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5章 疑心起

第125章 疑心起

  上官桀本能的对程墨有偏见。㈧㈠ Δ.┡⒈Zw.他曾深深后悔当初程墨在未央宫追着他要债的时候,没有永除后患。当时担心若对程墨下手,史官会在史书上记笔。为这么个混小子,留下没有容人之量的名声实是不值。却没有想到,自此,他诸事不顺。

  其实,以刘淘甫护短的性子,他就算要对程墨下手,未必做得到。不过没有试过,总会不断地去假设罢了。

  他有可靠的消息来源,确定不是程墨做的,可在他心里,对程墨的怀疑实是挥之不去。

  “不是他手下的人做的?”上官桀重新捡起竹简,看起来。

  小厮肯定地道:“不是他。”

  早就说不是他做的啦,难道程墨要坑兴业堂,会自己挖坑自己埋?他那张脸就是最好招牌,到兴业堂,就算要买官帽椅,方掌柜也不会卖给他。

  小厮怜悯地看了自家阿郎眼,阿郎真可怜,被程五郎这混小子整怕了。

  上官桀看了几行竹简,叫过大管家,道:“这件事别管了,让老方自己处理吧。”

  这就是隐在幕后的好处了,不过是行商贾事,小事尔,不值提。

  大管家等了大半天,就为等他句话呢。上官桀脸色不好,他不敢去触晦头。听说让他别管,他怔了下,不敢多话,答应了,去耳房告诉方掌柜。

  方掌柜在耳房等了几个时辰,又饿又累,本来还存着线希望,东家爱面子,不会甩手不管,最多挨顿训。没想到东家不管了,交由他处理。这怎么成?

  他不知怎么走出太仆府,茫茫然回到住处。挨到天亮,再来打听,才知上官桀说了,严惩打架那些人,不管是闹事的,还是自家伙计。

  那可是他手带出来的伙计啊,就这样让他们在牢里被折磨死吗?

  方掌柜失魂落魄来到大狱旁,心想无论如何花些银两,让狱卒通融些,别让伙计们受苦。可他还没走到大门旁,迎面几个熟面孔走过来。这些人纷纷和他打招呼:“掌柜,你来接我们吗?”

  是被关入大牢的伙计们。

  他以为眼花了,没理,接着往前走,身子却被人拉住,人道:“掌柜的,你要去哪里?”

  他凝视良久,确定这人是/九岁起便跟了他的伙计阿三,不由老泪纵横,道:“我知道你们冤,这就给你们烧纸钱。”

  “坏了,掌柜的魔症了。”伙计们都笑起来。

  阿三扶他往回走,道:“掌柜的,我们在牢里关了晚,没人打我们,就是饿得不行。今天早,没有过堂,就让我们走啦。”

  他心里有些怨怼,怎么兴业堂没人给他们送点吃的呢,午不吃饭,晚饭没得吃,他们可饿坏了。

  “是啊是啊。”几人纷纷道。

  方掌柜感觉到扶自己的手是热的,再听几人的话,总算明白,他们没有受罪,更没有冤死,全须全尾出来了。

  “谁捞你们出来的?”他问。

  打架斗殴,本不是什么大罪,可若是上头有话就不同了。方掌柜绝望至极,以为几人会遭受黑牢,小命不保。

  几人都不知,反正觉醒来,狱卒就让他们滚出大牢,回家了。

  “谢天谢地。”方掌柜喃喃道。伙计们没事,他总算心神稍微稳了些。

  昨天被抓的二十几人早被释放的事很快传到上官桀那里。小厮道:“据说,有人持令符要求伍大人放人。”

  是要求,不是恳求,说明这个人的身份地位比伍全高得多。

  “什么令符?”上官桀的脸再次变了。

  当得知是霍大将军的令符时,上官桀口气噎在喉里,差点没噎死。堂堂大将军,权倾朝野,天有多少大事等他裁决,却管起东市斗殴这等小事。他这是特地借此小事,警告他吗?

  上官桀浑身寒毛直竖,前所未有的感到头上悬着把剑,随时会落下。他静坐良久,久到小厮以为他要化身石像,才缓缓开口道:“回府。”

  应幕僚,他养在府,跟随他到公庑的,只有两个心腹。此事事关重大,必须召开幕僚班子,好生商讨才是。

  此时,程墨坐在霍书涵的别院,剑眉拧成团,看着面前的杯子不说话。

  这个时代的茶,比6羽做茶经时尚且不如,简直是百花齐放,想放什么放什么,完全随心所欲,看主人的心情。

  程墨对着面前那杯黑蒙蒙的东西无法下嘴。

  霍书涵看程墨吃瘪,忍不住嘴角上扬,语调却还是平平淡淡,不带丝情感,道:“这是青萝精心调制的,很合我口味,你尝尝。”

  尝你个头啊尝。程墨腹诽,剑眉舒展,桃花眼锐利瞥了眼跽坐在侧后方的青萝,吓得青萝低下头,才道:“霍姑娘不懂得茶之道的玄妙,若诚心救教,程某倒可以指教二。”

  你这是地沟水吧,还散阵阵恶臭,要是你敢吃,才有鬼了。

  霍书涵见他又恢复那副拽拽的样子,以袖掩嘴,无声笑了下。

  她低头,露出后颈雪白的肌肤,肩头微微颤动,显见是在笑话他。程墨两眼翻,道:“程某忙得很,没空陪霍姑娘闲坐扯淡,这就告辞。”

  说着站了起来。

  “哎!”霍书涵从袖里抬起脸,有些急了,道:“你这人,怎么不能坐下好好说话?”

  每次都得她相邀,来了坐没两息就要走,当她是洪水猛兽么?

  程墨站着没走,居高临下睨她。

  “青萝,把茶撤下。你喝酒吗?”最后句是问程墨的,她蛾眉微蹙,副似怨似嗔的样子,似在怪程墨太任性了。

  程墨重新坐下,道:“取茶叶开水来,我教你怎么泡好喝的茶吧。你这个茶,喝了肚子会痛。”

  你的茶喝了肚子才会痛,你全家肚子都会痛。霍书涵少有的地翻了翻白眼,道:“有何不同?”

  程墨不跟她废话,道:“青萝,取应用具来。”

  青萝做为霍书涵的贴身婢女,不说在霍府横着走,也差不多了,见程墨敢使唤她,眼睛瞪得老大。

  “还不快去?”程墨淡淡说着,自有股强大气场,青萝不敢不遵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641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