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11章 交锋

第111章 交锋

  程墨再次进宫当差。★ .★★1 W★.★刚在宫门口下马,黄安的干儿子小6子不知从哪窜出来,陪笑道:“五郎总算来了,害我好等。”

  “你等我?”程墨自然而自想到他是不是手头短了,或是又看什么珍宝,来跟他套近乎。现在只要是钱的事对程墨来说都不是事,两人又谈得来,宫里多个耳目也没有坏处,所以般只要他有所暗示,程墨都会大方掏腰包。

  小6子笑得像捡到宝,把接过程墨手里的缰绳,道:“陛下从四更天直问五郎来了没有,天刚蒙蒙亮干爹就派咱家出来等。好不容易等到宫门开启,五郎来了。”

  等人是最磨人的事,何况是皇帝在等?因为久等程墨未到,昭帝了脾气,不肯吃药。

  程墨望望天色,轮红日喷薄而出,彩霞满天,不由奇道:“这么早吃药?”

  黄安脑子没坏吧?

  小6子边和程墨往宫门口走,边道:“还没吃。陛下是说,你要不来,他坚决不吃药。”

  那还好。程墨问了昭帝的病情,得知两剂汤药下去,已好了七成。只是他身体实在虚弱,这么折腾,人瘦了大圈。

  来到宣室殿,廊下站了四五个身着朝服的老头,远远看到他,表情各异。走近前,刘淘甫低声道:“殿前应对,切切不可无礼。”

  刘淘甫早赶来,承受同僚责备的目光,心里五味杂陈,实在想不通程墨这小子怎么能让昭帝如此挂念。要说两人的关系反常,他却是不信,不是程墨新纳了小妾,而是程墨平时和那些有**癖的同僚疏远。

  这样个人,怎么可能和昭帝有某种瓜葛?再说,昭帝身体虚弱,也经受不起。

  那就只有个解释,程墨说话做事很对昭帝胃口。刘淘甫厘清这点后,才会这么提点程墨。

  程墨行礼见过朝诸位大佬,然后应:“诺,属下定小心。”

  “嗯。”刘淘甫满意了。只要程墨应对可圈可点,他便能顶回去。

  小6子进去禀报,黄安立即迎出来,满脸的褶子如菊花盛开,道:“哎呀,五郎总算来了,快请进。”

  霍光都没这待遇。

  包括刘淘甫在内的几位朝臣脸全变了,惊讶加震惊,眼珠子差点凸出来,死死盯着程墨。

  程墨也很意外,黄安在宣室殿的地位非同小可,不要说迎来送往,觐见的时候他肯给个好脸色就不错了。

  他谦逊道:“常侍太客气了。”

  “快进去吧,陛下等着呢。”黄安慈祥得像见了自家亲人,几个朝臣眼珠子掉了地,真没想到常侍还有这么慈祥的面。

  昭帝确实等得不耐烦。其实心里更多的是对霍光擅自更改程墨当差时间的愤怒,自小的教养又让他没有作,只能闹闹小脾气。

  程墨再谢,然后进寝宫。

  昭帝身着常服,坐在榻上,小脸拉得老长。

  霍光跽坐在下,面无表情,像尊石像。

  程墨行礼:“臣参见陛下。”

  “五郎!”昭帝笑了,眼睛也亮了,道:“你可算来了,快坐,跟朕说说,外面又有什么新鲜事。”

  程墨瞟了霍光眼,看来他是不打算告退了。他笑微微坐了,道:“臣在府安睡,不知外面生何事。不如请霍大将军为陛下解说?”

  想寻他话语病,然后找借口对付他,门儿都没有。

  只交锋,程墨便看出霍光和上官桀的不同,霍光手段果断,上官桀不免瞻前顾后,这样的人最是难以成事。

  昭帝下子没了表情,恹恹道:“朕累了,卿等告退吧。”

  霍光不敢不从,行礼退下,程墨也跟着照做。两人前后走向门口,霍光已迈过门槛,程墨也要抬腿,昭帝突然道:“五郎回来,朕有话询问。”

  真聪明,用这种方式逼走霍光。程墨笑了下,转身往回走。

  霍光脸黑如锅底。站在朝臣的上官桀看到他的脸色,勾了勾唇角,凉凉道:“看清了吧,那小子邪门着呢。”

  别以为保他,他就会跟你条心。

  霍光心头凛,很快神色如常,郎声道:“陛下难得有玩伴,是好事。”

  是玩伴,不是朋友。皇帝是孤家寡人,没有朋友。

  这次,轮到上官桀脸黑了下,论心机他不如霍光,论口才,他同样不如霍光。他唯赢霍光次,是通过鄂邑长公主的情郎丁外人,搭上鄂邑长公主这条线,把孙女送入宫,成为皇后。

  为此付出的代价,是和霍光掰了。

  过了盏茶功夫,里头传膳了,想是在程墨的劝解下,昭帝肯吃饭了。

  刘淘甫舒了口气,道:“诸位大人放心,程五郎顾全大局,实是我等臂助。”

  在他看来,程墨肯听他的话,没有乱来,实让他老怀大尉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上官桀不冷不热道:“只怕他只听你人的话吧?”

  程墨身在羽林卫,听刘淘甫的话并没有错,只是上官桀的语气让人听起来十分不舒服。而且之前程墨以下犯上,让他狼狈万分,他这么说,倒似语双关,暗示程墨胆敢找他麻烦,全是他在背后指点似的。

  刘淘甫下子不乐意了,冷笑道:“上官太仆这话从何说起?”

  别以为你是武帝托孤大臣,我就怕了你。

  上官桀正要还嘴,霍光淡淡道:“好了,都少说两句,免得吵到陛下。”

  他的心情已完全平复,想程墨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子,跟他般计较,倒长了他的威风,便决定不理他了。

  老大开口,众人只好听从,何况他抬出昭帝。于是廊下众位大佬相对无言,只沉默站着。

  殿,程墨哄小孩似的哄昭帝吃了早饭。黄安面露喜色,道:“陛下今天多吃半碗粥。”

  昭帝天天坐在殿不动,消化力低,食欲自然低。他胃口不好,有时候膳食摆上来,便说不吃了,任黄安怎么劝,也无济于事。

  今天能多吃半碗粥,实让黄安喜出望外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能不能起身?要能起身,臣陪陛下在殿走两圈。”

  他风寒还没大好,程墨不敢让他多走,不过转两圈倒是可以。

  昭帝难得地应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52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