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50章 首创

第150章 首创

  方掌柜回去后,思之再三,还是没敢向大管家提起解约的事。莫先生催了几天,他一直都以“在想办法”搪塞,气得莫先生大骂他草包。

  草包就草包吧,总好过和程五郎为敌。方掌柜苦笑想,可惜了啊,要早认识他,自己何致于沦落到这地步?现在却是说什么都迟了。

  华掌柜等了几天,没等到方掌柜前来,大为失望,道:“他怎能这样?”

  那天方掌柜离去,已有人尾随,程墨有的是耐心。再说,聘方掌柜不过是为了线索,因而程墨并不以为意,对华掌柜道:“匆促之间,难以找到合适的人选,这富裕春的掌柜,只好由你暂代了。”

  其实交给程掌柜也是可以的,不过,到底自己人用着放心。

  华掌柜点头答应,想到以后更为忙碌,长吁口气,大有一展抱负的感觉。

  很快到了十月十五,午时刚过,西市大门刚开,富裕春店门前已是人山人海。有应邀前来参加庆典的;也有听说新开一家店,来凑热闹的;更有听说新开一家卖官帽椅的店,想淘几张便宜官帽椅回去显摆的。

  人群中也有先前购买兴业堂官帽椅,后悔不迭,怀疑富裕春的质量,认为只有宜安居才是正品的。

  这些人,把整条街都围住了,还不时说上两句:“哎哟,新开的店还敢请宜安居的东家过来观礼啊。”

  “在哪里在哪里?”有人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。

  有见过程墨的,远远指着他道:“瞧见没有?那个俊俏小郎君就是宜安居的东家。”

  今天不仅张清来了,安国公也来了,程墨和他说话呢,突然感觉一片火热的视线全投射在他身上。他回头,便发现一片低呼声,然后,帕子香囊之类的物事如飞落在身上。

  这是怎么回来?他愕然。

  安国公哈哈大笑,道:“看来贤侄颇受大姑娘小媳妇青眼啊。”

  吴朝有这样的风俗吗?程墨摸了摸鼻子。好在很快,几位同僚过来了,把话题岔开。

  霍书涵自然是不会过来的,她的身份,不方便在这里露面。所有来宾,都由程墨周旋,。大家满口称赞程墨年少能干的同时,又悄悄问张清,怎么这次不入股。

  张清笑道:“我不是做生意的料,都是五哥带着我,能有宜安居的股份我就很满足啦。”

  程墨和霍书涵决定合伙开富裕春后,曾问过他和武空,要不要入股。两人经过考虑后,都说不要。

  吉安侯府名下产业不归武空管,他是要继承吉安侯爵位的人,全副心思都放在经营人脉上,哪有余暇做别的?再说,迟早整个吉安侯府都是他的,他何必分心弄小金库?

  张清呢,是要把精力放在宜安居上。宜安居有分店开遍全国的计划,他估摸程墨也会把富裕春开遍全国,如此一来,这生意就做得太大了,他担心自己顾不过来。

  其实,生意场上的事有掌柜处理,决策拍板有程墨,他只不过是一个小股东,等着分钱就好了。偏偏安国公让他跟程墨多学些,弄得他一提起做生意就高度紧张。

  因此,程墨有五成股份,加上官帽椅的图纸和制作工艺,得以控股。

  不过,大家实在太看好富裕春的前景,在忱惜张清没有参股的同时,又感叹自己再次错过机会。

  这不,有几个同僚围着程墨,强烈要求高价收购一成股份。

  卧槽,现在还说要股份?程墨笑眯眯道:“你们看到宜安居生意不错,以为富裕春一定也如此,却不知两家店走的路线完全不同。”

  祝三哥涎着脸道:“我们看中的是你的能力。只要是你名下的产业,一定生意兴隆。不仅富裕春我想参一股,以后你做什么生意,我都要参一股。”

  贴上程墨的标签,那就是准赚不赔啊。

  一众同僚都随声附合。

  程墨压低声音道:“实不相瞒,富裕春真正的东家并不是我,而是另一位大有来头的人物。只不过人家不方便出面,我只好代为其劳。”

  “切!”众同僚断然不信,齐齐鄙视。

  祝三哥道:“就算你不愿让我们入股,也不要说得这么可怜。”

  他要不是真正的东家才有鬼了。不过,程墨连这种鬼话都说得出来,可见是不愿意把股份摊薄了,众人只好让他择日请客,想着怎么让他多花钱。

  说笑一阵,又有人过来攀谈。

  今天来的,除了程墨的同僚,还有一些平日来往密切的勋贵,生意场上的朋友。看看到了吉时,程墨手持剪刀,剪下大红绸布,同时,锣声响起,等待多时的顾客一涌而入。

  这剪彩,却是程墨在这个时代首创。很多人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多有询问,自有店里的伙计去解释。

  生意很不错,连带宜安居的生意都比平日多了一成。很多人在富裕春下单后,再去宜安居逛,有那手里宽裕的,便想买些高档货充充门面。

  方掌柜也在围观人群中,看着眼前热闹的场面,犹豫半晌,忽地大步朝程墨走去。

  霍书涵那边也邀了些客人,不过是以名下产业的名义发的请贴。这些人趁此机会过去和程墨说两句,算是混个脸熟。

  此时,程墨正和一个五旬开外的老者叙谈,方掌柜上去行了一礼,道:“恭喜程东家。”

  “哦,是方掌柜啊。”程墨微笑回了一礼,道:“稀客啊。”

  华掌柜没给方掌柜发请柬。

  方掌柜道: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  当然可以。程墨向老者致歉,和方掌柜走到一边,一副你有什么话快说的样子。

  方掌柜暗暗叹了口气,道:“听说程东家曾遭人行刺,小老儿对此事全不知情,兴业堂与此无涉。”

  这几天,他思忖良久,想来以上官桀的身份,应该不会使出行刺这么低劣的手段。但是,他也只是揣测,他能肯定的,是他绝对没有做这件事。

  程墨含笑道:“程某从不曾怀疑过方掌柜呀,要不然也不会一心一意想聘请方掌柜了。”

  你这完全是废话,以你的能力,怎么能纂养死士。

  方掌柜见程墨神情似乎不是作伪,松了口气,欣然道:“那就好。”

  程墨道:“误会澄清,方掌柜可以接受程某的聘请了么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979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