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8章 拉下水

第128章 拉下水

  兴业堂的退货潮并没有就此停止。┡ ΔW%W. ⒈.像多诺骨牌样,越来越多的顾客觉得自己吃了亏,凭什么宜安居的官帽椅色泽鲜亮、光彩夺目,看便非凡品,他们手里的官帽椅却油漆斑驳,做工粗糙,就差塞灶膛当烧火棍?

  车车的官帽椅把东市北面的多条通道堵塞了,附近的商贾叫苦不达,只能自认倒霉,谁叫他们在这片呢。

  方掌柜不停地劝说、恳求、哀求,可是顾客们坚持要退货,要拿回属于他们的银子。

  那些官帽椅来回搬运,已经磕碰得不成样子,不能二次销售了。哪怕为兴业堂的名声考虑,强咽下这口气,他也不敢作主收下这些官帽椅啊。

  就在他绝望致极,头以肉眼可见的度灰白时,大管家派人叫他过去。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大管家告诉他,阿郎要见他。

  大管家嘴里的阿郎是谁,不言而喻。

  方掌柜被带到间房间,他头低垂到胸前,跽坐的两条腿像筛糠似地抖个不停,心就要跳出胸腔了,呼吸也不顺畅。就在他紧张得快晕过去时,上头个如天神般的声音道:“带些人去,谁敢退货,律打出去;谁敢乱传谣言,自有人处理。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他感动哭了,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去吧,好好干。”上头如天神般的声音道。

  他被拖下去时,还觉得自己像做梦,阳光洒在身上,依然不真实。

  大管家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阿郎的话可听真了?好好干,不用怕,出什么乱子自有阿郎力担承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方掌柜如做梦般迈着虚浮的步伐走了。

  大管家再次回到书房,侧身请示:“阿郎,要不要派人跟着他?”

  看他副没睡醒的样子,会不会误事啊?

  上官桀摇了摇头,道:“不用。”

  待大管家退下,他自嘲地笑了起来。亏他以为商贾是小事,却没想到霍光为了整他,不择手段到如此地步,连断他财路的事都做啊,真亏他放得下身段。不就是争斗么,他怕过谁来?

  上官桀叫过个幕僚,吩咐道:“由你全权负责,务必使兴业堂的生意蒸蒸日上。”

  不是想断他财路吗?且看霍光如何如愿。他奉陪到底!

  那幕僚有点不愿意,可老大吩咐,不敢不从,拱手道:“太仆放心,某定让宜安居名声扫地。”

  出谋划策神马的,他最在行了。

  宜安居倒闭,兴业堂便能独霸市场了,要买官帽椅,只能去兴业堂啊,顾客没得选择。程墨不是让上官桀颜面尽失吗?他借机让程墨变成穷光蛋,也算为上官桀出口气了。这手箭双雕,以后不受重用都难。

  想到这里,幕僚得意。

  上官桀点点头,挥手让幕僚退下,心对霍光恨意不熄。他费尽心机把孙女送进宫当皇后,为的是上官氏族成为当朝第世家。他直以为霍光想把幼女送进宫,抢夺皇后之位,没想到霍光是要把他灭了,以皇后外祖父的身份执掌朝政。

  其实他想多了,就算没有皇后外祖父这层身份,霍光也是权倾朝野第人。他对霍光早有偏见,心想和霍光争权,又事事为霍光所压制,对霍光积怨已深,因而点小事便让他大动肝火。

  方掌柜回到兴业堂依然恍惚,直到幕僚随后赶来,代替他号施令。

  兴业堂的伙计突然凶性大,不仅把送回来的官帽椅砸得粉碎,还打伤了顾客。消息当天下午便送到程墨手里。

  程墨很意外。他估计上官桀或许会出手,但不确定。毕竟上官桀志在朝堂,名下产业极多,像兴业堂这样规模的便有十几处。而且,在这之前,兴业堂对自家东家,可是讳莫如深的。没想到他竟以如此强势的手段登场亮相。

  “退货的人是真的主顾。”华掌柜也觉不可思议,怎么能对主顾下毒手呢,以后生意还要不要做了。

  “那是自然。”程墨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他。刚开始闹着要退货的确实是霍书涵的人,这些却绝对不是。霍书涵再怎么着,也不会买下几百张劣质官帽椅。她脑袋又没有被驴踢了。

  华掌柜请示:“东家,接下来我们怎么做?”

  要痛打落水狗吗?

  程墨笑了,拇指指腹摩挲茶杯边沿,这是他最近新养成的习惯,道:“不用。上官太仆会把自己玩死的。”

  霍书涵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估计明天,最迟后天,便有人弹劾上官桀纵容家奴欺压良善了。

  华掌柜忱惜道:“其实我们可以放放风声……”

  敢打官帽椅的主意,就不该跟他们客气。华掌柜直对兴业堂不打招呼便制作官帽椅予以销售的行为无法释怀,那都是银子啊。

  程墨笑微微道:“程掌柜会代劳的,我们看戏就好。”

  话没说完,狗子来报,宜安居的伙计来了。

  宜安居的事务向由华掌柜向程墨禀报,伙计突然过来,肯定有急事,程墨让他进来。

  伙计大概二十三四岁,满脸焦灼,道:“东家、掌柜,坏了!有五六人抬了官帽椅要求退货,说我们的官帽椅质量不行。”

  “什么?”华掌柜当场就跳起来了,叫道:“怎么可能?!”

  太让人震惊了,哪怕说太阳从西边出来,他都能信;说官帽椅质量有问题,打死他都不信。

  程墨拇指轻轻在茶杯杯沿摩挲,微笑道:“真是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  “东家!”华掌柜快哭了,这不是有趣的时候啊。

  “走,我们看看去。”程墨起身,和华掌柜去了西市。

  宜安居门前几辆独轮车,车上放几张官帽椅,几个身着绸衫的男子声振屋瓦,道:“宜安居讹钱啦,花两百两买的官帽椅,用了不到半个月,就成这个样子。”

  程墨远远听到,笑了,这不是前几天霍书涵的人到兴业堂闹事的腔调吗?

  大概谁也没想到宜安居会遭人退货,无论是来逛西市的,还是附近店铺的伙计,都跑出来看热闹,路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程墨和华掌柜费了好大劲,才挤进去。

  那几人看到他,叫嚣得更来劲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02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