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29章 悔之

第129章 悔之

  程墨不用看第二眼,就明白这些人是从兴业堂过来的。  WΩW.ん⒈.无他,官帽奇做工粗糙,油漆斑驳。有这两个特点的,非兴业堂莫属,仅此家,别无分号。

  独轮车旁的壮汉使个眼色,五六人把程墨围住了。壮汉声音响亮道:“你就是宜安居的东家吧?你们家的官帽椅太坑人了,用没两天就坏啦,呶——”

  他指摊在上头的张,那儿扶手脱落,分外显眼。这些人做假做全套,这路张扬,是个人都看到了。

  程墨道:“你是耍猴戏的吧?还没进西市便听到你的声音。两百两的官帽椅也是你买得起的?瞧瞧你身上这套绸衫,在哪偷的,赶紧给人还回去,要不然被办个偷盗之罪就惨了。”

  程墨话音刚落,宜安居的伙计和看热闹的商贾伙计都大笑不已。明眼人谁没看出这些人是找碴?大家都猜,想必宜安居生意做太大,招人嫉妒,才有人上门讹诈。

  只是没想到程墨如此毒舌,句话把那壮汉说得面红耳赤。

  程墨点了几个伙计,道:“把这几人扭送官府,治他们个讹诈之罪。”

  以壮汉为的几人都摆出打架的架势,看热闹的人见,马上退后,让出块空地来。

  程墨笑道:“伙计们,操家伙上,给我往死里打,打死也不怕,有我呢。”

  “诺!”伙计们齐声答应,纷纷跑回店里操家伙。家具店,扁担棍子多的是。

  壮汉等几人脸色都变了,壮汉圆铃似的大眼瞪着程墨,道:“你不怕惹人命官司?”

  莫先生可不是这样说的,他说只管闹,他保他们没事。怎么到了程五郎这里,却是打死勿论了?这世道,怎么这么玄幻?

  莫先生便是上官桀指派的幕僚了。

  程墨笑容更深了,道:“怕啊。不过打死几个讹诈的小贼,却是没事。说不定官府还会颂扬程某伸张正义呢。”

  “谁……谁是小贼了。”壮汉越说声音越低,他不是小贼,身上的绸衫也不是偷的,是莫先生让他们穿上的,可他曾做过偷鸡摸狗的勾当,官府真要查,还真查个准。

  程墨是什么人?最会察言观色。要说他从壮汉把件绸衫穿得左右袖子边长边短看出这人向惯穿短褐,那么壮汉的表情便暴露了他的过往了。

  “给我往死里打!”他陡然翻脸,喝道。

  伙计们群拥而上,“啪啪”的棍棒击打肉声响起,壮汉心慌意乱之下,竟没下令抵抗。余下几人都被叮嘱唯壮汉之命是从,下子变成只挨打不还手的局面。

  然后,伙计们便把壮汉等人捆了起来。

  “审审他们。”程墨向华掌柜示意,在伙计抬来的官帽椅上坐了,接过刚泡好的清茶,喝上了。

  华掌柜看了眼围观群众,低声道:“要不,带他们入内询问?”

  “不用,就在这里问。”程墨道:“大声点问,让众位看官看过瘾。”

  不是就想制造宜安居的官帽椅质量有问题的传言吗?那正好,让这些看热闹的人帮着传传,把有人嫁祸宜安居的事传扬出去。

  华掌柜不蠢,跟随程墨也有段时间了,顿时明白程墨话里的意思。

  在西市闲逛采买的人都跑来看热闹了,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,有些店铺伙认还近水楼台,从铺内搬了梯子,以期登高望远,看得更清楚。

  “诸位看官请安静些儿,要不然,这几人说些什么,诸位看官可就听不清了。”华掌柜团团做个罗圈揖,朗声道。

  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,要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这儿聚集这么多人,却如此安静,简直是不闻人声,只有不断聚集过来的脚步声。偶有迟来的人要打听,刚开口,便有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吴朝人生性喜欢看热闹,传卦,这两点,今儿算是得到满足了。

  华掌柜向程墨行了礼,然后开始询问。

  壮汉看看排排的人墙,再看看悠闲喝茶的程墨,心里打鼓,莫先生说了,他们会没事的啊。莫先生,救命啊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华掌柜不可能动粗。他本身是个商贾,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因而,暗室审问和当众审问,对他来说并没有区别。

  问:“谁让你们来的?这些坏掉的官帽椅从哪里弄来?”

  答:“有人给我们人三两银子,让我们拉来的。”

  问:“谁?”

  答:“莫先生。”

  问:“莫先生是谁?”

  答:“不知道!”

  壮汉真的不知道,他不过是个有几分力气的闲汉,平时做些重活,没粗活做便偷鸡摸狗,因为嗓门大,常被同伴嫌弃。没想到今天早有人找他,让他挑几个同伴,拉几车官帽椅到宜安居闹事。

  起先他不敢来,但那人说,莫先生说了,保他们没事。既然没事,又有三两银子赚,他便答应了。三两银子啊,他年都没赚这么多。

  壮汉有几斤力气,可刚才被宜安居的伙计顿揍,揍怕了。再说,程墨那气场,是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么?他云淡风轻坐在那儿,壮汉已心慌得不行,总觉得这个俊美少年有百种办法折磨自己,与其死得苦不堪言,倒不如招了的好。反正他跟莫先生伙又没交情,不过是拿了人家两银子定金。想到还有二两银子拿不到,小命却要交代在这儿,壮汉怒而咒骂莫先生。

  同伴见他骂开了,纷纷大骂他,说上他的当。三两银子的工钱,他还要抽成的水呢,这个黑心贼。

  时间,几人粗言污语的对骂声四起。围观群众听得津津有味,当真是集粗话之大全,有很多他们听都没听过。

  “够了。”程墨淡淡道。

  对骂声嘎然而止,壮汉几人都眼睁睁看他,在程墨强大的气场威压下,连哀求都不敢。

  华掌柜上前请示:“东家,要如何处置他们?”

  当众审问,不过是借看热闹的人群之口洗涮宜安居质量有问题之冤,程墨还真没打算从壮汉嘴里套出幕后之人。要是上官桀这么容易被这些下等人出卖,他就不是武帝托孤大臣,当朝第二人了。

  至于那个什么莫先生,他会查清楚的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02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