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6章 谨慎

第146章 谨慎

  霍光把一切调查得这么清楚,想干什么?程墨轻启薄唇,再次道:“大将军有话请说。”

  是有话请说,不是有事请吩咐。

  霍光生性谨慎,做什么事都要有备无患。程墨刚开始引起昭帝注意的时候,他便把程墨往上三代调查了个遍,然后重点调查这几个月来发生什么事,为何同一个人会有如此大的变化。

  大家都说,程五郎脑袋受过伤,导致性情大变,不仅戒了赌,还不知从哪弄来一图奇怪的图,制作出官帽椅。

  也有小院子的邻居绘声绘色说,程五郎的父母显灵,劝他戒了赌,并把一张官帽椅的图纸传给他。要不然,为什么他有这么大的变化呢?

  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霍光也有些拿不准。

  可程墨一天天得到昭帝信任、倚重,让霍光越来越感受到威胁。从警告无效,到叫他过来,和他叙话,当中包含了太多不为人知的考量。

  再次听程墨意示询问,霍光双眼平视前方,过了一会儿,才道:“老夫乃先帝托孤重臣。”

  这是表明身份。重提武帝托孤,自然可以干涉昭帝交友了。大致相当于:你爹临终前让我照看你,我可不能让你乱来。

  连昭帝都要被他管,程墨更不用说了。

  程墨一下子明白他的弦外之音,道:“蒙陛下青眼,多次宣程某到宣室殿中说话。不过说些乡野趣闻,不涉政事。”

  程墨也乖觉,马上表示没有取他而替之的意思。

  霍光难得地笑了笑,笑容很淡,一闪即逝,道:“陛下不日即将亲政。”

  此话一出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  虽然你没有取我而替之的用意,但以皇帝对你的宠信,一定会让你取我而替之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皇帝自然要用自己的班底。自己人,用着放心嘛。

  程墨挺直腰板,盯着霍光看了半晌,道:“大将军要如何才能相信程某?”

  话说到这程度,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,你要如何保证自己的利益,保全自己的族人,不妨直说。

  霍光道:“老夫需要你的投诚。”

  “?”程墨一副懵懂的样子。

  “你以弱冠之年,得陛下宠信,能力非同小可。不如,拜老夫为师,学些圣人文章。”霍光依然说得很慢,每一个字却震得屋角如隐形人般的小厮耳中嗡嗡。

  阿郎居然主动提出要这个少年拜自己为师,这意味着什么?他望向神色不变的程墨,满脸震惊。

  程墨脸色平静,心里却很意外,心中掀起滔天巨浪。没想到霍光竟要行师徒之名!他所谓的拜师当然跟昭帝所说的拜师学棋大大不同,这是联结双方利益的方式,也是霍光为自己日后谋的保障。

  世人莫不尊师。两人有了这层关系,日后昭帝亲政时若想对霍光下手,程墨得力保。而昭帝重用程墨,几乎可以说是必然。

  另一方面,霍光当权,程墨拜他为师,也能得到极大的好处。但是,满朝文武无人不知,程墨是昭帝跟前第一红人。所以,霍光徒弟的身份,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,也不如皇帝跟前红人来得风光。

  除非霍光想取昭帝而替之。篡位自立是要冒抄家灭族的风险的,以他谨慎的性子,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?

  程墨是什么人?前世没有涉足官场,可商场同样风高浪急,霍光的算计,他一下子看穿。也跟着微微一笑,道:“大将军厚爱,程某感激不尽。只是陛下少年心性,程某又没有一技之长,不能长得陛下信任。”

  谁知道哪天昭帝就不喜欢我了呢,你现在认我当徒弟,岂不吃亏。程墨看透了霍光谨慎的性子。但凡谨慎的人,一件事必定再三盘算,必得面面俱到,没有风险,才肯做出决定,开始行动。

  果然,霍光像老僧入定,微闭双眼,不言不语。

  程墨估计他又在衡量得失,强忍笑意,做愁苦状。

  两人这一番对话费时良久,窗外已日影西斜,室内光线也没有程墨刚进来时明亮。

  就在程墨开始侧耳倾听外面的风声,猜测是风吹落叶,还是风拂过哪株植物时,霍光重新睁开眼,盯着程墨道:“陛下确是难以定性。罢罢罢,既然如此,你且回去吧。”

  “大将军!”程墨做出急切的样子,道:“或者陛下会对程某另眼相看呢。”

  一副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非拜他为师不可的样子。

  可霍光一番衡量后,还是觉得昭帝太宅,难以长久对一个人有兴趣。虽然他不知道程墨到底使了什么手段,取得昭帝的欢心,但昭帝的本质却不会改变。现在收了程墨这个徒弟,以后他不受宠,自己岂不是损失惨重,又被人笑话?

  霍光在个人前途上,是一点风险都不肯冒的。

  “你说得有理,陛下确是少年心性。再过两年,待陛下性子定了再说吧。”霍光已没有对程墨说话的兴趣,示意屋角的小厮引程墨出去。

  “大将军……”程墨做戏做全套,一副捶胸顿足,说错话后悔莫及的样子,想把话圆回来。

  小厮走过来,道:“五郎,这边请。”

  刚才去找程墨的小内侍就等在外头,小厮交待他带程墨出去。

  小内侍见程墨在霍光屋里一呆就是半天,敬畏地看他,恭敬地在前头引路。

  直到出了霍大将军办公的公庑,向小内侍道谢,转过拐角,程墨才无声大笑。他真的很想放声大笑啊,霍光实在太谨慎了。一句话便能影响到他的决定,真不知他在政事上头是如何决断的。

  不过,也正是他谨慎的性子,才能予民生息,国力日渐恢复。

  程墨愉快地出宫,回到家,华掌柜早就等着了,请示富裕春的铺面设在哪儿。

  “兴业堂已倒闭,程掌柜的意思,盘下此店,做为富裕春的店面。”华掌柜对于程掌柜的提议拿不定主意。在商言商,兴业堂的装修确实适合摆放官帽椅,但近一个月没有经营,不知会不会陈设破旧?

  程墨道:“你们要提醒顾客,我们富裕春所制官帽椅的质量跟兴业堂一样差吗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937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