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09章 不误会不行

第109章 不误会不行

  程墨身姿修长,步伐稳健,神态自然迈进寝室的门。√★.

  昭帝病恹恹地倚在抱枕上,看到他的那刻,失神的双眼立即亮了起来。他在黑暗沉沦,而程墨就像太阳,驱赶黑暗的寒冷,照亮了他。

  程墨要行礼,他已道:“坐。”

  席子在他几案对面。

  这个时代流行分食,皇帝赐宴更是人张几案,人份膳食。可此时席子铺在昭帝对面,统共只有张几案,比往常的要大些,摆满了食物。

  程墨在席子上坐了。

  黄安亲自拿了碗筷,放在程墨面前。

  程墨欠了欠身,道:“哪敢劳动常侍。”

  昭帝由长姐鄂邑长公主抚养长大,跟他寸步不离贴身侍候的却是黄安。可以说,黄安是他的贴身保姆。

  他对程墨如此礼遇,程墨自然要逊谢。

  黄安笑容温和,像看自家子侄,道:“五郎不必客气。”

  别人看不出,他只眼便感觉到昭帝对程墨的不同,不是常宣他到宣室殿说话,不是赐宴,而是在程墨进来的刹那,昭帝整个人像活了过来。

  刚才昭帝坐在那儿,了无生气,此时却精神颇好。

  这样个人,他不巴结怎么行?

  程墨朝他笑笑,转头看到昭帝面前的筷子摆得端端正正,没动过,不由道:“陛下身体虚弱,该多吃些才是。多吃清淡的,多吃蔬菜。”

  昭帝饿醒了,面对几案上的山珍海味,却没了胃口。

  “好。”他说着,夹了根菜,慢慢放进嘴里,慢慢吃了。

  黄安笑道:“还是五郎的话管用。”

  程墨感觉他对昭帝的关心多过对他的妒忌,想了想,侧过席子,坐近了些,拿起筷子为昭帝布菜。

  昭帝很温顺,就着他夹过来的菜默默吃了。人小到今,他从没餐饭吃得这么舒服。待放下筷子,才觉程墨口未吃。看几案上的菜都少了些,剩下的,算是残羹冷饭了,于是道:“重新整治酒菜,让程卿吃饱饭。”

  “不用,这些足够臣吃了。”程墨道。菜都是他夹剩下的,昭帝的筷子并没有碰到盘子里的菜,不会传染病菌,吃了也没什么。

  看程墨吃得香甜,昭帝感慨道:“朕要是能像卿样就好了。”

  如果他能像程墨那样,想纳妾便纳妾,该多好啊。

  程墨哪里知道此刻,在昭帝心,念念不忘的亲政也没自由重要?停筷道:“陛下乃国之君,臣哪能比?”

  想到他身体底子这么差,又加上句:“只是治理国家费神费力,陛下还须养好龙体。”

  或者先用药物调养,再运动锻炼?不知为什么太医没有用药物为昭帝调养,难道这个时代还没有现人参等补药的药用价值?

  昭帝见程墨出神,想必担心自己病情,长叹声,道:“朕身体弱,是胎里带来的毛病。”

  他自小就比别的孩子瘦弱,以前还不觉得什么,越长大,越明显。

  程墨却知,正因为他懒得动,才越来越弱,到最后变成出宣室殿,吹下风,都受不了。他要不是皇帝,程墨非得好好操练他,把他的身体操练得强壮不可。可他是皇帝,牵而动全身,倒不好轻易妄动了。

  “平日在殿走动也好,累了随地坐下。”程墨苦口婆心地劝。

  宣室殿很大,哪怕天在殿走半个时辰,长时间坚持,身体素质也能得到改善。

  昭帝本身懒得动,要不然也不会越大越差。这个,跟他的心态有关。他自小父母双亡,朝政又被霍光手把持,自懂事起,陪伴他的,只有无尽的孤独寂寞,没有欢乐,也没有自由。他日渐颓废,最后连动都懒得动了。要不然也不会羡慕程墨到这般地步。

  望着程墨期盼的眼眸,昭帝最终点了点头。

  程墨松了口气,道:“陛下是君,君无戏言。”

  可别只应不做。

  昭帝道:“朕会在殿走走,不会坐天不动的。”

  得到他明确答复,程墨笑了。

  小内侍进来道:“陛下,霍大将军询问陛下病情,求觐见陛下。”

  朝臣们在院候着,没有人离去。宫门已落锁,按例天亮前不能开启是个原因;另个原因是霍光和上官桀在这儿,谁也不敢走。

  昭帝皱了皱眉,良久,才道:“宣。”

  他见了那张老脸,就烦得不行。可是,他依然得见,得装作很高兴见到他的样子。

  程墨起身跽坐在侧,几案连残汤剩饭并撤下去了。

  霍光进来,行礼参见毕,细问遍昭帝的病情。见昭帝双眼睁不开,不停以袖掩嘴打呵欠,只好告退。临走前,看了程墨眼,道:“陛下安歇,程五郎该回避。”

  如果程墨不是**的话,皇帝睡觉时,不该在皇帝寝宫。

  昭帝道:“程五郎轮值当差,怎能回避?”

  意思是,程墨杵在这儿,是当差,不是闲着没事。

  霍光目光深沉看了程墨眼,恭身退下。他心里实是狐疑,昭帝对这小子,也太好了些,难道……

  程墨哪里知道他的龌龊心思,他只知道,昭帝在演戏。霍光进来,昭帝马上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待他退出去,又精神了,要他讲笑话。直到喝了药才真的睡下。

  程墨出了寝室,看站在风的众多老头子眼,准备回宣室殿门口,却被霍光叫住:“五郎,可方便聊聊?”

  霍光话说得很客气,却让朝臣们的眼睛瞪得老大。上官桀更是恨恨不已。

  程墨客气地道:“大将军有话请说。”

  他当然不会以为霍光像昭帝样,纯粹只找他说说闲话。

  霍光示意他到偏殿。

  “陛下少年心性,喜好不定,又不能亲近女色,想来有龙阳之好也属正常。”霍光说得很慢,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。

  “啥?”程墨睁大眼,随即怒了,毫不客气道:“大将军慎言!”

  你才是龙阳,你全家都龙阳。

  霍光五十多了,双眼睛不见混浊,反而有着洞悉世情的精明,炯炯盯着程墨看。

  程墨和他对视,道:“陛下不过和卑职谈得来罢了。”

  你的思想,能再腌脏些么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36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