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37章 棋高一着

第137章 棋高一着

  黑子低头道:“回阿郎,刺客射了两箭,露出身形,被我们的人捉住了。只是在捉住时,便已自尽身亡。”

  既然知道有刺客,自然要做好防范,不仅避开刺杀,还力图捉拿刺客,才是正理。程墨在醉仙楼换了房间后,已经定下计划,集合十几人所带的侍卫,布下天罗地网,务求把刺客捉住。还特别交待,捉到人后,立即卸了这人的下巴,以防这人吞药自杀。

  人倒是捉住了,可是一被制住,马上咬碎含在口中的毒药。他们捆好了人,要去卸下巴,才发现人已经死了。

  为这事,黑子一路懊悔自责,要是听阿郎的话,一捉到人,先卸下巴,也不至于被他自尽呀。

  “小的无能,请阿郎责罚。”黑子道。

  还真把毒药藏在嘴里啊。程墨有些意外,前世上学时看的小说,没想到真实地发生。可人死了,线索也就断了。

  “算了,下去吧。”程墨道。这个时候责罚黑子于事无补。

  真有责客!而且他们这么多人,不知道要刺杀谁,盛夏团成员都紧张了,武空更是脸都绿了,声线不稳,道:“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

  这下惨了,以后他们连府门都不敢出啦。

  程墨苦笑道:“四哥不必担心,想必,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  刚才他细细想了,正是因为刺客的眼睛盯了他一眼,才让他寒毛直竖,感觉到杀气弥漫,心生警惕。

  一言既出,好几人松了口气。祝三哥道:“我想也是,我们这些人,只有五郎到处得罪人。你最近得罪谁了?”

  这么说,武空也想起来了,眼睛瞪得滚圆。

  上官太仆今天早朝被弹劾,以致昏迷,陛下急召太医上殿诊视。这事,他们清楚得很。难道说……

  事关重大,武空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
  程墨摸了摸鼻子,没说话。武空的表情他全看在眼里,那意思,他怎么会看不出?可是在没有证据之前,不能妄自猜测。他道:“我先安排人手送你们回去。”

  武空担忧地道:“此事没有查清楚,你还是请病假别去当差了。”

  去醉仙楼喝酒都能喝出刺客,要是进宫当差,天天走这条路,指不定哪天小命就没了。

  程墨哪里肯,道:“不用,在宫里没人敢动我。”

  “那是,”祝三哥此时放松下来,顿觉肚子饿,以为有美人歌舞陪酒,谁知却疲于奔命,肚子和精神双重不满足,让他怒气上升,冷笑道:“在宫里有陛下护着,谁敢动你?”

  这话,酸溜溜的。

  张清顿时不高兴了,道:“祝三哥,你这说的什么话?五哥进宫当差路上危险得紧,万一出了事,怎么办?”

  这人,良心真是大大的坏。

  祝三哥不知嘀咕了句什么,张清没听清,追问了两句,祝三哥却不肯再说了。

  他没听清,程墨耳朵灵,却听得清清的。他说的是: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活千年。他这么能惹祸,命长着呢。”

  程墨笑笑道:“祝三哥是老好人,要小心保养了。”

  可别应了好人不长命的话。

  祝三哥一怔,没想到程墨听清了,讪讪看了他一眼,道:“五郎耳朵倒灵。”

  程墨哈哈大笑。

  张清得知祝三哥说的什么后,暗暗决定以后少跟这人来往。这人太不是东西了。

  远离安仁坊的太仆府,书房里暖融融的,已烧上了炭。上官桀斜倚几案,脸色极不好看,道:“让他逃了?”

  这样都能让他逃了?这小子命倒真大。

  一个黑衣人低垂着头,道:“是。”

  人还死了。不过,两人都是死士,早就知道有这一天,倒没什么好伤心的。

  上官桀沉吟半晌,道:“他最近一定防范周密,过段时间再说吧。”

  就让程墨多活几天。

  黑衣人应了,道:“若是陛下得知此事,派羽林郎护卫他,怎么办?”

  以皇帝对这小子的宠信程度,倒不可不防。上官桀皱眉想了半天,道:“依你看呢?”

  黑衣人道:“此次程五郎能逃脱,不过是运气。此时他惊魂未定,一定防备松懈,不如趁夜摸进他府里,杀了他。”

  上官桀又想了半天,慢慢点头,道:“好,你去安排,多带些人。”

  程府就两进院子,人能有多少?

  他们赶到时,已是三更,正是人最睏乏,睡得最沉的时候。整座院子陷入黑暗之中,连一丝灯光也没有。黑衣人亲自带队,看了看黑沉沉的前院,低声道:“他一定宿在小妾房里。”

  程府的情况他们清楚得很,程墨可是夜夜宿在顾盼儿房中的。主持中馈的赵氏,还没有圆房呢。

  几个黑影绕到后院,跳进院墙,从左往右数到第三间房,冲杀进去。只见房门紧闭,罗帐低垂,房中却空无一人。

  领头的黑衣人大惊,急呼:“快退!”

  迟了!本来黑沉沉没有一丝灯光的程家大院,突然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,程墨站在东厢房廊下,笑吟吟道:“贵客来访,怎么不进屋待茶?”

  他话音刚落,箭如雨下,直奔黑衣人而去。

  “走!”领头的黑衣人大喝一声,冲天而起。

  没想到阴沟里翻船,今天中了程五郎这小子的计。

  几个黑衣人冲起的瞬间,箭也到了,如一张密密织成的箭网,把几个黑衣人包裹其中。黑衣人挥舞短剑,挡开箭雨,强行冲了出去。很快消失在夜空中。

  张清站在程墨身边,瞪大了眼,惊道:“这样都让他们逃了?”

  这些人,武艺到底有多强啊?

  黑子来报:“地上有几处血迹,应该是这些人落下的。”

  箭雨太多了,难免有挡不到位的地方。

  程墨点了点头,对张清道:“入内坐吧。”

  程墨安排人手,加上盛夏团成员原来带的侍卫,把他们送回府的同时,也把赵雨菲和顾盼儿送去张清家中暂住。然后,在府外布下天罗地网,静待来客。

  张清一定要留下,和他共进退。

  两人在房中坐下,张清脸色很不好看,道:“四哥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,要是这样,这日子可怎么过?

  程墨勾勾唇角,道:“放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781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