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54章 处理得当

第154章 处理得当

  人人想往外逃,人挤人,人踩人,惊呼声哭叫声惨呼声不断。

  场面开始失控了。

  华掌柜控制不住了。

  程墨气沉丹田,大喊一声:“都安静,程某有话说。”

  整条街已嘈杂一片,他的声音淹没在声浪中。程墨深知人群失控踩踏的后果,这样发展下去,等廷尉的差役到了,只怕踩死踩伤一片。而且,廷尉的差役再凶狠,也没有控制惊恐人潮的经验。

  这个时候,安抚人心是最重要的,可是没有广播,没有高音喇叭,声音传不出去。

  人潮已开始朝街拐角的方向涌来,哭声夹杂着惨呼。

  程墨对身边的瘦高侍卫道:“把我刚才的话重复一遍。”

  瘦高侍卫跟了安国公十余年,身手极好,内功更是了得。安国公千叮嘱万叮嘱,一定要他护卫程墨安全。下午,他一直跟在程墨身边。

  瘦高侍卫答应一声,低沉的声音立即把一切嘈杂的声音压了下去:“都安静,程某有话说。”

  他连说三遍,声音传遍西市每一个角落。

  程墨朝他竖了竖大拇指,这货,简直是现成的高音喇叭。

  人群慢慢静了下来,然后,再次骚动起来,不少人喊:“程五郎!程五郎!”

  他们的祈祷见效,程五郎真的来搭救他们了。

  陆陆续续的有人跪下来,双手合什道:“程五郎来了,程五郎救命!”

  越来越多的人跪下来,朝着程墨所在的方向双手合什。

  这是什么情况?华掌柜呆了,一众侍卫也呆了,程墨无法理解这种行为,问瘦高侍卫:“他们做什么?”

  难道他的声音还带有魔力加成?

  瘦高侍卫耳朵极灵,忍着笑道:“他们以为五郎君能救他们,向五郎君祈祷呢。”

  祈祷是什么鬼?

  程墨稍稍凝神,立即明白他们把自己当成神仙之类的怪物了。不过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澄清的,于是道:“你告诉他们,官府很快来人处理此事,让他们稍安勿躁。待官府的人来后,程某每人一两银子给他们压惊。”

  只要没有顾客死亡,在场每人一两银子算得了什么。再说,他们受了惊吓,给个好处费也是应该的。

  沈定接报,火速带人赶来。

  他四十出头,脸色阴沉,一双眼睛精光四射。他是九卿之一,程墨上前行礼,简单汇报一下情况,只说自己刚好路过此地,听到嘈杂声,进来看看,发现黑衣人行凶,想带这些人去廷尉署,没想到他们全部吞毒自尽了。

  沈定点点头,算是回应,手一挥,手下的人开始干活。程墨的侍卫退开,

  倒地黑衣人的症状确实是毒发身亡。一具具尸体抬走后,开始询问证人。人太多,不能一一询问,只能挑离案发现场最近的顾客、掌柜、伙计,这些自有廷尉署的差役办理。

  程墨朝富裕春走去,顾客们自发给他让路,不少人看他如看天神,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大概听了程墨的神奇传说,在程墨经过的时候忍不住上前摸了摸程墨的衣角,稍稍碰触一下,立即飞快跑回,躲在母亲身后,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程墨。

  那双眼睛,如一泓清泉。

  程墨停下脚步,上前摸了摸他的头,从腰带上扯下一块玉佩,道:“拿去玩吧。”

  孩子的母亲因为儿子的大胆举动惊得呆了,突然见到一块洁白晶莹的玉佩递到儿子手里,像被电触了似的,跳了起来,然后朝程墨跪下就拜。

  程墨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,不就一块玉佩么?他忙去扶,却听妇人道:“程仙人,救命。”

  仙人!程墨一头黑线,道:“大嫂不可胡说。”

  再传下去,他成跳大神的了。还仙人?毛线啊。

  妇人估计被刚才的场景吓得狠了,现场又是死人又来了如狼似虎的公差,心里更是战战,不由分说,抢上一把抱住程墨的腿,哭道:“仙人救命啊。”

  救我们母子出去吧,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。

  周围的人也跟着道:“程仙人,救命啊。”

  瘦高侍卫抢在更多的手伸向程墨之前,把程墨护在身后。

  程墨道:“众位乡亲,发生这样的意外,程某很是抱歉。好在歹人已得到应有的报应,沈廷尉会严厉惩处,还请诸位放心。”

  其实他心塞得紧,提前得到消息,布下这样的局,最后还死了这么多人,也不知唯一没死的黑衣人能不能救活,要不能救活,线索又断了。

  刚才的妇人道:“只要程仙人在此,哪个魑魅魍魉敢乱来?”

  有了跟仙人做朋友的资格,程墨在这些人心里,地位显然比沈定高太多。仙人是大众顶礼膜拜的对象,沈定这位高官,却离大众太远。何况他成天办大案要案,普通人避之不及,哪会跟他混在一起?

  妇人的话得到众人响应,不远处一个青衣男子振臂高呼:“请程仙人驱除魑魅魍魉!”

  一时之间,“请程仙人驱除魑魅魍魉!”的话传遍西市。

  不要说程墨一头黑线,匆匆而去,就是沈定也一头黑线,怒道:“搞什么?”

  差役问了,哭笑不得,道:“大人,他们把程五郎当成仙人了。”

  “妖言惑众!”沈定不悦。

  检查过富裕春和宜安居,确定没有损失,也没有人员伤亡后,程墨让伙计们帮着救治那些被踩伤的人。

  踩伤的还真不少,好在没人被踩身亡。

  附近的大夫被请过来。程墨许下重金,只要把这些人治好,重重有赏。

  三更天时,消息传来,那个黑衣人小命保住了,只是还没有醒。程墨一颗心总算落了地,道:“把他送去安国公府,着人用心看守。”

  哪怕嚣张如上官桀,也不敢公然派人到安国公府行刺,这个地方是最安全的。

  到四更天,沈定才准顾客们离去。程墨早让华掌柜每人发一两银子,至于吃食,那就没办法了,人太多,又是入夜,没地方弄去。不过有一两银子的补偿,没有亲朋受伤的顾客还总算满意。

  受伤的顾客得到妥善安置,另有赔偿,亲朋也没有怨言。

  沈定看程墨处理得当,。很是满意,离去时朝他点点头。

  这位沈廷尉倒是惜言如金。程墨有些无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016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