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32章 聪明

第132章 聪明

  程墨扛大戟站在宣室殿门外,笔直如雕像。宫门另一边,张清不停向他挤眉弄眼,他愣是没看到。

  张清微微叹了口气,亏得他为了调到程墨这儿,中秋节送刘淘甫一份大礼,拍了半天马屁。本来以为能得便说说话,最不济,有眼神交流,手势手流,时间也易过不是。

  “陛下赐——”一声尖细的嗓音传来,。

  张清望过去,宫门口走来一个内侍,手捧托盘,托盘上两个大碗。内侍不紧不慢走来,道:“陛下赏赐,程五郎谢恩。”

  程墨还在想,要怎么帮昭帝奋起。事到如今,昭帝不反抗是不行了。正想得入神,被这一声惊醒。

  托盘里,是一品熬兔肉、一品烤鸡,烤鸡色作金黄,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。

  此时刚好正午,天还没亮吃的早饭早就消化光了,本该吃午饭,不过羽林郎同样一日两餐,因而中午没得吃。但皇帝一日四餐,中午可以吃。

  昭帝实在细心,体谅程墨饿了,因而送了两品肉来。

  程墨放下大戟谢恩接了。

  可内侍却道:“陛下口谕,程五郎进殿谢恩。”

  程墨若有所思看了内侍一眼,把托盘交给张清,道:“你要饿了先吃。”随内侍进宣室殿了。

  香气一阵阵往鼻孔里送,张清咽了两口口水,最终还是决定等程墨谢恩出来再一块吃。不就是谢恩么,肯定很快的。

  事实证明,他想错了,程墨这一进去,半个时辰没出来。

  宣室殿里,昭帝正在用膳,见程墨进来,殿颜一笑,道:“朕赏卿的两品肉不合卿口味吧?那朕再赏赐卿两味,卿想吃什么?”

  御案上,摆满了吃食,一眼扫过去,淋漓满目,有精肉、肉脯、烤肉、鱼干、涮肉、生肉、熬肉,每样两品,很多肉程墨一时没认出来。

  昭帝见程墨只是看着御案没说话,再次发话道:“来人,别摆几案,把这两样赐予程卿。”指了两样菜品。

  程墨要是看不出昭帝借机宣他进来吃饭说话,就是傻子了。他谢恩坐下,两人吃了饭,说了闲话,直到黄安提醒道:“陛下,时候不早,您该午寝了。”

  您老早朝可是承诺过,不宣程五郎进来的,找这么一个借口,一起吃吃饭也就算了,怎么还没完没了呢。

  “哦。”昭帝点头,道:“卿且下去吧。”

  程墨谢恩而出。

  宫门口,等得快哭了的张清,在美食的引诱下,先是尝了一口,接着再尝一口,三尝四尝,把一只烤鸡吃了半只,最后想想,反正吃这么多了,不如都吃了。一只鸡吃完,在舔手指,程墨回来了。

  “还有一碗。”张清挺不好意思。

  这就是昭帝看在我面子上,赏赐你的。程墨忍着笑,道:“你吃啦?”

  张清怪不好意思的,点头,添上一句:“熬兔也挺好吃的。”

  程墨笑道:“我吃了。你吃饱没有?要是没吃饱,接着吃。”

  “啊?”张清傻眼,接着怒了:“我傻傻端着托盘在这里等你半天,敢情你是进去吃饭啊?”

  想想自己等他回来一起吃,忍馋忍得受不了,才偷吃,就觉得委屈得不得了。

  “你不站这儿,想站哪儿?”程墨笑道。

  轮值当差,可不就是站在这儿么?张清语塞,道:“我不管,总之交了差使,你请大家伙去醉仙楼喝酒。”

  “今天不行。”程墨道:“我有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是宜安居的事吗?不是说闹事的人被胖揍一顿吗?”张清想法简单,觉得不过是几个闲汉想讹诈几个钱,打得他们怕了,不敢再来闹事就行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程墨没多说,道:“明天吧,明天交了差使,我们去醉仙楼。”

  想想明天要去醉仙楼,张清心情好了不少。倒不是说去醉仙楼就怎样,之所以心情好,是因为程墨肯同去。最近一段时间,程墨变身宅男,窝在府中陪美人,不常跟他们混在一起。

  张清突然福至心灵道:“你不是约了美人吧?”

  厉害了我的哥。程墨诧异看他一眼,这也被他看出,难道自己脸上藏不住事?他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“我想的怎样?”张清瞪圆了眼,这就是猜对了啊。

  两人说着话,刚才的内侍又来了,这次昭帝赐给程墨一条革质腰带,上有金带扣,再次让程墨进去谢恩。

  这一进去,又是半个时辰。

  出来不一会儿,内侍又来了,昭帝再次赏赐。这次是一件袍,色作紫色,不知是否含有寓意。

  程墨再次进殿谢恩。

  眼看到了换班的时辰,程墨还没出来,张清不禁笑了。这也太得宠了,照这么看,哪天皇帝亲政,五哥肯定是当朝第一人。

  霍光和上官桀分别得到消息。第一次,霍光没往心里去。第二次,霍光有些意外,他没想到小皇帝这么聪明。第三次,他想了想,早朝上,昭帝气得小脸通红的样子在脑海里过了一遍,他决定付之一笑,暂时不予理会。

  不宜逼迫皇帝太甚,总有法子让程五郎那小子断了念想。

  霍光有这种自信。

  上官桀的反应就要强烈得多了。他组织人全面打击、弹劾程墨恃宠而骄、收受贿赂,最后却在刘淘甫的举证下败北。要不是皇帝年轻,一看群情汹涌,先软了,今天他就一败涂地啦。

  可皇帝明明在群臣面前承诺,以后不宣程五郎入内说话下棋,话刚说完,便变着花样宣程五郎进殿。这是耍小聪明玩弄群臣于股掌之间吗?

  “派死士,寻机刺杀程五郎。”上官桀咬牙道。

  去兴业堂闹事的人的出处查不出来,可用脚趾头想,也能猜到一定是程墨。不就是抢了宜安居的生意么?哼,老夫名下的产业,抢了就抢的,你还能怎样?敢让人闹事,老夫办了你。

  上官桀恨恨地想。至于莫先生栽赃嫁祸宜安居,自然被他无视了。

  亲信领命,吩咐下去。他手下养了一批死士,等闲不会在人前现身。用死士对付程墨,足见对程墨重视。

  此时,程墨交了差使,出了宫门,跨上踏雪,扬鞭驰上御街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35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