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6章 借题发挥

第126章 借题发挥

  茶杯、小炉子、各式调味料摆满几案,小罐茶叶可怜地淹没在瓶瓶罐罐。Ω ┡  W W.⒈.

  程墨二话不说,使唤青萝把那些瓶瓶罐罐撤下去。青萝偷眼瞄自家主子,见霍大姑娘没吱声,又想已经被使唤来使唤去了,唉,认命吧。

  几案空出大片。程墨指指这,指指那,道:“呶,这里,这里,这里,擦拭干净。你是怎么当丫鬟的?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。”

  青萝翻了个白眼儿,她是丫鬟使女没错,可她是姑娘身边的贴身侍女,比般官宦人家的小娘子还金贵。这么些粗活重活,哪个没眼色、不要命,敢让她干?

  心里是这样埋怨,姑娘没话,她还真不敢不干。

  擦拭遍,程墨又嫌她擦拭不干净,摇头叹息道:“这么点活都做不好,真不知你家姑娘什么眼神儿,怎么会挑上你?难道因为你长得好看?”

  说完,他还特可恶地伸过脑袋,凑过脸,看了青萝息,再缩回脑袋,摇头叹息道:“不过如此。”

  青萝大怒,再次看了霍书涵眼,意示请示。只要霍书涵稍示意,她立马让人把这混小子扔大街上去。

  其实她长得还真不赖,特别双眼睛,跟会说话似的,透着股机灵劲儿。要不然霍府近千丫鬟使女,霍书涵为何独独挑她为贴身婢女?

  霍书涵面无表情看程墨作,这人啊,心眼小得针尖都扎不进。不就是让他喝茶嘛,哪怕不喜欢,就不能忍着,非得借题挥,奚落她的婢女?

  青萝没有从霍书涵这里得到示意,狠狠白了程墨眼,道:“奴婢长得好与不好,与你何干?”

  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。

  程墨被呛,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确实与我不相干。可是你迟早要成为陪嫁丫鬟,随你家姑娘嫁人。长得太差,岂不让你家姑爷嗝应?你天天在眼前晃,他会吃不下饭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青萝把手里的抹布重重顿,道:“姑娘,让奴婢叫人把这混小子扔街上去吧。”

  真是受不了了,不给他个教训,她枉为姑娘身边的贴身大丫鬟。

  程墨脸无辜看霍书涵,道:“你的婢女脾气好坏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青萝手指他,想说什么说不出,“哇”的声哭着跑了。

  哪个小姑娘让人当面说长得丑,不被气哭啊。

  霍书涵似笑非笑瞟程墨眼,道:“我只带她人出来,你想怎么收拾,自己动手吧。”

  瓶瓶罐罐是别院里的婢女端到门口,由青萝接进来的。大家族自有大家族的规矩,不是什么人都能往主子身边凑。

  程墨还真撸起袖子,把几案擦得光可鉴人,再把小泥炉、茶具、茶罐摆好。作了这么场,小泥炉上铜壶里的水也开了,咕噜咕噜冒泡。

  霍书涵见他只取小掇茶叶放在杯里,再冲入沸水,茶香四溢,不由大奇。从小,没人教她这样喝茶。这是什么饮茶法?

  程墨把杯茶汤清澈透亮,几片茶叶上下飘浮的茶递到她面前,道:“这才是茶,尝尝。”

  这才是茶?霍书涵看了程墨眼,大眼睛似在问:“这么清汤寡淡的茶,能喝吗?”

  程墨端起自己那杯,喝了口,副享受的表情,道:“你这茶不错,回头送我两罐。”

  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了。霍书涵强忍着笑,道:“你不是嫌弃我的茶吗?还要?”

  程墨认真更正:“我嫌弃的是你泡好的茶,不是你的茶叶。两者有本质的不同。”

  霍书涵招待他的,是贡茶,等闲难得喝到。用这样的茶加十全大补药,弄成地沟水,实在糟踏。程墨喜欢喝茶,自然觉得可惜。

  看他说得认真,霍书涵端起茶杯,以袖掩嘴,轻啜口。嗯,有点甘,茶香充斥整个口腔,确实跟刚才的茶不同。她又喝了口。

  程墨直看她,见她放下茶杯又再次端起,道:“好喝吧?”

  霍书涵再三回味,过会儿才道:“还行。”

  “不是还行,是很行。”程墨说着,修长的手指划过地上那些瓶瓶罐罐,道:“茶叶本身的甘香足矣,加上这些乱七糟的东西,只会破杯茶的香味,变得难以入口。”

  霍书涵再喝口,想了想,道:“谁教你这个的?”

 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,在茶叶里加各种配料,以多加为荣。直到百多年后,6羽统配料,茶之道才固定下来。但还是加,而且加很多,甚至加肉沫。但从来没有人提出喝清茶,只放茶叶味。

  偏偏茶叶本身的香味,又比加各种配料好喝。

  他怎么总能想些与众不同的呢?霍书涵妙目睇向程墨,看得程墨往后缩,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那眼神,像是要对他不利啊。

  霍书涵有把他的脑袋切开,看看里面有什么的念头。这念头闪而过,但程墨立刻意识到危机,马上做出反应。眼前这姑娘看着不动声色,却是个狠角色啊。

  “你的茶很好喝,可是我们也该谈谈正事了。听说兴业堂去找你?你打算怎么做?”霍书涵神色如常,淡淡道。

  两人已联手做富裕春,再掺和兴业堂就不好了。霍书涵得报方掌柜去程府,便坐不住了。方掌柜没被请进去,或者是因为程墨不在府里呢。这小子,常常出人意料,不得不提醒他点。

  程墨对霍书涵没有提前通知,每次叫旺财上门接人很是不满,要不然也不会借题挥。他慢慢把茶喝完,放下茶杯,道:“放心,程某有分寸。”

  “这样最好。”霍书涵道:“兴业堂是上官太仆名下产业,不过他从没出面。上官太仆好象对族人不大信任,反而把产业交给大管家打理。”

  据说还是因为族人惹了眼前这小子,让他颜面扫地,导致他对族人的态度不冷不热。霍书涵想着,对程墨搞事的才能不由高看眼。这人如此作,还能活到现在,实是奇迹。

  程墨哪里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,道:“放心,我们是合作方。”

  所以,他不会出手救兴业堂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02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