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5章 心机

第145章 心机

  “你小子别的本事没见长进,就嘴上功夫见长。”刘淘甫笑骂道。话是这样说,还是让他坐了,道:“可见你平时行为嚣张不收敛,得罪人,才有人行刺你。以后收敛些,陛下那里能少去就少去,免得碍了某些人的眼。”

  这话,可谓肺腑之言。他其实挺希望程墨多陪在昭帝身边,只有和程墨在一起,昭帝才有少年人的样子。可遇上行刺这么大的事,为程墨安全计,他却不得不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程墨点头,道:“大人说得是。只是,连沈廷尉都查不出刺客的出处,可见刺客行踪隐秘啊。”

  并不是他收不收敛的问题好吧,。里头还有隐情,极有可能是利益之争,才让幕后之人出动这些死士。

  刘淘甫无语看程墨半天,道:“你小子就是太聪明了些。聪明招人厌,知道不?”

  朝中大佬谁不明白程墨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?只是没人这么直白说出来罢了。

  程墨哈哈笑道:“反正已经招人厌了,再厌又能厌到哪里去?”

  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感觉。

  刘淘甫听着他不知是洒脱还是自信的说辞,很是无奈,道:“你就不能安份些么?”

  当然不能。不招惹他也就算了,招惹了他,想这样算,那是万万不能了。这件事,已不能善了。

  从刘淘甫那里出来,已过午时一刻。转到西厢,见几案上放了点心,几个盛夏团成员围坐喝茶吃点心。一人见他进来,招手道:“五郎快来。”

  在程府混了一个月,大家已经习惯一日三餐了,到午不食,饿得难受。

  一人给他倒了杯清茶,把点心匣子往他面前推了推,道:“快吃。”

  门外有人探头进来,道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  盛夏团成员齐唰唰望去,见罗安一脸诧异看他们。准确地说,他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定在堆得满满的点心上。

  在程府那几天,他也是一日三餐的。之后想在靖海侯府推行一日三餐制,被他爹靖海侯好一通训,痛心疾首骂他败家子,差点让他跪祠堂。

  他刚才路过西厢,听到一个“吃”字,眼睛立马亮了。

  可不要说纨绔不愁吃。若是平时,呼朋唤友上酒楼、勾/栏/妓/院,吃算什么?现在当差呢,没得吃,就要饿到半晌午了。

  众人看清是他,转头去看程墨。两人的过节,大家都清楚。

  程墨当他是透明的,也当没看见众多的眼睛,慢条斯理取了一块糕往嘴里放,嚼了两口,点头道:“谁家的?味道不错。”

  张清嘻嘻笑道:“四哥府上新来的厨子做的。”

  众人都明白程墨的意思了,趁着张清接话,重新吃喝起来。

  罗安站了一会儿,见没人理他,悻悻走了,边走心里边愤愤地想,不就几块点心么?

  吃完点心,程墨跟众人告辞:“我先走了,明天再来当差。”

  今天是来销假的,这都混了一天了。

  武空和他到一旁说话,道:“路上小心。”

  那忧郁的小眼神,让程墨差点笑出声,道:“四哥不用担心,没事的。”

  难道他不会变着路线走么?再说,他做好防范,刺客要敢出现,一定能当场捉拿,不会让他们自尽了。

  武空能不担心吗?他恨不得跟在程墨身边,一旦遇到刺客,和他并肩杀敌。

  程墨安慰他几句,出了院子。走没几步,迎面一个八九岁的小内侍走来,仰头打量程墨,道:“是程五郎吗?”

  这小内侍神态行止奇怪,程墨停步点头,道:“是。”

  “霍大将军请五郎过去一趟。”小内侍说着,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使劲看他,像是他脸上长了一朵花。

  程墨应了,道:“我很帅是吧?”

  小内侍不明白“帅”是什么意思,道:“五郎说什么?”

  程墨带着戏谑,笑道:“我很英俊是吗?”

  要是张清在旁边,一定会笑话他太自恋了。虽然是事实,也不用这么不要脸说出来吧?

  没想到小内侍认真点头:“是呢。他们都说,来到这儿,遇到一个俊俏的郎君,便是五郎了。”

  我去。看小内侍如此天真无邪,程墨倒不好打趣他了。

  霍光在批公文,得知程墨来了,搁下笔,长吁口气,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  是时候和他谈一谈了。

  程墨进来行礼毕,在下首跽坐,手放在膝上,道:“大将军唤某到来,有什么事?”

  他和霍书涵算是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,但霍书涵是霍书涵,霍光是霍光,他可不会蠢到把两者混为一谈。

  霍光锐利的眼睛盯在程墨俊朗的脸上,似乎要看透他的五脏六腑。

  程墨坦然和他对视,并没有丝毫畏惧。

 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,霍光才收回眼睛,道:“听说你前段时间遇刺?”

  满长安城,是个人都知道了好不。程墨腹诽,脸上淡淡的,应:“是。”

  霍光又抬眸看他,道:“可知刺客为何人所派?”

  程墨真想大笑三声,沈定是你的人,有没有捉到刺客,你会不知道?但他还是规规矩矩道:“不知。”

  霍光依然看他,道:“可有得罪了谁?”

  没有证据,便行猜测,看谁最有可能,这倒也在人情之常。程墨真想问一声,霍大将军请他过来,就是为了和他猜测谁是幕后指使者吗?他平平淡淡道:“程某做事但求无愧于心,并不清楚得罪了谁。”

  霍光点了点头,不再问了。

  两人相对无言。就在程墨以为他叫自己过来只是闲谈时,霍光又看他,道:“陛下对你极为看重,你不可辜负陛下对你的一片心。”

  “是,大将军有话请说。”程墨道。这就进入正题了。

  霍光却又不说。

  好在程墨有的是耐心,沉得住气,要是遇上一个沉不住气的,怕得抓狂。

  “你是会昌伯旁支,因走了吉安侯的门路得以成为羽林郎,当差近一年,和武四郎倒也走得近。你可有什么想法?”霍光说得很慢,眼睛依然紧紧盯着他的脸看。

  卧槽,原来是走了吉安侯的门路,难怪武空对自己颇为照顾。想起穿过来后,初进宫当差时,武空多有照拂,程墨恍然大悟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876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