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0章 重聚

第140章 重聚

  顾盼儿扶着赵雨菲从车上下来,站在府门口,望着狗子那张谄笑的脸,恍若隔世。

  门口看不见一个羽林郎的踪影,他们隐在程府周围的府邸里,和在宫里当差一样,分三班,轮流当差。因和程墨是同僚,不用当差的,大多入内玩牌九,只有一个人除外。

  罗安觉得天底下,最不幸的人不是刚刚遇刺的程墨,而是他。居然会被派来保护程墨,这什么世道?

  他脸色铁青,站在程府对面院子的院墙里,刚好看到两女下车。

  赵雨菲也就罢了,顾盼儿却让他惊为天人。

  他以前当然是去过松竹馆的,只不过没能请得动顾盼儿相陪,因而并不知眼前的丽人就是名动京师的顾盼儿。眼看顾盼儿一步步走向台阶,他的脸也变得越来越难看。

  狗子像摇着尾巴的狗,跑上来行礼,陪着笑,道:“阿郎没事。”

  他不提程墨还好,一提程墨,赵雨菲眼眶立即红了,加快脚步入内。

  刚走到前院,便听得阵阵轰笑声,和掷骰子的声音。赵雨菲愕然,看向顾盼儿。

  这声音听着好熟悉。顾盼儿苦笑道:“想必他们玩乐呢。让他们在府里闲坐,可把他们闷坏了。”

  既然这样,她们倒不方便进去了。榆树在廊下侍候,见两位女主人来了,忙跑过来行礼,道:“可要请阿郎出来?”

  赵雨菲担了一夜心事,接到让她们回府的消息,恨不能长出翅膀,飞回来。她心心念念只是担心程墨的安危,想着好好的家,不知被刺客糟踏成什么样,没想到屋舍安好,只是多了一群陌生人。她不禁有些茫然。

  反而是顾盼儿能自恃,对榆树道:“待阿郎出来如厕,跟他说一声,我们回来了。”再扶了赵雨菲,道:“姐姐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既知程墨安好,她就放心了,且回房等待便是。别人还好,祝三哥色迷迷的样子,特别讨厌,她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了。

  又是一阵轰笑声传来,尤以张清的声音最是响亮,想是赢了钱。

  赵雨菲无奈道:“走吧。”

  现在她很想很想扑在程墨怀里痛哭。她又是失望,又是失落,脚步沉重和顾盼儿回后院。

  顾盼儿何曾不想如此?只不过她久在松竹馆,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罢了。两人慢慢走向后院。

  后院一切如常。两人却有恍如隔世之感。

  前院厅堂里,程墨恍惚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。他坐在角落里,从他所在的角度,只能看到一小片院子,那两道身影只一步,便走出他所在视线。可这已经足够。

  他借口解手,从位子上站了起来。张清作庄,正赌得高兴,并没注意到程墨离开,旁边的同僚倒是注意到了,并不在意。

  榆树在门口张望,今早他一进去,便被轰出来。里面人太多了,再多他们这些小厮,哪里还有站的地方?

  见程墨朝门口走来,榆树又是眨眼睛又是使眼色,就是生怕被哪位郎君看见,拉住自家阿郎不让他走。这些人真是坏透了,尤其是张十二郎君,最坏。

  “行了,小心眼睛眨瞎啦。”程墨淡淡说着,走了出来。

  榆树跟上,刚要禀报两位女主人回来了,程墨已加快脚步朝后院走去。

  顾盼儿刚劝了半句,听见熟悉的脚步声,回头望去。赵雨菲已先她一步扑了过去,紧紧搂住程墨的脖子,低声呜咽。

  昨晚让两女去安国公府暂避,两女都坚决不肯。程墨道:“那好,我们一起在屋里呆着,等刺客来了,让他们一剑一个,把我们杀死算了。我们不求同年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日死。”又拉着赵雨菲的手,深情款款道:“今生不能娶你,我们来生再拜堂。”

  赵雨菲当场哭晕过去,程墨把她抱上车,让顾盼儿好好照顾她,命侍卫们保护两人走。

  这么半天一夜不见他,可以想像赵雨菲深受折磨。程墨同样紧紧搂住了她,轻声道:“没事了!没事了!”

  要是满长安的勋贵公卿百姓,连皇帝都清楚刺客是上官桀所派,上官桀还敢再派刺客行刺,那他真的是太丧心病狂了。他并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。

  若是刺客再来,只能说自己猜测错误,幕后指使不是上官桀。当然,纵然刺客再来,程墨也做好万全准备。

  程府看似松懈,其实外松内紧。

  顾盼儿站在两人身后,俏脸带笑,两道清澈的泪水顺着俏脸流下。

  程墨松开环着赵雨菲纤腰的右臂,张开。她轻巧地扑了过去。三人紧紧抱在一起。

  “你们跟着我担惊受怕了。”程墨喃喃道。

  千万别让他查出是谁,要让他查出来,这个仇,非报不可。对他下手也就算了,居然杀到他家里,对他的女人下手!

  此仇不报,誓不为男人!

  “不,”赵雨菲泪水不停滑落,语气却坚定,道:“能跟了你,是我们的福气。”

  昨夜那样的情形,谁能想到刺客会二次行刺?就算想到,也顾不上她们,更不会担心她们受到惊吓,而坚持把她们送走。

  程墨能做到这样,已是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。

  顾盼儿也轻声道:“若不是五郎,妾身早就不在了。”

  刺客可是冲进她的闺房进行刺杀的,哪怕程墨没在里头,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。

  听着两女体贴的话语,程墨心情大好。发生这样的事,若是在现代,老婆一定会埋怨,女友一定会闹脾气。要说程墨不担心,那是不可能的。可两女如此体贴,还是大出他的意料。

  三人相拥半晌,才分开,在椅上坐了。说起昨夜的事,顾盼儿星星眼看程墨,道:“五郎神算,世所难敌。”

  想必刺客没想到一切尽在程墨算中,才会如此明目张胆吧。

  得自己女人如此夸奖,是个男人都很受落。那崇拜的眼神儿,看得人心神荡漾,程墨也不例外,顿觉身子轻了半边,哈哈笑道:“凑巧而已。”

  虽是凑巧,但能让刺客铩羽而归,实是了不起。

  赵雨非同样脸上带泪,唇边含笑,道:“刺客现身的消息传回去,安国公夫人一直夸你料事如神呢。”

  想起安国公夫人对程墨的夸奖,赵雨菲目中大放神采,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。自己的男人有本事,她也跟着沾光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17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