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48章 凑巧

第148章 凑巧

  装修重新有条不紊地进行,很快到了深秋,新店修葺一新。

  程墨重活一回,并不太在意什么吉日,准备好了,就开业。可是霍书涵显然不是这样想,这娃居然让天钦监挑选好日子。

  接到程掌柜送来的竹简,上面列了三个日子,程墨啼笑皆非,怎么有种挑良辰吉日的感觉?

  “这三个日子,天钦监说都是极好的。我家东家说了,请五郎君挑一个日子,好发请柬。”程掌柜笑得眼睛没了缝,准备这么长时间,总算要开业了。想想这段日子经历了官帽椅之争、行刺、有人趁夜搞乱,顿时有一种船靠岸了的感觉。

  刺客虽然是对程墨行刺,但程墨是富裕春的东家之一,还是有话语权的那位。要说华掌柜听到这个消息不吓得脚酸手软,那是不现实的。幸好程墨没事,要是刺客得手……啊,呸呸呸,华掌柜真心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  程墨实在看不出三个日子有什么分别。要是现代,还说挑一个天晴的日子,这个时代没有天气预报,不知天晴天阴,怎么挑?

  “请霍东家决定就好。”程墨道。

  程掌柜笑眯眯道:“我家东家倒是说了,十月十五的日子不错。”

  “那就十月十五吧。”不过是一个日子,程墨懒得听他解释,更不想听钦天监说的那些云山雾罩的话。

  日子定下来,华掌柜和程掌柜更为忙碌。

  而那位方掌柜却像失了踪,华掌柜派人找了几天,愣是没有找到他的下落。这让程墨更加觉得,行刺一事,上官桀脱不了干系,就是不知这位方掌柜是否还活着。

  其实方掌柜实际上还活得好好的,这会儿在一座破旧的院子里,和莫先生对坐说话。

  兴业堂不得不关门歇业后,他打发了伙计,本也想自谋出路,却被大管家告知,东家对他另有安排,让他先休息一段时间,过段时间再让他重新出山。

  既然东家有安排,方掌柜自然听从。只是当他被领到这座破旧的院子时,还是吃了一惊,这是安置掌柜的地方吗?倒像囚禁犯人。

  他在这里度日如年住了一个月,今天总算等来第一位客人,莫先生。

  这段时间,莫先生的日子也不好过。上官桀恼怒之下,本来已经放弃他,无奈他跟大管家沾了亲,他的亲妹子给大管家作了妾。小妾每晚吹枕边风,不好不管,大管家费尽心机,才在上官桀心情不那么坏的时候帮他美言。

  刚好,有朝臣上折子,请求昭帝看在上官桀是武帝托孤重臣的份上,给他一点脸面。昭帝无奈,勉强派小陆子探望他一次。他也抓住这个机会,说病好了,上朝。同侪不好当面嘲笑他,从事商贾的勾当这件事,也就慢慢淡了,再没人提起。

  于是,他还是那个人人尊重的上官太仆。

  在大管家再三美言之下,他总算大人有大量,再次把莫先生收之门墙了。

  可是,莫先生坐一阵子冷板凳却是在所难免。莫先生自己心里有数,只是没有想到,冷板凳的日子这么快过去。

  上官桀接到消息,西市又有一家经营官帽椅的店面即将开业。本来人家开业,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,可他一想到自己栽在官帽椅上,对官帽椅已深恶痛绝。你敢经营官帽椅,我就敢让你开不了业。

  莫先生接到搞破坏的任务,磨拳擦拳,决定大展拳脚。这就是富裕春在装修过程中再三被破坏的原因了。

  当莫先生发现,夜晚有人在四周放哨时,他估摸着这家店来头不少,于是暂时按兵不动。

  然而,很快,上官桀再次接见他,告诉他,宜安居的掌柜进出这家店。这句话的信息量相当大,莫先生一下子懂了。

  至于宜安居为什么有一家店,又在不远处再开一家,那不在莫先生的考虑范围之内。他只知道上官桀不想让宜安居经营下去,程墨是上官桀的仇人,这就够了。

  其实严格说来,此时的程墨并没有和上官桀为敌的资格,两人的地位相差太悬殊了。可上官桀架不住程墨三番四次落他的脸,他恼羞成怒之中,早忘了两人的身份。总之,他咬牙切齿,非干掉程墨和宜安居不可。

  莫先生自然是明白他的心思的,于是,他来找方掌柜商量了。

  宜安居算是官帽椅的代名词,他们干不掉;富裕春还没开业,他们要让富裕春开不下去,不过是分分钟钟的事。莫先生从没如此刻这般有信心。

  “程五郎又弄了个富裕春?”方掌柜却是不信的,道:“他又不傻,怎么弄一家同样的店跟自己打擂台?”

  难道程墨脑袋让门夹了?

  莫先生是来问计的,不是来听方掌柜质疑的,不耐烦道:“要怎么弄,才能让他们开不了业?”

  方掌柜想了半天,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没有亲自看过,他哪能拿什么主意?总得看了才知道要怎么办。

  方掌柜还是往常的打扮来西市,在离富裕春不远的街道,迎头遇见华掌柜。临开业的日子越来越近,事儿也越来越多,华掌柜忙到飞起。

  咋见方掌柜,华掌柜还以为眼花了,定睛一看,不由分说,上前一把抱住,嘴里大叫:“啊哈,老兄,你这些日子上哪发财?”

  方掌柜吓了一跳,挣扎道:“先放手。”

  这是怎么了?他又没有龙阳之好,干嘛抱得这么紧。

  华掌柜松开一些,哈哈大笑,牢牢抱住方掌柜的手臂,道:“敞店小号即将开业,还缺一位掌柜。哎呀呀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,方兄这就随我一同去见东家。”

  不由分说,拉起就走。

  方掌柜有点回不过神,什么敞店小号?是说新开那家店吗?让他当掌柜?有这么好的事?他糊里糊涂被拉起就走,一气儿来到宜安居。

  今天程墨休沐,刚去富裕春转一圈,众伙计忙得团团转,他杵在那儿很碍事,于是到宜安居喝茶。

  “东家,东家,你看谁来了。”还没进门,华掌柜大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964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