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13章 圣宠

第113章 圣宠

  刘淘甫个性倔强,向不肯在气势上服输,自然狠狠瞪回去。く.√ 1 W.

  霍光很快控制住情绪,恢复往常的神态,语气如常,慢条斯理道:“程五郎应该去当差了。”

  程墨该干什么干什么,哪能赖在皇帝寝宫?成什么样子了!

  刘淘甫极其护短,说他的不是可以,说他手下不是,那不行,因而面无表情道:“下官不敢干涉陛下。请大将军见谅。”

  这是说他干涉皇帝自由吗?虽然是事实,却令霍光再次大怒,差点失控。

  上官桀直冷眼旁观,见刘淘甫顶撞霍光,冷冷道:“要不是刘大人纵容,程五郎何至于如此无法无天?”

  几个月前,就在这里,程墨这坏小子追着他要债,害他颜面尽失。现在想来,必定是刘淘甫指使的了。上官桀望向刘淘甫的眼神渐渐不善。

  对上官桀抛出的橄榄枝,霍光却不买帐,道:“程五郎也有不是之处。”

  不全是刘淘甫的责任。

  廊下诸人对霍光的性子极是了解,听他这么说,倒也没人奇怪,反而有人点头,道:“这程五确实出格了些。”

  又有人“哼”了声,道:“何止出格,确如上官太仆所说,无法无天。”

  这位大臣是霍光的人,揣测霍光之意,对程墨好像不满,因而这么说。没想到换来霍光记白眼,不由讪讪。

  霍光对程墨再不满,也没有和上官桀仇怨大,那是两个家族的利益之争,岂是句不满能概括得了的?

  几人说话并没有避着廊下的内侍,程墨和昭帝很快得知诸位大佬不满。程墨敛了眉,抿紧薄唇,静观昭帝如何处理,没想到昭帝道:“刘卿言之有理。”

  臣下哪能干涉君王,想造反么?

  他直留程墨在殿说话,不管霍光等人如何不满。

  看看到了酉时,宫门即将落锁。黄安劝昭帝:“五郎在宫天,也该回府歇息了。”

  四个时辰的当差时间早就过了,再不让人家走,就得在这里过夜了。

  今天实是昭帝自懂事以来最快活的天,原舍不得放程墨出宫。又想程墨新纳了妾,正是尔侬我侬之际,总不好让程墨丢下美妾陪他说个没完,踌躇半响,道:“既然如此,卿且回去,明早早些过来。”

  黄安暗暗松了口气,心疼昭帝是回事,担心昭帝离不开程墨是另回事。

  程墨见昭帝沉吟半晌,说出这句话,不免对他高看眼。

  午后太医请了脉,阿谀奉承了半天,说昭帝得天佑,病情基本好了。虽然开了方子,用的药却多是调理固元。霍光等大臣便告退回公庑理事了。这会儿廊下只有宫人内侍。

  程墨出了昭帝寝宫,还没走到宣室殿,感觉有人跟踪,回头看,没现人。不久又有所感,回头依然没现人,这么三四回。交了差使,准备出宫门,青山来了,道:“刘大人请你过去。”

  他脸上副想笑又忍着笑,拼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或许是刘淘甫对程墨颇为照顾,也或者青山和程墨合得来,总之他对程墨颇为友善。见程墨不时看他,他低头笑了阵,道:“五郎深得帝心,实是可喜可贺。”

  你的表情明明既不喜又不贺。程墨副无辜样,道:“二十二郎想说什么?”

  青山族排行二十二,程墨听说他的排行后,曾好奇他的父辈怎么那么能生,后来才知,他的家族奉行人多力量大的信条,正妻、妾侍、通房丫头,概以能生为上,丫头生了儿子便能成为妾侍。因而府众女子,以生儿子为最高目标。

  他出身只是富户,家族人口却比很多世家大族多得多。

  青山又笑了阵,才敛了笑,道:“刘大人等你很久了,快走吧。”

  刘淘甫没必要派人跟踪他。也就是说,路窥视他的,不是刘淘甫的人。程墨肯定路走来,有人在后面跟踪他,只是这人身手机敏,没有被他现。可背后如芒在背的感觉是错不了的。

  “刘大人找我什么事啊?”眼看宫门就要落锁,要是三两句话说不清楚,他就出不去啦。程墨加快了脚步。

  青山又自顾自笑了起来,直到程墨如看神经病样看他,才道:“你还不知道呢,刘大人和霍大将军、上官太仆吵了半天。”

  “然后?”这有什么好笑的?程墨接着问:“为什么吵?”

  青山笑道:“真没想到霍大将军也会有吵架的面……”

  原来他们看到霍光那样子,个个暗地里乐得不行。霍光以谨慎著称于世,自武帝朝时便少年老成谨言慎行,到如今权倾朝野,更是处事老到,什么时候会和人争辩吵架?因而,他们这些侍卫大感稀奇之余,也乐了回。

  我不是问这个好吗?程墨急着出宫回家,哪有闲心和他扯家常,翻了个白眼,道:“说重点。”

  青山直笑,笑了好会,已经望见刘淘甫的公庑了,才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?”

  “嗯?”程墨脚步顿。难道说,当朝三位大佬,为了他这个小小的卫尉卫士争个没完?他有这么大的能力?但程墨很快明白,说是为了他,其实不是为了他,而是为了他背后的昭帝。

  昭帝再过两年就要亲政了,能简在帝心,就能大权在握。霍光也好,上官桀也罢,都不会放弃现有的权力。

  说话间,到了刘淘甫办公的公庑。

  刘淘甫看着眼前眉目英俊的小子,满肚子的话,实是不知怎么说,憋了半天,才道:“为何直陪伴圣驾?”

  见皇帝的次数,觐见时间的长短,最直观地反映了圣宠的程度。程墨在寝宫呆就是天,只怕当朝,再也没有比他更得圣宠的了。没有人能否认这个事实。

  这也是霍光第次感觉到危机临近,反常态的原因所在。

  程墨副懵懂无知的样子,眨了眨眼,道:“陛下留我说话,没让我告退,我怎么能走?”

  你不如去问昭帝好了。

  “你呀!”刘淘甫叹气,实是不知说他什么好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78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