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1章 到处是人

第141章 到处是人

  三人只是说些家长里短,别来情由,却让担忧夜的心,渐渐安宁。Ω ┡  W W.⒈.

  两女重新梳洗了,左右依在程墨身边,直到日头西斜,房光线渐渐昏暗。

  张清做庄做得兴起,直到婢女点灯进来,才现程墨不见了。问起,同僚们都笑了,道:“五郎说要如厕,去两个时辰没回来。”

  又有人笑道:“不会掉茅坑了吧?快叫人去瞧瞧。”

  众人大笑。

  张清急了,踹了说这话的同僚脚,道:“你才掉茅坑。”喝道:“榆树,死哪去了?”

  榆树还在廊下侍候,听到叫他,忙跑进来,陪笑道:“十二郎君有什么吩咐?”

  对张清,他实在怯得很。

  张清巴掌拍在他脑袋上,道:“五郎呢?”

  五郎走了,这小五蛋也不来禀报声,真是可恶。张清想着,这巴掌力气便不小。他却不想,他赌得兴起,眼里只有骰子,哪有别的?要不然程墨离去,他何以不知?

  榆树苦笑,道:“两位女主人回来了,阿郎去后院。十二郎君请稍待,小的这就去请。”

  祝三哥冷哼声,道:“兄弟们在这里为他挡箭,他倒好,只顾自己安乐。”

  这大半天,什么花样都做了。虽说白昼宣淫也没什么,但想到是跟顾盼儿,祝三哥心里就直冒酸气。

  张清很不高兴,道:“原来祝三哥是专为挡箭而来。要是刺客来了,让祝三哥出去就行。想必他们来的人不会很多,有你个人就行了。”

  想奚落他的五哥,门儿都没有。张清眼角上挑,难掩得意。

  祝三哥听刺客来了,让他出去挡箭,火也大了。说什么为程墨挡箭,不过是指被派到这儿保护程墨。接到命令,他心里便不爽,大家都是兄弟,凭什么我得受圣命保护你?

  众人看祝三哥变了脸色,知道两人扛上了,忙上前拦住,道:“十二郎说话直来直去,祝三哥快别跟他计较。”又对榆树道:“还不快去请五郎过来?”

  又有人道:“酉时了吧?该吃饭啦。”

  到程府后,他们才现程家居然日三餐,午饭还很丰盛。卧槽,这么好的待遇,还吵什么啊,赶紧吃喝啊。

  武空直在旁边看着,这时道:“是该吃饭了。”

  他常来,程府的下人婢女都认识他,负责侍候茶水瓜果点心的婢女忙过来行礼,道:“四郎君稍待,奴婢这就去安排。”

  祝三哥更生气了,他连在程府的待遇,都比不上武空啊。可是同僚们明显站在程墨这边,帮着张清、武空说话,他再生气,也只好忍着。

  他气呼呼坐下,屋里也安静了。大家都银票收起,桌子上只剩骰子牌九、吃剩的点心,瓜果的皮核丢得到处都是。

  刚才大家赌得兴起,哟五喝六,喊得嗓子都哑了,又顾不上喝茶润嗓子,这会儿猛灌茶,猛吃瓜果。

  程墨来了,看地狼藉,也注意到祝三哥脸色不好看,先笑对他道:“输钱了?”再对张清道:“赢了多少?”

  张清道:“五哥怎么不声不响走了?”

  程墨哈哈笑了,道:“饭菜准备好了,先吃饭吧。”

  皇帝也真是的,声令下,百人开进来。可这百人,连同他们的小厮侍从,好几百人的日三餐,做为主家的程墨总得负责吧?还得好吃好喝供着。为此,他急从安国公府和吉安侯府调了十几个厨子,采购也多了三人。就这样,厨子们还忙不过来。

  吃饭自然也轮换着吃。他们不用当差,先吃,吃完换当差的来。

  看几案上丰盛的鱼、肉和酒,祝三哥心情总算好了点,我斗不过你,多吃点,吃穷你。

  武空看他咬牛肉咬得咬牙切齿,不禁暗暗摇头,张精说得没错,是该想办法让这个人退出盛夏团了。

  程墨举杯敬酒,有同僚道:“大家都是兄弟,就不要行这些虚礼了。”

  这是工作餐,可不是宴请。

  程墨也只做做样子,有人客气,便顺坡下驴,坐下吃饭了。

  这批吃完,全部撤下,重上新的,换下批进来吃。轮到罗安,看着面前的各品肉、鱼、青菜、汤,比靖海侯府更为丰盛,心里恨恨。这才几个月,程墨竟从个输到脱裤子的旁支,跃成为皇帝跟前的红人,富得流油的勋贵。这让他情何以堪?

  他化悲愤为力量,把几案上的鱼、肉,都吃光了,撑得胃快爆。

  夜色掩映,正是刺客行刺的好时机。程墨到处走走看看,时不时叮嘱同僚几句。牌九自然也是不打的了。上半夜不用轮值的同僚都去睡了,二更末起身,换了上半夜轮值的人,全神贯注防备刺客。

  程墨巡了圈,回到屋坐下,泡起了茶。

  茶香满室,赵雨菲和顾盼儿走了进来。赵雨菲轻声道:“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头啊?”

  府外看不出,府里却清楚,到处都是人,还都是程墨的兄弟、朋友、同僚。这些人,真不好当成防范刺客的禁军看待。

  程墨招手让两人过去坐了,道:“快了。你们不用担心,该怎样便怎样,切有呢。”

  顾盼儿叹道:“后院来了群臭男人,我们哪能安心?”

  她们自然是换房间睡的,只是,想到门外好多双眼睛盯着自己的闺房,哪里睡得着?

  要不是程墨料定刺客不会再出现,怎么会这么快把两人接来?见两人如此不自在,道:“既然这样,我们大被同眠好了。”

  赵雨菲又羞又急,瞪了他眼。

  顾盼儿脸颊也红了,低下头。

  “你们想多了,宿在起,他们防守也轻松些,你们在我身边,我也放心不是?”程墨正色道。

  两女这才明白,同时瞪了他眼,又相互对望眼,别过头去。不知想到什么,俱都唇边含笑,眉眼含春。

  程墨低头泡茶,并没注意到两女的神情。

  这晚,三人起歇了。府外的羽林郎严阵以待,府内的羽林郎神情警惕,可刺客并没有光临。

  眼看天色渐亮,羽林郎们都松了口气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35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