晕的,黄安才看出不对,忙宣太医。

  心里的不痛快,直到这时,才消散。

  他心里舒服了些,睏意上头,微阖双眼。

  程墨见他睏了,遂住了嘴,示意黄安上前放下罗帐。

  从寝殿出来,只见院中密密麻麻全是人,按官职大小品级高低分站三列,这些人眼神复杂,齐唰唰看着程墨。

  没有见识过大场面的人,肯定会吓尿。程墨平静无波的眼眸扫过文武百官,和他们隔空对望,才顺着庑廊走开。

  夜幕降临,院中除了偶尔几声咳嗽,只有风声,太医争吵的声音清晰传出来,人人面色凝重。

  程墨站在宣室殿门口,听着时断时续的争吵声,只想发笑。

  吵到半夜,太医们总算统一意见,拟出方子。文武百官也松了口气,气氛陡然一松。

  昭帝饿醒了,太医没商量过结果,黄安不敢胡乱给他吃东西。皇帝一日四餐,他散朝后吃了点心,一直饿到现在,不饿醒才怪。

  膳食端上来,昭帝没动筷,瞄了几案上的食物半晌,道:“宣五郎进来陪膳。”

  黄安一怔,道:“陛下……”

  不是谁都能享有和皇帝共进晚餐的殊荣,除了有功之臣之外,只有朝中重臣有此资格。程墨可什么也不是。

  昭帝没有血色的唇抿得紧紧的。

  黄安熟知他的性情,屈服了。

  程墨得此殊荣的消息传到院子里,满朝皆惊,霍光和上官桀同时变了脸色。

  霍光生性谨慎,不轻易发言,上官桀语气不善道:“这怎么行?”

  怎么能让一个羽林郎,哦,卫尉卫士,陪伴皇帝进食呢。

  他表态了,归附他的朝臣便交口接耳议论起这件事。有人带头,说话的人越来越多,院中嗡嗡声大作。

  程墨刚好从殿门口进来,听到上官桀反对,勾勾唇角,道:“陛下旨意,难道上官太仆不遵?”

  上官桀瞪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,道:“你这小子有什么资格和老夫说话?”

  两人的品级差着十万八千里。上官桀是朝中二人之上,万人之下的存在。

  程墨笑了,道:“凭我得以陪皇上进膳的资格。”

  我在里头吃饭,你在外头喝风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29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