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1章 雨中

第121章 雨中

  上了香,族人们围着程墨,问东问西,话题渐渐扯到宜安居。★★.那可是会下金蛋的鸡啊,谁不动心?只要能进里面当个管事,日子便能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程墨笑眯眯听着应着,待程老七大义凛然道:“五郎生意做这么大,怎能交给外人乱来?还是交给自家人放心。我年近四十,本该在家养老,但看五郎没人帮手,只好豁出这条老命,帮五郎把了。”

  程三郎撇了撇嘴,你是豁上老命,还是见利忘义?为了混进宜安居,这么费尽心机拍马屁,丢不丢人啊。

  族人们脸颊抽搐两下。这话他们早想说了,程老七这个不要脸的抢在他们前头,把话都说尽了,接下来他们该说什么?

  程墨瞄了端足族长风范,脸严肃的会昌伯眼,没说话。

  会昌伯接收到程墨的信号,沉声道:“老七,你也知道你老了,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。”年轻辈的顿时眼冒红光,没想到会昌伯接下去道:“可是年轻人缺乏历练。唉,我程氏族光耀门楣的希望,只能着落在五郎身上了。”

  年轻辈吐血。这是说他们进不了宜安居,混不了日子,过不上富裕生活了吗?可是会昌伯开口,他们不敢出声。

  程三郎斜睨程墨眼,深感亲爹鬼迷心窍,被程墨牵着鼻子走,要不然,怎么不把他弄进宜安居呢。

  程老七还想说什么,会昌伯道:“祭祖理该虔诚,你们想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?”

  好了,连提都不能提。

  程老七却没放弃,对程墨嘘寒问暖,弄得程墨鸡皮疙瘩掉地,好不容易祭拜完,立马溜之大吉。

  午后,淅淅沥沥下起小雨。程墨站在滴水檐下,望着越阴沉的天空,听脚步声近,道:“晚上不能赏月了。”

  赵雨菲为了今晚在花园赏月,准备了好几天,各种点心吃食备下无数。顾盼儿准备了两支舞,几支曲子,准备先弹琴后跳舞。她们都很期待和程墨起赏月,没想到却下雨。

  这是程墨穿到这儿的第个秋,他有些感慨的同时,也有些好奇。在这里过的秋,大概跟前世不同。现在,却微觉失落。

  脚步声细碎,赵雨菲走近,和他并肩站着,道:“是啊,下雨了,盼儿很伤心呢。她特地做了裙子,说是专为晚上跳舞用的。”

  这个程墨倒没听顾盼儿提过。他侧头看向赵雨菲,微微笑,道:“谁说下雨不能赏月?月亮不过是让云层遮住而已。我们可以在屋里赏雨,也可以隔着云层赏月。反正月亮又不会没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赵雨菲无语。谁能告诉她,今天这个男人哪里不对劲?

  身为男人,还是家之主,程墨很快收拾好心情,大手挥,道:“去,叫上盼儿、病已,我们现在就赏月。”

  反正月亮绕太阳自转,白天黑夜都存在。

  赵雨菲担心地摸了摸程墨的额头,不烫啊,怎么说胡话呢?

  “大哥说得对,”刘病已从庑廊那边走来,唇边含笑,步伐轻快,道:“过节过的是心情,何必在意有没有月亮?盼儿姐姐不必伤心,尽可以在屋里跳舞嘛。”

  今年秋不再个人孤伶伶地过,回到家,也不再冷冷清清,刘病已心情大好,那笑,直从心里溢出来。

  程墨朝他招手,道:“刚才去哪儿了?”

  刘病已脸红,低声道:“雨菲姐让我送些点心给小君。”

  其实是他想偷偷去见许平君,在前院遇到赵雨菲。赵雨菲见大过节的,拿了好多匣子点心,让他带去。

  程墨没说什么,转身进了厅堂,道:“把盼儿叫来,起赏雨吧。”、

  这倒应景。赵雨菲想着,让婢女去叫顾盼儿了。

  从看到第滴雨滴开始,顾盼儿便沮丧得不行。再看看床上摊开,准备晚上穿的裙子,就觉得委屈。

  听说程墨让她过去赏雨,她有些愕然。赏雨么?他倒好兴致。

  仙桌上摆满各式点心,程墨、刘病已、赵雨菲围坐说话。见她来了,刘病已笑道:“姐姐快来,就等你呢。”

  看到他们笑靥那刻,顾盼儿的心情莫名好了,她走到程墨身边坐下,笑问刘病已:“怎么不把小君接来起过节?”

  他们都知道,刘病已放学后必定去见许平君,说几句话。因而顾盼儿会如此问。

  “她要在家过节,”刘病已笑把角切好的月饼递给顾盼儿,道:“不能过来。”

  许平君当然要在家里和父母亲人起过节。

  所以以往每年,都是他个人过。因而,他特别珍惜今年的秋,能热热闹闹地过节。

  吃了月饼,说笑会儿,话题渐渐转到顾盼儿准备的曲子和舞蹈上。程墨道:“雨听曲,别有番韵味,你不妨弹来我们听听。”

  其实是隔着池水听更好,不过,大家心情好,就不必讲究这些细节了。

  顾盼儿的琴艺越好了,这时用心弹奏,比往日更为动听,室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。待得她换上新做的裙子,更是飘飘如仙,让人看了,移不开眼睛。

  这支舞,她特地为程墨设计,每个动作都恰如其份地展示她的美好之处。刘病已看到半,不敢再看,悄悄退了出去。

  程墨越看眼睛越沉,眼里像有簇火在跳跃,待她曲舞罢,张开双臂,把她拥进怀里。

  赵雨菲起身要避开,被程墨拉住了,道:“去哪里?”

  “我……”赵雨菲脸红了红,贝齿轻咬下唇,没说话。

  她以为他们要亲热,想避开。程墨拉住她的手,让她又害羞又欢喜,颗心怦怦跳。

  程墨似笑非笑睇她,道:“这里是厅堂呢,你想什么?”

  厅堂也没什么,只是今天过节,他不想让赵雨菲伤心。

  “我哪有啊。”赵雨菲眼睛瞬间亮了,红着脸,低下头,乖乖坐下。

  雨越来越大了,雨帘密密麻麻如在空织下片锦。三人依偎在起,当真是无声胜有声,满室温馨。

  各处诗会并没有受到雨天影响,程墨因为《锦瑟》举成名,也在被邀之例。不过,他当然是不会出席的。他就在家,与两女和刘病已起过节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597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