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39章 人言可畏

第139章 人言可畏

  西市大门没开,门前已聚了不少人,三五成群说说笑笑。ΔW W.*⒈.人还在不断涌来。

  两个二十二、三岁的青年边说着什么,边往旁边挪,给涌来的人让位。突然,个青年吃惊地道:“真的么?竟然有人行刺宜安居的东家?不会吧?”

  大概太吃惊了,声音不免大了些,大门口倒有大半人听到了,齐唰唰全望向他。他意识到自己失态,脸红了红,讪讪笑了笑。

  靠近门边个老者接声道:“可不是,宜安居的东家被人行刺啦,老汉可是亲眼所见。我的天哎,刺客手里的剑足足有三尺长,剑气纵横,剑光晃得人眼睛睁不开。”

  三尺青锋么,可不是三尺长。

  老者声音洪亮,料又劲爆,不少人望过去的同时,脚步往他那里移动,更有人道:“老丈,您老真的在场么?”

  “可不是……”老者像说书似的,绘声绘色描述程墨遇刺的凶险,人们听得津津有味,并没有人注意到两个青年什么时候离开。

  西市大门开启,人群涌进,宜安居东家遇刺的消息也传遍西市每个角落。不少人到宜安居铺门前张望,见铺门如常开着,有的上前搭讪两句,问下程墨的病情;有的便转身离去。

  每当有人问起,宜安居的伙计便抹泪,把程墨遇刺的场景再现遍,说东家那么好的人,怎么有那起子黑心黑肝的坏蛋要行刺他呢?世上再没有比东家更好的人了。好在东家运气好,老天不忍心伤害他,才让他逃过劫。云云。

  东市也生相同幕,不过话语略有不同。青年话里话外,只说有人生意做不成,嫉妒宜安居生意越做越大,愤而对宜安居的东家下手。很快,有人便联想到前段时间兴业堂遭人退货,现在快倒闭了。

  市门开启不到柱香,遇刺事件已传成兴业堂的幕后东家派人行刺宜安居的东家,好在宜安居的东家是有大福气之人,刺客才没有得手。云云。

  宜安居东家遇刺事成为东、西两市最热门话题时,御史大夫曾尝的门客何东闲着没事,也在东市闲逛,没想到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。他在曾尝门下近年,没有寸功,听到这个消息,大喜,认为立功的机会到了。

  现在,上层圈子里,谁不知道兴业堂是上官桀的产业?上官桀为此被人弹劾,羞惭至极,当场吐血晕迷。

  何东匆匆赶回御史大夫府,等曾尝回府,马上把此事禀报。

  程墨遇刺,昭帝为此又是派羽林郎保护,又是赏赐大量财物安慰于他,满朝武无人不知。而上官桀因为兴业堂被弹劾羞惭吐血晕迷,却是昨天之事。

  两件事刚好碰在起,要说不相干,谁信?虽然沈定还在调查,但曾尝还是连夜写就奏折封。

  派了十几个死士,趁夜色掩映赶到程府实施暗杀,不仅没能杀了程墨,还有四人受伤,狼狈逃回。上官桀也是无语了。

  领头的黑衣人请罪道:“小的失职,不知从哪里冒出几百人……”

  他实在想不通,程府两进院子,下人奴仆能有多少人?怎么会冒出几百个身持强弩的高手?身手这么好的人,别说程墨,就是会昌伯也找不到几十个,何况下子冒出几百人?

  上官桀冷冷看他,良久,道:“自断左臂,交了差使,去守田庄吧。”

  这处罚不可谓不重。领头的黑衣人身子颤,低声应:“诺。”

  上官桀当殿迷晕,被送回府,请太医诊治,没有上朝。可曾尝再次弹劾他的折子,还是在散朝后递到他手里。

  过耳不忘的人不多,朝堂却有那么两个,偏生有人就是他的人。

  他只扫了眼,便叫过大管家,问:“外头怎么说?”

  御史大夫没有风闻奏事之权,凡事都得有证据,才能弹劾。上次弹劾他为兴业堂的东家,是因为老黄去太仆府门口闹事,围观者数百。那么现在呢?

  大管家眼看事情压不住,犹豫半晌,道:“那程五郎今早进宫当差,带几百侍卫,路耀武扬威,宣扬被刺之事。上朝武百官多有目睹……”

  可不能把外头那些极其不堪的话告诉阿郎,免得他气死过去。大管家想着,越愁眉苦脸起来。

  “他哪里来的几百名侍卫?”上官桀问。

  这些人,想必就是昨夜埋伏在程府周围,待他的死士到来时,瓮捉鳖的那些人了。想到这里,上官桀心暗恨,早知道这人如此狡猾,当初就该不择手段除去。

  想起程墨在未央宫前殿,当着散朝的同侪,追着他讨债的往事,上官桀双手握拳。以前是悔不当初,现在却恨之入骨。

  大管家苦着脸道:“老奴不知。老奴这就着人去查。”

  上官桀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快滚!”

  早干什么去了,这时候才去查!

  大管家吓坏了,还真连滚带爬滚出去,上赶着让人去查。

  昭帝连看三次奏折,问坐在下的霍光:“卿打算如何处置此事?”

  霍光沉默半晌,道:“请陛下示下。”

  你老人家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。昭帝今天乎寻常的强势,让霍光比往日更谨慎了。上官桀得罪他在先,两人是家族利益之争,程墨只不过让他略感不快,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利益牵扯。

  昭帝冷笑,道:“先帝将朕托于卿,如今有人对朕身边人下手,卿反而问朕?朕可还没有亲政!”

  最后句,昭帝已是声色俱厉。或者因为太气愤伤心,他不停咳嗽。

  连武帝都提及了,霍光不敢再试探,赶紧肃容道:“此事已着廷尉彻查。还请陛下稍安勿躁,待沈廷尉查证属实,必然严办。”

  到底还是要证据确凿才能定上官桀的罪。只是他也是武帝托孤大臣,这个分寸,倒不好拿捏了。

  昭帝道:“黄安,传朕口谕,申斥!”

  不管你有没有做过,既然曾尝说是你做的,那便是你做的。你敢对朕的好兄弟下手,朕还没有亲政,不能杀了你,让你没脸总可以吧?

  黄安应声而出。

  霍光愕然。看来,他得重新掂量程五郎这小子在昭帝心里的份量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10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