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2章 过节的心情

第122章 过节的心情

  霍书涵的绣楼是三层小楼,站在楼上,能看到皇宫,也能看到附近人家的花园。这小楼,是她十二岁生日时,霍光特地请能工巧匠为她建的,京城很少有这么高的楼。

  此时,她站在廊下,望着雨帘中隐隐约约的亭台楼阁,心情莫名惆怅。又是一年中秋节!中秋到了,年也就近了。

  楼梯脚步声响,走上一位三十出头的丽人,脸上一副宠溺的表情,道:“外面冷,怎么不入内坐?”

  丽人是霍光的续弦霍显,已近四十,只是保养得宜,看起来如三十许人。她本是霍光正妻东闾氏的侍女,东闾氏逝世后,霍光娶了她。那时的霍光已常伴武帝身边,深得武帝信任,多少显贵公卿想把女儿嫁他为妻,可他为霍显脱籍,娶了她。

  不是纳为妾,而是娶为妻。

  霍显出身侍女,并没有姓,冠夫姓霍。

  “娘亲。”霍书涵露出笑容,上前虚扶,母女一起进屋。

  霍显生有四子,却唯独宠爱幼女。她摸了摸霍书涵的手,有点凉,忙让青萝取来披风,不由分说给她披上,道:“你身娇体贵,怎能这么不爱惜自己?”

  这个女儿,是她的希望,掉一根汗毛,她也心疼死。

  母亲超乎寻常的关爱对霍书涵来说,实是负担。只是她自小养成的性子,不会轻易表露真实情感,不仅没有推开披风,反而含笑道:“谢娘亲。”

  那笑容,刚刚好,是宫里的嬷嬷调养出来的。

  霍显很是满意,道:“时间差不多啦,你爹快回来了。唉,不知什么时候……”

  不知什么时候上官樱才能早夭,把皇后宝座空出来。上官樱是东闾氏所出长女的女儿,名义上是她的外孙女,她不好动手脚,要不然,哼哼……

  她话没说完,霍书涵却明白她的意思,深深看了她一眼,道:“娘亲又说胡话了。”

  总是说她命格贵重,将然必定大富大贵,是做皇后之命。神棍的话也信得?霍书涵对母亲的执着颇为无奈,又不好说什么。

  母女俩说着闲话。她有些心不正焉,时不是瞟一眼窗外,心里淡淡地想,不知程五郎那小子现在做什么呢?

  从这里望不到安仁坊,就算望得见,一处处房子一幢接一幢如豆腐块,也不知哪幢是程家的宅子。她突然很想见程墨,看他拽拽的样子。

  霍显说了半天话,见女儿没有回应,不由加重语气。

  霍书涵惊醒,随口应了一声。

  下雨天,天黑得早,屋里光线昏暗,程墨轻推赵雨菲:“点灯啦。”

  两女一人一边偎在他怀里,大半个身子靠在他手臂上,半天下来,他手臂都酸麻了。

  赵雨菲得他提醒,“哦”了一声,忙起来,张罗点灯,安排晚饭。

  顾盼儿也跟着起身去换衣裳了,这裙子拽地,走动之间不方便。

  程墨看两人睡眼惺松的样子,笑了,敢情她们窝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  刘病已一直在不远处廊下站着,见赵雨菲出来,乖巧地迎过来,帮着张罗。

  今晚的菜肴比往常又丰盛了些,国人所有的情感,都通过“吃”表达。过节嘛,不好好吃一顿怎么行呢?

  刘病已看桌上那条足足有两斤重的红烧鲤鱼,就放在他平时坐的座位旁,显然赵雨菲注意到他喜欢吃这道菜,特地让厨子做了,放在他面前,不由眼眶湿润。

  果然,动筷的时候,赵雨菲把鱼腹夹给他,道:“这鱼肥得很,快吃吧。”

  难得有两斤重的鲤鱼,现宰了红烧,一定美味得紧。

  “雨菲姐!”刘病已喉头哽住了。只有母亲在世时,才会把菜夹到他碗上。

  赵雨菲含笑看他,道:“快趁热吃。”

  程墨给他夹了一筷羊脊肉,道:“不要只吃鱼,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多吃肉。”

  “大哥,我不小了呢。”十六岁,早就是大人了。

  平民百姓没有加冠之说,大多十二三岁便下地干活,娶妻生子。他都十六岁了呢。

  赵雨菲猜程墨没有注意到刘病已喜欢吃红烧鲤鱼,笑着说了。这下子,连顾盼儿都往他碗里夹这道菜。

  “雨菲姐,盼儿姐……”刘病已喉头堵住了。

  程墨微笑望他,道:“吃吧,今天过节,吃得开心点。”

  放开肚子大吃的后果,便是吃撑了。这对刘病已十六年的人生来说,完全不可想像。看他捧着肚子直哼哼,程墨笑得不行,泡了浓茶,让他喝下去。

  雨越来越大,顾盼儿轻声道:“不知松竹馆的诗会举办得怎样?”

  这个时代的诗会远没有唐宋时那样成规模,更没有斗诗。但文人墨客,纨绔子弟还是会在这一晚去青/楼热闹一番。

  她在松竹馆遇到程墨,得以有好的结果,因而对松竹馆并没有恶感。

  程墨睨了她一眼,道:“想去看看吗?”

  或者她并不习惯这么冷清的过节。

  顾盼儿轻轻摇头,把头靠在赵雨菲肩上,道:“不。”

  这样和心爱的人一起过节,挺好。

  听了一会儿雨声,程墨提议猜谜语。他出题,猜中的奖一块月饼,没猜中的,在鼻子上贴一张白锦。

  两女都笑嘻嘻应了,刘病已不好推辞,坐在那儿十分忐忑,生怕猜不中。

  程墨拍拍他绷得紧紧的肩头,笑道:“玩乐而已,不必认真。”

  他就是做什么都太拘束认真了。不过,这样也有好处,起码任老先生把他夸得天上少有人间无,是读书的好苗子。

  刘病已点头,肩头塌了些,可还是很紧张,眼睛睁得大大的,看程墨出题。

  程墨看了会儿窗外的雨,想了几条谜,道:“什么虎只会爬山?猜一动物名。”

  这个就很简单了,他手里没有谜语的书,不过是随意就着记忆中想着的出。

  刘病已很快猜到了,看赵雨菲蹙眉苦思,再看顾盼儿托腮想得入神,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,还是让她们说?

  程墨已抓起桌上的月饼掷了过去:“快说。”

  他就不信这么简单直观的谜,刘病已会猜不到。

  这一题,两女输了。互相在瑶鼻上贴了白锦,看得程墨哈哈大笑。刘病已莞尔,见两女并无不快,才放下心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605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