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3章 挖坑

第123章 挖坑

  两女脸上贴满了白锦,咋看,有点像幂篱,程墨笑得不行。㈧ ㈠Ω.顾盼儿最是爱美,脸上贴了这么些东西,很不高兴。特别是瑶鼻上的白锦,随呼吸飘动,不仅丑,还难受。在程墨大笑声,她大眼睛可怜巴巴望着他,眼里似乎有泪珠滚动,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化为绕指柔了。

  “呃……”程墨笑声嘎然而止。这个妖孽!他腹诽着,摸了摸鼻子,道:“天色不早,都回房睡吧。”

  赵雨菲松了口气。那么多条谜语,她条没猜,不止是脸上,连额头上都贴满了白锦,很难为情。

  刘病已瞄了顾盼儿眼,会心笑,起身道:“大哥,雨菲姐、盼儿姐,我先回房了。”

  今晚玩得真开心,要是以后过节也能这么开心就好了。

  程墨道:“今天过节,放松天吧,不要再看书了。”

  小厮小七说,刘病已天天挑灯夜读到三更。虽然程墨给予刘病已绝对的自由,没有半丁点监视他的意思,但不知小七出于什么心里,总觉得自己有把刘病已的行为报上来的必要。程墨说了他两次,他还是不改,问刘病已要不要换人,他又说不用。

  刘病已停步回身应了声,回房了。

  只顾玩,点心并没有吃多少,赵雨菲把脸上的白锦扯下,瞟了程墨眼,道:“你们去歇着吧,我还要收拾这些呢。”

  不消说,程墨自然是宿在顾盼儿房的。她虽然有些失落,但顾盼儿乖巧、刻意奉陪,程墨在别的事上又碗水端平,她又有三年孝满成亲的期盼,现在管着家,因而没有抵触情绪。

  程墨道:“你也累了天了,快去睡吧,明天再让人收拾。”

  何止是累了天,从七月底开始,便尝试做月饼;到了月初,又要互送节礼;最近勋贵公卿蜂窝的送礼,要有技巧地回绝……

  赵雨菲被程墨这么说,还真觉得自己腰酸背痛,她想了想,道:“好,明天再收拾。”

  “嗯。”程墨送她到闺房门口,亲亲她的额头,道:“快洗个热澡,美美睡觉吧。”

  赵雨菲依在他怀里,脸颊蹭蹭他胸口,依依不舍地进房去了。

  待她关上房门,程墨才转身回厅堂。顾盼儿披了披风,站在廊下等他。雨丝随风飘来,落在她身上,糯湿了裙摆。

  “怎么不在屋里等我?”程墨说着,上前把拥住她,火热地吻落在她的樱唇上。

  夜颠狂,快天亮时,两人相拥而睡。

  雨停了,天依然阴着。赵雨菲早起来看婢女们收拾。节后,总有番忙碌,把平常不用的器皿洗好收起入库。

  忙完,已近晌午,肚子饿得咕咕叫,那两人还没起,刘病已却过来了。

  “我们先吃饭吧。”赵雨菲下定决心道。她实在舍不得叫醒程墨,更不舍得让他饿肚子,可他酣睡未睡,只好待他醒了再吃早饭了。

  这个点,要搁平时,再过半个时辰,差不多该吃午饭了。好在昨晚吃撑了,刘病已倒也不怎么饿。

  “不等大哥和盼儿姐吗?”刘病已说着,望了眼后院方向。

  “不等了。赵雨菲道。实在没办法等啊,谁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起床?

  两人说话,张清和武空大踏步进来,见赵雨菲,都怔了下。张清先开口,道:“赵姑娘怎么在这儿?”

  这儿是前院,赵雨菲管着这个家,在这儿很正常。张清不过是掩饰没让狗子通报,擅自闯入的尴尬。

  赵雨菲倒也不生气,温温柔柔道:“四哥,十二郎来了?快请里面坐。”又让翠花:“快去请阿郎。”

  她不好说程墨还没起床。翠花跟了她这么长时间,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应了声,忙忙去了。

 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,张清再次不耐烦,程墨才过来,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早?”

  看他神清气爽的样子,张清鄙视道:“女色伤身,你再这样,神仙也难救你了。”

  武空和程墨都笑了,齐声道:“说得你跟圣人似的。”

  不过是他的小妾没有顾盼儿那般美貌罢了。

  武空率先站起来,道:“走吧,去郊外走走。”

  “去郊外走走?”程墨讶异,望了望天空,随时要下雨的样子,道:“去哪?”

  要说去醉仙楼,他还能理解,去郊外,是打算淋雨?

  张清不容分说,揽了程墨的肩膀往外走。赵雨菲“哎哎”叫了两声,想说程墨还没吃早饭,刘病已用眼神制止了她。

  眼看三人出府门,策马远去,赵雨菲干着急。

  路上,程墨问,才知昨晚安国公府大家子吃团圆饭,不知怎么滴,张清跟大哥,安国公世子扛上了,最后不欢而散。他郁闷了晚,就想去郊外走走,顺便打打猎。

  秋天确实是打猎的好时节,但近郊的山没什么好猎物,最多只有山鸡野兔。难得放假,程墨想好好在家陪两女,真心不想往外跑。可人都出来了,还能说什么?

  前面是东市,门口围了大堆人,各种嘈杂的声音浪高过浪。

  张清最喜欢看热闹了,二话不说,拍马过去。程墨和武空随后,坐在马上居高临下,看得清清楚楚。人群间的空地上,几个三四十岁的年人拉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,推推搡搡。

  太嘈杂了,什么也听不清。榆树乖觉,很快打听消息过来禀报:“说是这些人在兴业堂买了官帽椅,用不到半个月就坏了,找兴业堂退钱呢。”

  “为什么闹到东市门口?”程墨挑眉。人群并没有坏掉的官帽椅,想必搁在兴业堂了。那里他去过次,抬官帽椅的伙计差点撞了他。

  榆树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程墨勾了勾唇角,笑了。凭他前世混迹商场十多年的经验,这次兴业堂要不是被人坑了,他不姓程。

  像验证他的想法,很快,他在人群看到个十五六岁的小厮。那小厮曾跟随程掌柜到宜安居,和华掌柜谈双方合股的事。

  原来是霍书涵做的。程墨笑了笑,喊张清和武空:“走啦。”

  结局可想而知,没什么好看的。

  就在这时,黄豆大的雨点落在头上身上,下雨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614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