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16章 巴结的原因

第116章 巴结的原因

  红彤彤的太阳挂在天边,凉风习习吹拂在脸上,秋高气爽的天气,让程墨有带美出游的冲动。 √. 1くW.可是不行,昭帝跟他约好今天下棋。

  程墨收起感慨,边回应和他打招呼的同僚、内侍,边朝宣室殿走去。所到之处,迎来张张灿烂笑脸。

  罗安站在不远处看他骚包的样子,恨不得扑上去掐住他的脖子,让他笑不出来。可是,直到程墨转了弯,背影消失不见,他依然站着没动。现在的程墨,已不是他敢露出不敬神色的了,面对面遇见,他还得装恭敬,上前行礼。

  程墨并没有注意到罗安。夜之间,他成为宫里最受欢迎的人物,路应付这些打招呼的人应付到嘴酸。这些人是故意的吧,个个等在这里,等他路过,露个脸。程墨想着,加快了脚步。

  “五郎,”后面有人喊他。他回头看,武空含笑走来,道:“怎么走那么快?”

  他险些追不上。

  程墨含笑停步,待武空走近,和他并肩而行。

  “上次赵姑娘送的月饼很好吃,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回礼,你看府里还缺什么,说声,让你嫂子给你置办。”武空道。

  赵雨菲后来又再做些送过去,得到武空的亲娘,吉安侯夫人的热情接待。吉安侯府的节礼也早就送到了。这个时候武空再说节礼,还是定制型的,不过是话有话。

  程墨横了他眼,道:“四哥太见外了,你我之间,哪里用得着这些虚礼?”

  他是知恩图报的人,穿到这儿后,第个向他伸出橄榄枝的是武空,难道他会忘了这份恩情?看他得宠,想跟他套近乎,反而落了兄弟之间的情份。

  武空讪讪笑了,道:“你府门前送礼的人长达三十丈,我原想以我们的情份,就不凑这个热闹了,无奈家父……”

  他不想送,吉安侯不敢不送啊,这根大腿太粗,不抱紧了哪行?

  程墨还真没想到外面传成这样,很难说谣言不是在有心人的散播下传开的。他道:“是有几人送礼,哪有排到三十丈这么夸张?四哥得便帮我分辩分辩。”

  “怎么没有?”武空道:“家父不听我劝,昨晚也派人送了。送礼的管家回来说,从你府门口排到近坊门口,我说三十丈,还说少了呢。”

  他家在坊,距坊门口直接距离都不止三十丈。

  程墨呆了呆,道:“真的?”

  不是有心人散播谣言,而是真有其事?

  武空叹气:“怎么不真?满朝武,勋贵公卿都出动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程墨不解,漂亮的桃花眼斜睇他,意示询问。

  昭帝不过找他说话解闷,哪里就引起这么大轰动了呢。他可还没亲政。

  又有两人迎面走来,老远和程墨打招呼。待这两人走远,武空才轻声道:“陛下深居宫,难得有谈得来的人,如今你成为陛下耳目,哪个敢不巴结讨好?”

  还有层意思他没说,有少部分人怀疑他和昭帝勾搭成奸,做了龙阳之事。当然,这样的猜测大家只在私下里说,没人敢声扬。但圈子这么大,武空还是听说了,为此和人大打架。

  程墨挑眉,道:“陛下难得出宫,却不代表外面的事全不知情。霍大将军每天下朝后会向陛下禀报呢。”

  这才是问题所在。同件事,用什么词,会给听的人不同的观感。霍大将军权倾朝野,人所不能动,程墨不过是个少年郎,只要哄得他心动,要拿捏他容易得很。程墨正因为明白这个道理,因而刻意和这些人保持距离,谁的礼也不收。

  武空道:“你投了陛下的眼缘,可要洁身自爱才好。”

  别的话,他也说不出来。

  程墨点头,道:“我会的,四哥放心。我们,还像以前样?”

  不要牵涉到这些利益纷争里头,还像以前样交往。

  这正是武空所愿,他双眼精光闪而过,道:“五郎说得是。”

  他也想和程墨说这句话,又生怕程墨为这些人追捧,迷失了本心。昨晚他宿无眠,思来想去,怎么说都不妥。没想到今天遇程墨,倒是程墨自己说了。

  他很欣尉,笑容更灿烂几分。

  张清迎面走来,道:“四哥、五哥,你们怎么才来,我等你们半天啦。”

  他来得早了,赶到宫门口,宫门还没开启。宫门开后,又赶到宣室殿门口等程墨,等了会儿,程墨还没来。他向没有耐心,不耐烦再等,便迎了过来。

  程墨和武空相视笑,程墨道:“也是要送礼吗?好啊,多多益善,来多少我收多少。”

  两人有生意来往,关系与般人不同,程墨才开起玩笑。

  张清本来脸紧张,听程墨这么说,下子松驰下来,笑了,道:“还真是送礼的事。我爹说,不送不大好,问你要什么,直接开礼单,我们按单采办就是。”

  其实安国公没有说得这么直接,而是让他套程墨的口风,看他喜欢什么,需要什么,尽可能满足他。张清懒得弯弯绕,见面直接问上了。

  程墨和武空莞尔。武空笑道:“伯父要知道你这么说,非生气不可。”

  安国公面玲珑,长袖善舞,哪会这么直接没有分寸?

  说话间,三人起走。程墨笑道:“跟伯父说,他不送礼,就是最好的礼了。”

  别跟着掺和了。他现在份礼也不能收,要不然就把满朝武勋贵公卿全都得罪得死死的了,只怕没命等到昭帝亲政。等等,昭帝亲政过吗?

  三人并肩走,程墨突然脚步顿,便落后武空和张清步。两人停步回头看他,见程墨脸色白得吓人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  程墨只觉得昭帝体质太差,实在没去怀疑他有亲政的可能。何况男子二十行冠礼,以他现在的身体,再差也能撑两年吧?

  直以来,程墨担心的是,以昭帝的身体,亲政后,无法处理繁重的政务。

  可是,昭帝亲政过吗?程墨真的很想穿回现代,带本《汉书》,再穿回来。

  张清见他额头冷汗涔涔而下,又问了句:“五哥,怎么了?”

  生什么事了吗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531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