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36章 刺客

第136章 刺客

  程墨进去,酒已斟好,菜还在不停端上来。照张清的话说,是:“五哥请客,不用给他省银子。”

  “五哥,这边坐。”张清扬手招呼,身子往旁边挪了挪,让出半边茶几。

  他跟程墨一见如故,有了宜安居的股份后,两人更是休戚相关,因而比别的兄弟更亲近些。这些天程墨忙得很,两人一起喝酒玩乐的时间少了很多,他颇感落寞。

  程墨走过去,在他身边坐下。

  秋天天黑得早,还未到酉时,天色却已昏暗。外面起了风,醉仙楼门前两棵亭亭如盖的大树,树叶随风乱舞。

  这间房的窗,刚好对着其中一棵树。枝叶乱舞中,程墨恍惚看到一个人影。他全身寒毛直竖,整个人都僵了。

  那是杀气!

  小二点灯进来,一室明亮温暖,众兄弟谈笑依旧。

  程墨细看,人影却不见了,不知是身着黑色夜行衣,天色昏暗看不清,还是隐在某枝枝干后面。

  “小二,这间房太小了。我们可是叫了松竹馆的姑娘,带乐师舞伎过来。你这么小一间房,舞伎们哪里腾挪得开?”程墨大声道。

  众兄弟本来说说笑笑,突然听程墨这么大声,响亮得能传到街上,不由都怔了一下,齐齐闭嘴转头看他。张清小声道:“五哥,怎么了?”

  客人请青/楼的姑娘过来陪酒是常事,至于带乐师、舞伎,那更寻常得紧。程墨等人是醉仙楼的常客,小二也清楚他们都是纨绔子弟,对程墨的话并没有起疑,立即重新为他们安排房间。

  程墨挑了一间面对后街的房间。

  众兄弟一个个莫名其妙,但还是跟过去。张清问了好几声,程墨都没理。直到移到新房间,程墨才低声道:“把侍卫叫进来,跟他们换衣服。我们赶紧从后窗回去。”

  “怎么了五哥?”张清神情开始郑重起来。

  “五郎,发生什么事?”这是武空。

  “真叫了松竹馆的姑娘?唉,自从顾姑娘被你拐跑后,松竹馆的姑娘是一日不如一日了。”这是祝三哥。

  其他兄弟也七嘴八舌问开了,实在不明白程墨这是怎么了。

  程墨把树上有刺客的事说了,道:“小心没大错,叫几个身手好的侍卫替换我们,我们先回去。让他们小心点。”

  既已有了防备,想来树上的刺客无法得手,侍卫身手极好,本就有保护他们的职责。

  十几人匆匆换了衣裳,一个个跳窗而出,溜到后院,解开缰绳,翻身上马,飞奔而去。程墨等人速度极快,加上天色昏暗,本就看不清楚。此时也有一些客人结帐出门,小厮仆从跟着,醉仙楼门口热闹得很。树上的黑衣人并没有发觉程墨等人走了,还以为他只是换了房间。换房间又如何,终归得出这道门,他在门口守着就是。

  程墨等人一气儿飞奔回程府,程墨才让黑子传话让醉仙楼的侍卫回来。

  武空紧张得不得了,道:“五郎,你又招惹谁了?”

  这是第二次被人追杀了吧?再这样下去,可怎么得了!

  张清抢过翠花端上来的热茶,一口喝了,烫得直叫唤,还不忘道:“刺激,真刺激!”

  上次程墨被章家追杀,他没有适逢其会,遗憾了两天,今天可算过足了瘾,就是没能看看刺客长什么样子,身手如何。

  他对另一个盛夏团成员道:“不如,我们去瞧瞧,要是侍卫们不敌,我们也好帮手。”

  “十二郎!”武空这里着急上火,见他还嫌事儿不够大,不由一声断喝,道:“还有完没完了?”

  好不容易摆平章家,又来一个不知名的仇家,这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。

  张清见武空生气,伸伸舌头,不敢再说,坐回椅子上,喝茶吃点心。

  程墨道:“四哥不必担心,且看情况如何,或者是我太过小心也未可知。”

  祝三哥还以为有美人陪伴,有歌舞可欣赏,没想却是狂奔逃命,心里老大不快,脸色也冷了,道:“可不是,你就是太小题大作了。”

  顾盼儿真是的,怎么会看上他?

  张清不高兴了,抢白祝三哥道:“要不是四哥机灵,我们借机逃脱,说不定此时已被杀死,一块儿到阎罗王那儿报告啦。”

  一听这话,众兄弟都觉有理,好几人向程墨道谢。

  程墨道:“自家兄弟,说这些做什么?”

  那杀气,让他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,不会错的。前世程墨曾几次遇险,好在带的保镖够多,最后还是有惊无险。可当时遇险时,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众兄弟在醉仙楼没有怎么吃喝,又喝了茶,此时已过了吃晚饭的时辰,未免肚饿。只是没有人有心思吃饭,匆匆垫了两块点心,便静等黑子回报。

  过了大半个时辰,黑子回来了。

  “如何?”武空抢上问道。

  程墨见黑子脸色苍白,气息不稳,更加笃定自己所料不差。

  黑子向武空行了一礼,再向程墨行礼,既是回武空的话,也是向程墨禀报,道:“阿郎,四郎君,果然是刺客。我们的人从醉仙楼下来时,两棵树上都有箭朝阿飞射去。”

  阿飞是侍卫,身高跟程墨差不多,换了程墨的衣裳。

  估计刺客是认衣裳不认人,见了穿着程墨衣裳的人,便射箭。

  “对方用什么弓弩?阿飞可有受伤?”程墨问。

  “谢阿郎关心,小的没事。”门口一个沙哑的声音道。一个身材欣长的青年走了进来,此人容长脸儿,长相也不俗,只是脸色苍白如纸。他跟程墨换衣裳时,已把程墨的铠甲穿在里头。幸好程墨从宫里出来,带着羽林郎的铠甲。

  对方射来的箭全中他的胸口,可为铠甲所阻,并没有深入肉里。只是受到的冲击力非同小可,此时胸口还隐隐作痛。

  程墨让他解衣,看他胸口皮肤一片绯红,却没有伤口,好言抚慰几句,让他先去歇息。

  刺客选择射箭,想来如果不是程墨警觉,众人坐在房间中饮酒说笑时,小命便没了。众兄弟想到这一点,只觉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,有的身子不禁抖了一下。

  “我们的人可有受伤?可有伤到路人?”程墨再问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818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