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52章 仙人代言人

第152章 仙人代言人

  深秋的天,前一刻还明晃晃的,突然之间像有人拉下大幕,天色灰蒙蒙起来,眼看着就要黑了。

  商铺们都掌了灯,富裕春和宜安居的店里更是亮如白昼。顾客们眼看时辰不早,集市即将关闭,都着急起来,闹哄哄地要下单付定金。而已经购买的则不停地催问,什么时候才能送货。

  华掌柜快疯了。开业第一天人头涌动,那是正常现象;第二天依然人头涌动,还可以说开业初期,顾客们热情未退。今天是开业第三天,可为什么人反而比前两天多得多?店里人挨人,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,店门外的人一直排到街拐角。

  这生意也太好了些。

  他却不知,很多人听了各种版本的传说,好奇心起,一定要来看这得自仙人传授的官帽椅,买两张回去沾沾仙气。

  这么一来,就人山人海了。

  就在这时,街角处响起一片惊呼声,接着有人凄厉地大叫。然后人潮往里头挤了进来,很快冲进店里,把店里正在付定金的两个顾客撞翻,无数双脚踩了上去。伙计要不是站在椅后,有官帽椅抵挡缓冲,只怕也被踩成肉泥。

  华掌柜刚好进里间喝水,听外面鬼哭狼嚎,一口水呛在喉咙里,不停咳嗽,好不容易咳完,问:“外头怎么了?”

  发生什么事了?

  因为一张官帽椅而幸免于难的伙计吓得脸都白了,结结巴巴地道:“掌柜的,人都涌进来了。”又厉声喊:“不要进来!不要进来!这里没地方了。”

  再进来,里面的人都被挤成肉饼了。

  人们好象听到了他的呼声,突然静止了。伙计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有些得意,看来,成为富裕春的伙计后,他有影响力了啊,随随便便一句话,人们都听从。

  他得意不到一息,又有妇人惊呼起来。这一次,人潮不再往店里涌,而是分向两边,冲进旁边的店铺。旁边两排店铺的伙计惊呼不已,有的掌柜急道:“快上门板。”

  我去。富裕春开业,人太多,把铺与铺之间的空地都占满了,害得他们连生意都没得做,现在这些人还往他们店里跑,这是怎么回事?

  可是太迟了,人都躲进店里,怎么劝也不肯出去。

  街上总算松动了一些,有一些反应慢的顾客,来不及跑进旁边的店铺里,惊慌失措地看着街的拐角。

  华掌柜从里间挤了出来,好不容易挤出店门,挤到街上,只听兵器相击之声不断,循声望去,差点没晕倒。街的拐角处,两伙黑衣人厮杀在一起。

  “快!快!快!快去请东家。”华掌柜嘴唇哆嗦半天,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话。

  伙计跟在他后头挤出来,看他摇摇欲坠的样子,忙扶住他,道:“请东家干啥?”

  不知哪里来的歹人,他们杀他们的,最好互相杀个精光,他们厮杀完,顾客们就可以出去,自己也可以关铺了。这个时辰,市门应该快关了吧?

  管理西市的小吏早就吓尿了。尼玛,太平盛世哪来的匪人啊,还一来两伙人,这是要造反的节奏么?他连忙叫人去向京兆尹报告,偏偏负责开、关市门的杂役没有眼色,看时辰到了,巴巴跑来问要不要关市门。

  小吏一脚把杂役踹翻在地,怒道:“关你娘的市门!”

  这都要死人了,还关什么市门哟。

  整个西市人心惶惶,不知什么时候黑衣人手里的剑会飞来,在自己身上刺个窟窿。有店铺离得近的伙计,见鲜血飞溅,吓晕了过去,于是又引起慌乱,有人惊呼:“歹徒杀人了。”

  “歹徒杀人了!”这句话,不到一息,传遍整个西市。

  有胆小的,两眼一翻,晕死过去。

  伙计问华掌柜:“怎么办啊?”

  华掌柜急得眼睛都红了,吼道:“我怎么知道啊!”

  现在想派人去请东家,也出不去啊。

  有妇人吓得蹲在地上嘤嘤哭泣,只是道:“程东家保佑!”

  旁边的男子奇道:“为什么求程东家保佑?”

  程五郎又不是仙人,能保估得了她吗?这妇人神经错乱了吧?

  妇人哭道:“他不是得仙人青睐吗?”

  程墨跟仙人感情好啊,仙人连官帽椅的图纸都给了他,可见交情非浅。

  男子一想,也是,于是也喃喃道:“求程五郎保佑。”

  什么叫病急乱投医,这就是了。人在极度绝望的情况下,但凡有一线希望,都不会放过。不管程墨是不是真的能跟仙人沟通,他们这么想,这么念,感觉心安了些。这就行了。

  华掌柜急得团团转时,突然见成片的顾客跪下,双手合什,不停喃喃念着什么,不由大奇,问伙计道:“他们做什么?”

  原先大家站着,已经没有地方了,再跪下,岂不是更挤?

  伙计问了旁边的男子,然后神色古怪道:“他们向东家祈祷。”

  这些人,吓傻了吧?

  趴在屋脊上的程墨同样奇怪地道:“他们做什么?”

  这情景怎么看怎么诡异,让他有瞬间穿越到现代的错乱感。这是电视上演的,搞封建迷信活动吧?

  趴他旁边的张清看了半天,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既然看不懂,那就不管了。程墨很快收回目光,看向街拐角的厮杀。外人看着是两伙蒙面黑衣人,程墨和张清却清楚得很,那些腰系深蓝色腰带的,是自己人。这腰带是特制的绸缎,蓝到近乎黑,一点点光亮便泛异彩。

  自己人都清楚,腰带泛光彩的,是同伴。敌人可不知,因而误杀的不在少数。

  战斗很激烈,也很快,不过两柱香时间,胜负已分。

  腰系绸带的黑衣人大获全胜,只有两人轻伤。为首之人吹了一声口哨,这些人纵身而起,瞬间消失在空中。

  最先出现的那伙黑衣人,伤亡可就重了,一半倒地不起,估计已经身亡,很多站着的身上也血迹斑斑。

  为首的黑衣人急怒攻心,咬牙道:“走!”

  他们是来砸店的啊,刚走到街拐角,发现人太多,进不去,想把人推开,没想到人群发出惊叫,引来另一伙黑衣人。

  真是见鬼了,难道程五郎得罪的人很多,这伙人也来砸店?可为什么对他们下这样的狠手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991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