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7章 破坏

第147章 破坏

  最终,富裕春的铺面选在西市,距宜安居不远。

  铺面日夜赶工装修,匠人们多少听说了,这家店是要卖官帽椅的。他们是普通匠人,也知道最近几个月官帽椅风头正劲的事。

  周围的商铺见新店装修,不免有那好奇的,过来打听一番,听说是卖官帽椅,都啧啧称奇。兴业堂就是因为抢了宜安居的生意,才折戟沉沙,还有人不怕死啊。

  匠人只要有活干,有工钱赚就好,管主家是做什么的?可第二天一早过来干活,却发现昨天铺好的青砖全没了。真是见了鬼了,那些铺得整整齐齐的青砖,怎么会一块都不见了呢?

  诡异的事还不止于此,今天窗户纸被戮烂,明天墙被挖几个洞,偏偏附近的商铺都说没听到动静。

  不会是闹鬼了吧?匠人们都心惊,不敢再接这活了。

  消息传到华掌柜这里,华掌柜亲自去查看了,没看出端倪,只好报到程墨跟前。

  程墨问清原讳,道:“是从传出要卖官帽椅之后,便发生这些事?”

  “好象是。”华掌柜想了想,匠人是这么说的,应该没错。他问:“东家,有什么问题吗。”

  问题大了。程墨道:“让他们安心干活,晚上我派人过去守着。那个方掌柜,现在在哪里?”

  前段时间天天蹲在程府门口,求程墨救兴业堂,后来程墨遇刺,昭帝下旨羽林卫进驻程府保护程墨,闲人回避,就再也没见他了。接着兴业堂倒闭,所有人等不知所踪。

  华掌柜想了半天,道:“不知道啊。”

  听说东家遇刺,他差点没吓晕过去,早就慌了神了,哪里顾得上方掌柜圆掌柜?还是程墨传话,让他稳住,给管事伙计们做好榜样,他才强打精神,努力维持宜安居的局面。

  说起来,张十二郎真是混蛋。他是二东家,这时候不是应该出来主持大局吗?华掌柜想到前段时间的艰难,不免在心里暗骂张清。

  程墨道:“找找他,就说我想见他。”

  华掌柜大奇,道:“东家见他做什么?”

  手下败将,有什么好见的?

  程墨暗想,自己疏忽了,兴业堂的幕后东家是上官桀;上官桀纂养死士;他遇刺又刚好是和兴业堂起冲突,兴业堂遭遇退货潮,声名狼藉,经营不下去的时候。

  这个时候,上官桀在手下人的怂恿下,急怒攻心,派人刺杀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勋贵,死了也就死了,不会掀起多大风浪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不仅没能刺杀他,反而被他把事情闹大。

  当然,这些都只是程墨的推断。他没有证据,连沈定都查不出来。这幕后之人,可真高深莫测。一个月来,程墨的人也在查,自然也没查出来。

  这会儿程墨想,若是从方掌柜那里入手,或者能得些线索?

  “你找到他,让他过来一趟,就说,我可以让他当掌柜。”程墨大拇指摩挲杯沿,道:“富裕春不是还差一个掌柜么?你和程掌柜都忙不过来。”

  华掌柜不乐意了,道:“我们再忙不过来,也不能让方掌柜管这么大一家店啊。他能力不行,要不然,兴业堂怎么会倒闭?”

  他打心眼里看不起方掌柜这个手下败将。以前他也听过方掌柜的名头,据说做生意是一把好手,他还仰望过一回。而且方掌柜又有一个好东家,能在东市开店的,哪一个没有强硬的后台?而他,只不过是在外地帮人经营一家小店,混口饭吃罢了。他还因为病倒,而被原来的东家辞退,灰溜溜因了京城。

  要不是程墨找上他,让他当宜安居的掌柜,他此时一定穷困潦倒,生活没有着落。

  他第一次和方掌柜近距离接触,是方掌柜以兴业堂掌柜的身份登台亮相,他以宜安居掌柜的身份,应邀参加兴业堂的开业庆典。

  看看方掌柜意气风发,再看看一张张劣质的官帽椅,他有的只是恼怒,再没有一丝仰望。心里只是想,人,怎能这般无耻?

  程墨清朗无波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。

  程墨道:“这个人,还是有些能力的。兴业堂倒闭,不能全怪他。”

  华掌柜怔了一下,思绪回到现实,张嘴结舌道:“东家……”

  这一刻,他感受到了一丝威胁,东家说方掌柜有能力,是不是要重用他?那个人起点本来就比自己高啊。

  程墨那是什么人,怎么会看不出他那点小心思?何况他的表情眼神又那么明显。

  “宜安居永远是主导,跟官帽椅有关的产业,都只能挂在宜安居名下。你是宜安居的掌柜,明白吗?何况,我们要在全国开分店,需要大量能独档一面的掌柜。这些人,一个个培养,费时太多。”

  掌柜的养成,可谓费时长久。这些人,都是从学徒做起,然后伙计、管事,一步步走来,真到能独档一面,没有二十年,是办不到的。宜安居哪能等这么长时间?

  何况,这个时代通讯不发达,太多突发情况必须靠掌柜去应对,因而,这种人才更为弥足珍贵。

  当然,程墨起了招揽方掌柜的心思,却不是因为这个,而是想以此为契机,查找刺客幕后主使。

  华掌柜并没有这么复杂的想法,听程墨提起全国开店的计划,觉得程墨说的在理。何况程墨也说了,以宜安居为主导。他是宜安居的掌柜,也就是以他为主导,这便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
  “我这就去打听。”华掌柜说着,急急忙忙走了。

  当晚,程墨派了二十个护院,埋伏在店面四周,当场抓获两个破坏者。这两人只说受人所雇,别的不知。

  调查这两人的身份,确实是好赌的闲汉,平时赌输了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。

  问他们是谁人所雇,两人都说有人给一吊钱,就丢在门口,人并没有现身。

  线索又断了。

  不过,自这晚开始,那幕后之人倒没再雇人过来,好象是生怕被查到一样。这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行径,很让人抓狂。程墨没有抓狂,只是发誓非把这幕后之人抓到不可。

  他两世为人,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959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