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3章 恩爱

第143章 恩爱

  旺财被问得怔,难道能说,差点见不到你了?细看,却见程墨站在灯下,神色自若,并没有甫历生死的惊慌,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,就像刺客从没出现过。┡ ┡W W.⒈.

  这人,确实有些不样,难怪自家姑娘待他也是不同。旺财第次收敛起倨傲,轻咳声,行礼道:“五郎。”

  他虽是奴仆,但霍大将军家的奴仆,岂可与般奴仆相提并论?何况是跟在霍书涵身边的人,更是与众不同。他向受人奉承,从没向人行过礼。

  程墨坦然受他的礼,道:“坐吧。”

  连个“请”字都没有。旺财撇了撇嘴,坐了,双手递上个锦囊,道:“我家姑娘命我送来的书信,请五郎过目。”

  按常理,这个时候应该打赏他。但于他来说,哪怕赏他吊钱,都是羞辱。因此程墨只道谢收下。

  霍书涵在信里说,没能查到刺客的出处,但在信末列了京纂养死士的勋贵公卿,上官桀排在名单第位。上面没有霍家,想来霍书涵不会自曝自家。

  “代我谢过你家姑娘。”程墨道。

  旺财道:“好,告辞。”

  他言行举止,也不像般奴仆。程墨暗暗惊奇,送他出府。转身入内,只觉眼前亮,个美貌佳人站在灯下,俏眼含春,唇边含笑,含情脉脉睇他。

  顾盼儿细心打扮过了,整个人如出尘的仙女,偏偏脸上却是春情荡漾的模样。程墨的心怦怦跳动,呼吸也急促了。

  “五郎!”声娇呼,让程墨眼眸沉沉。

  两人的身躯情不自禁贴在起的时候,不远处赵雨菲道:“盼儿,五郎回来了没有?哎呀……”

  却是赵雨菲转过拐角,现两人的样子,不由声惊呼,想要避开。

  程墨听到赵雨菲的声音,激情稍抑,轻搂顾盼儿的纤腰,道:“走吧,我们吃饭去。”走到赵雨菲身边,另只手牵了她的手,三人同入内。

  这顿饭,他犹如风卷残云,吃得飞快。顾盼儿只浅浅尝几口,也就放下筷子了。两人离开,只剩赵雨菲慢慢吃着。她吃完,叫过普祥,让他明天早派人去通知刘病已,放学后回家,又询问这些天的各项事务。

  接着,帐房也来了,苦着脸道:“几百人的花费,这钱,跟泼水似的倒出去。”

  赵雨菲细细看了帐,确认无误,已是二更天了。这几天担惊受怕又劳累,也就歇了。

  这晚,程墨自是和顾盼儿胡天胡地没个节制。他酐睡未醒,顾盼儿却不敢多睡,天色大亮便起来了。坐在床沿,看着床上沉沉睡去的俊朗面容,她忍不住亲了亲他的脸颊,又亲了亲他紧闭的双眼。

  程墨似有所觉,轻轻“唔”了声。

  顾盼儿俏皮地笑了,痴痴看他半晌,见他又沉沉睡去,给他掖了掖被角,起身着衣。

  赵雨菲站在院看婢女们清点器皿入库,见顾盼儿脸蛋儿红艳艳的,整个人容光焕,走在路上,如脚不点地,不由低下了头。

  “姐姐。”顾盼儿多伶俐的个人,如何察觉不出她的异样,还没走近,便露出笑脸,道:“这儿风大,快到那边坐坐。”

  赵雨菲心里闪过丝黯然,很快便想开,又得顾盼儿关切,也笑着迎向她,道: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  她不问还好,问,顾盼儿倒不好意思了。

  程墨觉睡到午后,醒来只觉怀里空空,伸了个懒腰,单手枕在脑后,眼望帐顶,不知想什么。

  “醒了?”顾盼儿娇滴滴比蜜还甜的声音传来:“妾侍候五郎洗漱,可好?”

  程墨翻身,只见顾盼儿不知什么时候来了,跽坐床边,隔着罗帐,眯着眼朝他笑。

  “过来。”程墨向她伸出手。

  顾盼儿红了脸,笑着摇头:“不呢。”

  这人太坏了,要是过去,只怕没到天黑脱不了身呢。

  程墨见了她的神情,想起昨晚的荒唐,也笑了。赖了好会儿床,终究起身。不起身不行啊,张清来了。

  交了差使,张清急吼吼赶来,进门便嚷嚷:“刺客没来吧?”

  倒象他很希望刺客来似的。

  程墨神清气爽踱过来,笑道:“让你失望啦。”

  旁边侍候的榆树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

  “笑什么笑。”张清脚踹去,榆树侧身避开。

  张清不理他,转头对程墨道:“五哥,可担心死我了。我还以为……嘻嘻。”

  他还以为过来时会看到尸体呢,要么是刺客的尸体,要么是程墨的,啊呸呸呸!

  程墨见他眼神真挚,不像说笑,奇道:“你以为刺客会来?”

  “嗯啊。陛下大张旗鼓派我们保护你,刺客定不敢出现,现在我们撤走了,他们不应该再来行刺吗?”张清兴奋地道。那是刺客啊,辈子也难得见次,他居然再错过,太对不起自己了。

  程墨无语看他,道:“你以为刺客闲着没事,天天刺杀玩儿?没看沈廷尉到处拿人吗?谁这么不开眼,非要往枪口上撞啊。”

  张清“嘻嘻”笑了两声,道:“那他们什么时候再来?”

  看把他期待的,程墨童心顿起,开玩笑道:“要不,我在府外写上,要行刺,到安国公府?”

  “咦,这主意不错。”张清欢呼。

  “不错你个头啊,不错。”程墨拍他脑袋,道:“赶紧忙正事去。”

  并不是说刺客不会再出现,而是目前不会出现,而假以时日,他定能查到是谁。

  太仆府,上官桀面色沉沉。羽林卫是撤走了,可沈定实在太嚣张了,到处拿人不说,还拿了他两个门客,这是要做什么?

  此时再行刺,无异于自曝身份,可就这样放过程墨,他又不甘心。

  这人,早该除去了。

  “阿郎,院里捡到封书筒。”大管家手持卷竹简,匆匆进来。

  打开竹简,只有两个大字:“是你”

  没有抬头,也没有落款。

  这两个字来得诡异,让大管家心惊。

  上官桀也心惊,道:“何人送来?”

  “个六七岁的乞儿扔进外院,说有人给他五个铜板,叫他扔进来的。”大管家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上官桀脸色更不好看,原来早被看穿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59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