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7章 话语权

第127章 话语权

  霍书涵副本来应该如此的样子,道:“你没忘就好。WんW.⒈.”

  你娘哎,这叫什么语气。程墨不爽了,道:“此事由程某主导。霍姑娘是外行,不用理会那么多。”

  你个外行,不用在这儿指手划脚,妄图指挥我这个内行。

  霍书涵似笑非笑睇了程墨眼,道:“五郎以后仰仗我的地方甚多,还须对我客气些。”

  又是这副似笑非笑的样子,明明是嘲笑,偏要装出副端庄样。程墨同样回以似笑非笑,道:“以后不知道,现今霍姑娘需要仰仗程某的地方甚多。”

  别的不说,官帽椅怎么选料,怎么制作,上多少次漆,都需要宜安居的匠人指导。富裕春没有宜安居派匠人过去,只能如兴业堂般的下场。

  以兴业堂官帽椅的质量,程墨要出手,京城再没有兴业堂的字号,哪里用得着霍书涵这么折腾,又是买官帽椅,又是派人找碴?何况花了这么大力气,兴业堂还苟延残喘呢,以它的背景,随时能翻身。

  可笑霍大姑娘还没看清事实,以为有个权倾朝野的爹,便可以顺风顺水。程墨不笑话她都不成。

  霍书涵没想到程墨知道她的身份,还如此强硬,定定看了他息,道:“五郎慎言。”

  别以为官帽椅的图纸是你画出来的,你便可以在我面前摆谱。

  程墨毫不客气瞪回去,两人僵持不下。

  青萝掉了几滴泪,洗了脸,想到自己跑了,丢下姑娘面对那混小子,实是不放心,于是又回来侍候。进门便见两人斗鸡眼似地互瞪,当即急了,做茶壶状拦在程墨面前,板着脸道:“你这个登徒子,想干什么?”

  程墨摸摸鼻子,笑了,道:“青萝姑娘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。我怎么成登徒子了?传出去,谁还敢嫁我?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就是登徒子!”这人太可恶了,气跑她,然后这么肆忌惮调/戏她家姑娘,这人就该拖出去腰斩弃于市,不,腰斩弃于市还不解恨,应该……

  青萝姑娘还在想应该如何,霍书涵话了:“放肆。”

  语气平平淡淡,自有股威严。

  她很少对青萝这么严厉,青萝浑身颤,应了声:“诺。”退到侧后方该她呆的地方。

  程墨赞道:“好个忠心护主的丫鬟,看来你调教得不错。”

  他再次有请霍书涵到他府上帮他调教下人婢女的冲动,不过不用提,也知这样的要求霍大姑娘不会答应。

  青萝脑袋低垂,听到程墨这话,微抬眼睑瞟了他眼,突然觉得,这混小子好象也没那么可恶了。

  霍书涵微微笑,道:“你我两家,各持五成股份,若没有个主导的人怕是不行。不如,有什么事,由我说了算。”

  好直接,够强大。

  两人合股,五五分成,霍书涵除了支付切费用之外,还有强大的背景,必要时可以摆平切外力。而程墨只出官帽椅的图纸,制作方法,培训匠人。总体来说,还是程墨赚了。

  当然,以程墨向在商场的强势,肯定会要求控股,于是提出五五分成、切以自己为主导。霍书涵答应了。

  现在,作坊在建设,眼看下月可以使用,第批木料也已购下,待作坊建好便进场,这时候她提出要话语权了。难道说,权力欲也有遗传?

  程墨道:“我们的契书可不是这么写的。”

  当时,程墨授意华掌柜把这条写在契书上,程掌柜严辞拒绝,双方争执了两天。最后还是程墨不耐烦了,说不接受这点,不合作也罢。程掌柜请示后才同意。看来,她是有预谋啊。

  果然,霍书涵道:“这个容易,改下就行。”

  改了,就得重写份,拿去京兆府重新盖印。这种事对别人来说绝无可能,对她不过是派个人跑趟而已。

  程墨笑了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。”

  没有诚信,没有约束,何来合作?

  霍书涵眉尖微扬,道:“哦?”

  程墨不说话,只是看她。

  他漂亮的桃花眼锐利得让人不敢逼视。霍书涵没来由地觉得心慌,觉得没有底气,然后,神使神差道:“说笑而已。”

  话出口,她臊得脸都红了。哪里是说笑啊,她自小习惯了切尽在掌握,哪里能俯听从别人号令?霍书涵不免埋怨自己。这也是十六年来,她第次有自怨的情绪。

  穿越到这个空间,成为个小小羽林郎,程墨尽量收敛自己的气场,可这时却不想控制,任由上位者的威压磅礴而出。

  霍书涵难免心慌,不自觉受他压制。

  “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。”程墨淡淡道。

  霍书涵正为自己居然会在他面前心慌而自怨,哪有听清他说什么?

  程墨见她脸红红的,无话可说,以为她出尔反尔,不好意思了。对方到底是姑娘家,他还是很大度的,于是放缓语气道:“虽是由我主导,但你有什么想法,也可以跟我沟通嘛。”

  次奥,谁要跟你沟通啊,我要的是全盘掌控。霍书涵腹诽,可事到如今,难道能再反悔?那她真的没脸见人了。

  程墨离开半天,霍书涵还不停反省为什么会在他面前失态。

  从别院离开,程墨去了趟富裕春的作坊。工头见他来了,点头哈腰迎上来,指着砌了半的墙,道:“再过几天就能上梁了,然后盖瓦,下个月估计可以完工。”

  眼前这个俊美少年可是东家,得罪不得,工头陪笑脸。

  程墨示意他忙自己的去,不用管他,随意找几个泥瓦匠说话,再看看墙砌得还算结实,没说什么就走了。

  工头直偷窥他,见他打马走了,忙问泥瓦匠:“他来做什么?”

  泥瓦匠脸懵懂。他见程墨长相俊美,衣着华贵,看就是家里做大官的。这样个纨绔问他话,他受宠若惊,除了小心回话,哪敢多问句?

  “大家伙加紧干活。”工头吆喝声,工地上立马热火朝天干了起来。付钱的都是大爷,可千万不能让程五郎觉得他们窝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02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