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10章 虚惊一场

第110章 虚惊一场

  有多少年没人敢这样和他对视了?霍光从程墨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,先是怔,接着愠道:“小子无礼!”

  他以前关注程墨,对程墨有丝好感,缘于程墨在未央宫追着上官桀要债,让上官桀狼狈不堪;官帽椅之争又气死章秋,再到章秋子孙大闹安仁坊,最后偃旗息鼓而退。★√.√ 1 Wく.★这切,都让上官桀颜面扫地。

  所以,在霍书涵的建议下,他偏袒程墨。当然,最后圣旨是在昭帝开口后下的。他原本有说服昭帝的打算,倒没觉得昭帝开口有什么不妥。

  看程墨和上官桀撕逼,和感觉被程墨侵犯是两回事。此刻,他看程墨的眼神,如看个刺儿头。

  程墨眯了眯眼,道:“霍大将军,说话可要有证据哦。卑职刚纳了小妾。”

  这是怪他乱说话?以他的权力地位,要治程墨死罪不过句话的事。就算冤枉他了,又算得什么?偏偏程墨点亏都不肯吃。

  “你这小子。”霍光有些无语,道:“你和陛下平时都说些什么?”

  宫自有他的耳目,平时两人的谈话不到两个时辰便传到他这里。这么问,不过是要程墨投诚而已。他可是朝第人,程墨又把上官桀得罪得死死的,不站他这队,又想站到哪?

  霍光的事迹,现代很多影视资料都有播过,百家讲坛的专家也讲过,程墨多少还是知道些的。这也是他不愿投靠霍光的原因。谁闲得蛋疼跟个注定会被抄家灭族的人混在起?程墨不是没看出霍光的用意,却只淡淡道:“卑职和陛下谈笑自得而已。”

  霍光心机深沉,面无表情看了程墨眼,起身走了。

  压迫人的气场顿消,站在殿角的小内侍长长透了口气。

  程墨却没事人似的,朝小内侍笑了笑,回宣室殿门口站着。

  天边现鱼肚白,太阳的金光透过云层,把宫闱照。程墨长长吁了口气,宫门开启刻钟,他便可以交接差使,回家了。

  皇帝病了,朝臣们站了晚,也累了,今天罢早朝。

  程墨离开时,昭帝还在睡。吃了药,他的烧已经完全退了。

  望见自家朱漆大门时,程墨差点热泪盈眶,没想到不过夕未归,却思念至此。

  拿大扫把清扫门前台阶的狗子听到马蹄声,回头看,“咣当”声丢掉扫把,飞奔入内,边跑边喊:“阿郎回来了!阿郎回来了!”

  这就是家啊。程墨感慨。

  赵雨菲和顾盼儿手提裙袂,齐跑出来,齐扑进程墨的怀里,齐哽咽叫了声:“五郎!”

  顾盼儿还能自持,赵雨菲却红了眼眶,上上下下把程墨看了个遍,见他没有少任何零件,总算放下悬着的心。她唇边含笑,两行泪水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  程墨用手拭去她的泪,不解地看了顾盼儿眼。

  顾盼儿叹道:“昨天榆树来报五郎不回来,我们担心得很,生怕你有不测。”

  她没说的是,两人都担心他得罪上官桀,上官桀借机弄死他。因而,商量来商量去,决定借口送月饼,去安国公府和吉安侯府打听消息。

  张清和武空都说程墨只是调班,不会有事。顾盼儿信了,赵雨菲却半信半疑,好好儿的,怎么会调班呢?

  程墨在宫里当差夜,她们相对无言坐了夜。要是程墨再不回来,两人就要去找张清,让张清进宫去看看了。

  听完顾盼儿番话,程墨把两女紧紧搂在怀里。这就是亲人哪,只有亲人,才会担心、关心。想到刚穿过来时,四肢僵硬,连喝口水都成问题,程墨的眼眶也湿了。有她们在身边,真好。

  三人吃了早饭,程墨便让两女赶紧去补觉。两人晚没睡,又担心他,要多憔悴有多憔悴。

  赵雨菲低头半晌,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,依依不舍地走了。

  顾盼儿吩咐春儿备热水,侍候程墨洗了澡,欲语还归的大眼睛只是睇他。

  程墨哈哈笑,抱她上床,把她搂在怀里,轻声道:“睡吧。”

  怀里的她,温暖和软,熟悉的淡淡香味儿把他包围,让他的心安定无比,很快呼吸绵长。

  顾盼儿却睡不着。谁也不知道过去的晚,她有多害怕,可是她不敢表现出来,还得不停安慰赵雨菲,陪赵雨菲奔波探听消息。现在良人就在身边,睡得这么香甜,她不舍得合上眼,只想直看他,生怕闭眼,他就消失了。

  可是,她的眼皮好沉,不知不觉,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程墨觉醒来,已日下西山,房昏暗。这个时辰,宫门已然落锁。

  “怎么不叫醒我?”程墨蹙眉道。他轮换晚班,无故缺勤已然不好,昭帝还等着他陪伴说话呢。也不知他好些了没有。

  春儿低声道:“午张十二郎君来了,说刘大人说了,您还是明早的班,让我们别叫醒您。”

  明早的班?程墨二话不说,匆匆洗漱了,直奔安国公府。

  张清见程墨,便道:“赵姑娘做的月饼还有吗?我娘亲吃上了瘾,想再要些。”

  赵雨菲急着去安国公府打探消息,哪里有时间心情再做些月饼,不过把前天没吃完的捎上两块,当手信送过去。

  没想到安国公夫人吃便赞好不绝口,连着对赵雨菲也赞不绝口。

  程墨白了他眼,道:“刘大人让我明早进宫?还是正常的班儿?”

  这事,想来张清不敢乱开玩笑,可昭帝恨不得他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宫里陪伴,怎么会让正常当差?

  “霍大人劝陛下自重。说什么羽林郎是陛下亲卫,肩负护卫陛下周全的职责,陛下不该拿羽林郎当佞臣,免得寒了羽林郎的心。”张清愤愤道。

  怎么跟程墨走得近,程墨就是佞臣了?这是见不得程墨好的节奏啊。

  程墨却明白自己顶撞了霍光,这是给他颜色看呢。

  “这样也好,我可以夜拥美妾,胡天胡地番。”程墨哈哈笑道。

  张清双眼睁大,道:“你倒想得开。”

  霍光这句话传出来,让多少同僚心生不平,不少人都暗地里说霍大将军有私心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40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