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4章 如常

第144章 如常

  闹得沸沸扬扬的刺客事件,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。刺客再没有出现过,程墨的生活也恢复正常。

  他又进宫当差,不过多带几个侍卫,昭帝见到他,欢喜得站起来。

  “陛下,”程墨行礼参见,道:“一切安好?”

  不过一个月没见,倒好象几年不见。这些天,昭帝又多了一层心事,生怕哪天宫门开启,接到程墨遇刺的消息。如今程墨活蹦乱跳站在他面前,他真是高兴坏了,道:“快,摆棋盘,你我君臣下两局,让朕看看你棋艺可进步了没有。”

  下棋是他的爱好,唯有下棋才能表达他的喜悦之情。

  程墨暗暗叫苦,这一个月,他天天宅在家里,有美相伴,有友唱和,简直是花天酒地,哪里摸过棋盘了?

  “呃……陛下,你我很久不见,正该叙叙别来情谊。”程墨忙阻止,道:“不忙下棋。”

  昭帝一想,也是,于是吩咐上茶和点心,摆出一副长谈的样子。

  这些日子,他已经习惯喝清茶,这时让人摆上茶具,不免有卖弄的意思,笑道:“你尝尝朕泡的茶味道如何。”

  什么人才能尝到皇帝亲手泡的茶?黄安待要阻止,又想难得昭帝高兴,唉,不如随他吧。

  水沸烫杯,很是烫手,程墨生怕他烫着,不免露出关切的神情。昭帝眉眼上挑,故意把杯子洗了三遍,直烫得杯子热气腾腾,才笑道:“如何?”

  其实他的手指烫得发红,有点痛,只是为了卖弄,故作不在乎。

  这茶无论泡得如何,程墨都叫好,道:“陛下泡茶的功夫越发见长了。”

  昭帝像得了表扬的孩子,得意洋洋道:“那是,朕可是练了很久了。”

  两人喝了茶,昭帝不免说起沈定:“亏他身为廷尉,怎么连几个刺客都拿不到?尽捉些不相干的人。”

  第一次行刺自尽而亡的两个刺客,尸体早就送到廷尉署,交给沈定了。可是他查来查去,什么都查不出,岂不是无能?

  程墨不好说那些死士由勋贵公卿所纂养,只得道:“沈廷尉也有难处。”

  帝国这么大,所有的大案要案,都归他管,律法也由他制定,他不忙死就该庆幸了。那些死士都在隐秘的地方接受训练,让他上哪查去?何况一个月来,他尽职尽责,虽然没捉到刺客,却震慑了刺客的幕后主人。这就够了。

  程墨看得很清,并不指望沈定能查出幕后的指使者。当然,他不会放弃追查。只不过他会依靠自己的力量,而不是廷尉署的力量罢了。

  昭帝可不是这样想的。在他看来,程墨是他的好兄弟、好朋友,程墨遇刺,沈定却没能捉到真凶,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嘛。

  听程墨为沈定说话,他只觉得程墨人太好了,叹道:“你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  这是行刺啊,一个不慎,小命就没了,他却这么风淡风轻的。

  程墨不想再说这件事,笑问起他锻炼得怎么样了。

  昭帝站起来,走几步给他看,道:“脚步比以前有力气多了吧?”

  他身体太虚弱,不过锻炼一个月,体质虽小有改善,多强壮却说不上。程墨自然要鼓励,点头道:“可不是。陛下尽量少歇几次,走快一点。”

  以步行为锻炼,必须快走,若是像散步一样慢吞吞的,并不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。这些,是程墨前世从书上看到的。可惜他并没有多动多锻炼,才会心肌出现问题,一口气上不来,便穿到这儿。

  昭帝更高兴了,又道:“不行,走快太累了。”

  慢慢走就好,都是一样的。

  程墨还要再劝,黄安道:“五郎有所不知,陛下如今这样,已难能可贵了。”

  要不是亲政的信念支撑着他,他怎么肯动一下?

  程墨从寝殿出来时,刚好霍光要进去禀事,两人在廊下遇到。程墨上前行礼,霍光深深看他一眼,点了点头,并没说话,直接进殿了。

  往日散朝后都是由霍光过来给昭帝分析朝政,今天因为程墨休沐后第一当差,昭帝特地先宣他入内说话,让霍光在外头等。这一说,便是半个时辰。

  霍光再次感觉到危机逼近。若是昭帝亲政,只怕权倾朝野的不再是自己,而是眼前这小子了。

  程墨哪里知道他对自己忌惮,待他进殿,转身去了盛夏团成员歇息的西厢,一众兄弟已等在那里。

  见到他,众人都笑了,道:“以后可不能再偷懒了。”

  想起这些天,交了差使,便去找程墨喝酒的欢乐日子,有人忱惜地道:“要是五郎能一直休沐就好了。”

  这样,他们无论什么时候交了差使,都能过去。

  “可别。你们把我烦死了都。”程墨赶紧道:“以后别再去了,我们还是约好醉仙楼见吧。”

  张清道:“你们还不知道吧?自从有人行刺五郎的消息传出去,醉仙楼的生意便一落千丈,现在快经营不下去了。我想着,要不,我们盘下来,做为我们喝酒饮乐的所地。”

  “这主意不错。”一人马上附和,道:“别的客人都不接待,只有我们这边的人能去。”

  程墨也觉得不错,把醉仙楼弄成类似现代的俱乐部,只有纨绔子弟能去玩,可比上青/楼强多了。

  “这件事就交给十二郎好了。把醉仙楼盘下来,成立会员制,要入会,有令牌,才能进去玩。”程墨道。

  张清一听程墨支持,更来劲了,道:“那行,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。谁要入股,报名上来。”

  这些人都是纨绔,入股的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,很快便商量好了股份,交由张清全权办理。当然,由程墨做了总体规划,大体上是俱乐部的形式,只对会员开放。至于如何取得会员资格,那便须有身份有银子了。

  一群人说得热闹,刘淘甫差青山来唤。

  他一见程墨便笑骂道:“你小子进宫销假,不说先来见老夫,反而得老夫去请,你面子不小啊。”

  先觐见皇帝也就算了,居然去西厢跟一群同僚鬼混,不来他这儿,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程墨笑道:“大人公务繁忙,我哪敢打扰?”

  其实刘淘甫不来叫,他也要过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76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