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38章 跋扈

第138章 跋扈

  刘淘甫今晚没有宿在值卫房里,而是回了家。他肩负保护昭帝的重任,多年来养成警醒的习惯,睡得正沉时,恍惚听到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,立即醒了,睁开眼睛,低喝:“谁?”

  门外婢女小声道:“阿郎,吉安侯府的四郎君求见。”

  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他问。

  “差一刻钟四更。”婢女回道。

  天还没亮哪,这个时候急吼吼找他,一定有急事。可是以吉安侯府的名义,显然又不是宫里的事,再说武空今天并不在宫里当差。刘淘甫想了想,还是起身了。

  武空脸色煞白,把程墨一夜两次遇刺的事说了。第二次他没亲历现场,可他派了六十名侍卫参与设伏,刺客刚跑,便有亲信侍卫飞奔回府向他禀报。果真到程府行刺!他再也坐不住了,连夜赶到卫尉府。好在刘淘甫宿在府中,要不然只能天亮再进宫禀报了。

  刘淘甫大惊,一下子站了起来,道:“五郎遭人行刺?性命可保下?”

  连续两次遇刺,想必小命不保了。想到程墨帮他解决女儿的终身大事,这份恩情,他还没还呢,不由黯然。

  武空道:“五郎命大,歹徒虽然凶残,却没能伤他分毫。”

  “啊?”刘淘甫猛然抬头,两眼放光,激动地道:“真的么?”得到确认后,连声道:“人没事就好!人没事就好!四郎放心,这件事,老夫明天一早定然奏明陛下,请陛下彻查。”

  武空要的就是这句话,道谢后离去。

  此时,程墨内着软甲,外穿羽林郎的铠甲,在几百侍卫护卫下,朝未央宫进发。长长的队伍引来无数目光。

  这个时辰,霍书涵刚起床,坐在铜镜前由婢女梳头。青萝进来禀报,她眼眸猛地瞪大,道:“什么?”

  京师之地,谁敢如此无法无天?

  青萝点了点头,想到那个俊俏可恶的程五郎差点死于非命,不知怎么的,就觉得心头沉重。他说话很可恶,可拿眼睛看着你的时候,还是很可爱的啊。特别是,他一双眼睛,漂亮得很呢。

  “姑娘,程五郎派人送了书信来。”另一个婢女进来禀报。

  来的是阿飞,从怀里取出程墨写在白锦上的亲笔信,双手递给青萝。

  霍书涵从青萝手里接过信,细细看了,再三询问程墨遇刺的细节。阿飞细细说了,她蹙眉不语,好一会儿才道:“告诉你家阿郎,此事,我应下了。”

  “谢霍姑娘。”阿飞郑重行礼,在婢女引领下退了出去。

  霍书涵又把手里的白锦再看一遍,眼前浮现程墨拽拽的样子,微微笑了。难得他肯低头求助,无论如何也要帮他,让他欠自己的人情。

  她一连串命令传下去,手下立即动了起来。

  阿飞赶去复命时,程墨已到御街。他一路故意张扬,故意走得很慢,故意引起路人注意,传播遇刺的消息。

  走在御街上,同样引人注目。威武如霍大将军,也没有他这么大的排场。几百个侍卫分列四队,团团把他簇拥在中间,整个队伍,占了大半条御街,导致很多上朝官员的车驾无法通行。

  起先大家很迷糊,以为是哪位大佬来了,一看没有打幡,再一打听,原来是最近深得皇帝宠信的程五郎。有些朝臣看在昭帝份上,或让车夫驾车避到一旁,或自己骑马避到一旁。那起子嫉妒程墨成为皇帝跟前红人的,让是让了,却破口大骂。

  程墨全当没听见,带着几百人,浩浩荡荡而去。

  到宫门口,先到候在那里的朝臣都吓了一跳,忙着打听这是哪位?有人更直接以为霍光来了,下车上前参见,走近了,才发现竟是程墨。

  霍光看到这一幕,脸色阴沉,没有说话。

  很快,时辰到,百官上朝。

  刘淘甫抢在同侪弹劾程墨嚣张跋扈之前,出列奏程墨遇刺,声泪俱下控诉有人心怀叵测,对羽林郎下手。接着又引申道:“行刺羽林郎,意欲何为?是不是对陛下有不轨之心?”

  昭帝听说程墨遇刺,吓得差点晕过去,连着问了几句:“程卿安否?”确定程墨没事后,才松了口气。让人赶去慰问,让程墨不用进宫当差,安心在家休养。

  霍光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,都说没事了,还让他在家休养,这也宠得太过了。

  这下子,那些嫉妒程墨得宠的人,也不敢再弹劾他了。没看昭帝急得眼睛都红了,恨不得立即捉拿刺客,五马分尸吗?

  捉拿刺客的事当场落实在廷尉沈定身上。

  守宫门的禁军一见程墨这副排场,也吓了一跳,赶忙道:“这些人不能进去。”

  程墨自然明白规矩,立即吩咐侍卫们回去。搞这么大阵仗,不过是为了把遇刺的事弄大,成为万众瞩目的中心。这样,刺客便不好再向他下手了。

  还没到宣室殿,小陆子已赶来,宣了昭帝口谕,道:“陛下担心得紧,要不是得上朝,只怕早就宣你进殿叙话了。”

  程墨点点头,道:“不妨事,刺客暂时不会再出现了。我还是去当差吧。”

  “我的祖宗!”小陆子赶紧拉住他,道:“陛下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你要不回家好生养着,陛下会剥了我的皮。”

  昭帝的好脾气只对程墨,对他们这些内侍,可没那么好说话。

  说话间,武空、张清等人也来了,听说昭帝让程墨回府,都帮着劝。

  程墨颇为无奈,他做好充足准备,想以自身为饵,引刺客再出现,把幕后之人引出来。要不然,这样日夜提防,岂不更麻烦?

  可是武空等人不容分说,一人把住他一只手臂,强拉了他就走。

  回到程府,程墨笑道:“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刺客第二次刺杀,就是在这里。我府里并不安全,还不如呆在宫里呢。”

  在宫里实施行刺,不管行刺谁,罪同谋反。再没有比宫里更安全的地方了。

  武空和张清对望一眼,总算明白程墨的意思,同时竖起大拇指。

  昭帝散朝后,立即派了一百名羽林郎过来保护程墨,把程府的房舍都征用了。同时,赏赐大量财物,为程墨压惊。

  满朝文臣都倒吸口气,道:“陛下对程五郎真是好得没话说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04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