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31章 决心

第131章 决心

  “谁搞鬼?”莫先生反问,显然不信。  WΩW.ん⒈.

  方掌柜长叹声,要说眼前这人不是白痴,他真心不信。

  老黄催着要银子,莫先生又只会脾气,解决不了问题。方掌柜陷于水深火热之,走投无路之际,只好再次去求程墨。

  在他看来,生意场上,没有谈不拢的事,哪怕程墨知道壮汉几人上门闹事。何况,程墨未必知道。这件事,他认为莫先生做得很隐秘。

  这次,他依然连程府都进不去。狗子像赶苍蝇似地赶他,他好话说了大车,总算得了确信,程墨确实不在府,进宫当差去了。

  秋节三天休沐已过,皇帝早朝,百官上衙办公。

  程墨已在廊下候了半天了。看看近午,昭帝下朝,百官鱼贯而出。上官桀当先迈过门槛,冷漠地瞟了程墨眼,像看空气,然后,袍袖拂,扬长而去。

  程墨摸了摸鼻子。

  紧随其后的武百官看程墨时,大多神色复杂。刘淘甫走到程墨跟前,小声道:“在陛下驾前回话,小心着点。”

  不用他嘱咐,程墨也很小心。不过他既然特地过来嘱咐,自然不会没有缘由。程墨也小声道:“可是有人弹劾?”

  秋节前,送礼的人长达三十丈,光是这条,足够了。不用霍光安排,御史大夫职责所在,就能弹劾他持宠而骄收受贿赂。虽然他实际没收,可御史大夫依然会照参不误。因为弹劾他人,总好过弹劾给他送礼的满朝武。那样,就把同侪都得罪光了。

  能混到御史大夫这个位置的人,不能没有这点算计。再说,昭帝宅出新境界,不知多少人想博他欢心而办不到,现在独独青眼于他,不招人嫉才怪。这些人,也会参他,可以边送礼,边参他,两边不误。

  果然,刘淘甫表情沉重,点了点头,道:“朝半人弹劾你不安于室。好在你没有收受贿赂,不然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  这么说,霍光和上官桀最少有人示意手下行动了,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。他这两天惹上上官桀,上官桀的可能性多些。不过,霍光也不能排除。

  程墨看刘淘甫神色疲惫,估计为自己与众同侪辩论,累得够呛。他第次心生愧意,道:“大人爱护之心,小子铭记在心。”

  这是他第二次以已之力,对抗当朝两大巨头了,而且还是公然在朝堂之上。

  刘淘甫微微点头,道:“陛下承诺以后不会让你成天在宣室殿伴驾,霍大将军才压下此事。不过,上官太仆却力主把你清除出羽林卫。老夫自是不肯,为此……”

  为此和上官桀吵起来。他倒不是怕了上官桀,只是他拳脚功夫了得,口才却不擅长,输了,憋屈得不行。

  听到这里,程墨大致明白早朝生了什么,向刘淘甫抱拳行了礼,道:“小子以后会小心,不惹麻烦。”

  “惹麻烦倒不至于。只是陛下想必会伤心,你等会儿多安慰他几句。”刘淘甫拍拍程墨的肩,大踏步走了。

  身为皇帝,却没有半点自由,和谁呆在起,和谁说话,都要受到大臣约束。可想而知,昭帝有多压抑郁闷了。

  过了会儿,昭帝出来,脸色比往日更苍白几分,神色黯然,向程墨招手,道:“程卿,走吧。”

  圣驾到了寝宫,昭帝依然把内侍们遣出去,只留黄安人侍候。默坐良久,没有半句话。

  程墨劝道:“陛下闲来无事,不妨到处走走看看,虽是秋天,宫颇多景致。”

  春赏花秋赏雨,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景色。

  昭帝多聪明的个人,立即明白程墨的意思,道:“卿说得是,朕正想去外面走走呢,卿陪朕起去吧。”

  这次,他心甘情愿出门,不摆驾,不磨蹭,说走就走,点不含糊。

  黄安赶紧给他披上貂毛披风,让小内侍备了炉子,远远跟着。

  天气晴好。天分外高,分外蓝,阳光暖洋洋洒在身上。出了宣室殿,前面是宽阔的路面,昭帝让内侍站住,自己和程墨慢慢走着,待离内侍有段距离,才长叹声,道:“朕枉为皇帝……”

  句话没说完,泪水潸潸而下。

  程墨递过帕子,任由他默默流泪,过了好会儿,才道:“陛下该锻炼好龙体,让龙体强壮起来,再慢慢积聚自己的力量。”

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只有身体好了,才有精力安插亲信,排除异已,把权力夺回来。这些,在寝宫,程墨是不会说的。在这里,四周开阔,有没有人,目了然,不用担心有人偷听,倒可以畅所欲言。

  昭帝咬牙点头,道:“卿有所不知,今早群臣质疑朕,围攻朕……”

  句话没说话,泪水再次流下。他可是当今皇帝啊,这些人眼里怎能没有君王?

  程墨长叹声,道:“是臣大意了!”

  程墨千算万算,偏偏算漏了昭帝的承受能力。这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,正值爱面子的青春期,又是帝皇之尊,群臣要求严惩程墨,在昭帝看来,便如抽自己耳光样。再想到自己难得有个谈得来的朋友,群臣便步步紧逼,怎么接受得了?

  程墨这里自责,昭帝却以为他是为群臣弹劾的事烦心,忙道:“卿无须自责,若不是朕宣卿殿说话,卿哪里会被弹劾?”

  程墨知道他误会了,道:“臣不是为这个。陛下其实无须顾虑人言,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,但求无愧于心,何必受人拘束?”

  “正是。”程墨这么说,昭帝心情总算好了些,你们说你们的,我做我的,难道你们还能弑君不成?他暗暗拿定主意,道:“卿所言极是。”

  程墨直觉哪里不对,想要解释,昭帝已道:“卿无须多言,朕自有主张。”

  他下子有主见起来了。

  程墨见他不再抑郁寡欢,想今天的事,若能刺激得他奋图强,也是好事,便不再说。

  昭帝身体虚弱,慢慢走了会儿,也就累了,两人又说完了话,便回宣室殿。

  很快,霍光和上官桀分别得到消息,霍光沉默不语,上官桀面有怒色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27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