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55章 看重

第155章 看重

  程墨从西市出来时,天色微亮,行人脚步匆匆,路过西市时,并没有露出异样的神色,估计消息还没有传出去。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,民众会不会有心理阴影,以后敢不敢来西市购物?不过整个长安城,只有东、西两市能买东西,没别的地儿买去,倒不用担心。

  唯一有生命气息的黑衣人躺在耳房的毡毯上,脸上满是黑气,出气多,入气少,随时可能一命呜呼。

  安国公亲自陪程墨过来,一边解释道:“两个大夫守了一夜,这会儿才去歇了。”

  昨天送来时,程墨特地交待了,为防消息漏露,不能请太医。安国公重金把附近三个有名的大夫请来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保住这人的小命。

  说话间,一个六旬开外的老者从隔壁耳房出来,向安国公行礼。

  “哦,这位是大夫,四更天才去歇息,这会儿过来照看病人。”安国公介绍道。

  三位大夫轮流休息,这位想必轮到今早。

  大夫见安国公对身边这位少年郎极是热情,估计是族中有前途的后辈子侄,便向程墨行了一礼,道:“国公爷和小郎君稍待,容小老儿先诊视,再行禀报。”

  他仔细看过之后,道:“毒性难以褪尽,只怕……”

  虽然不知病人的身份,但是安国公极重视,昨晚亲自见了他们,说了让他们全力救治,只要救活,重重有赏的话,病人一定是府里极重要的人物了。

  安国公侧过脸看程墨。

  程墨对大夫道:“能让他清醒片刻么?”

  大夫本意是说,这人体内的毒药太霸道,以他的医术褪不尽,只怕这人纵然醒了,也活不长久。安国公如此重视此人,自然是希望能救活了。没想到眼前的少年郎只要病人清醒片刻。他大感意外,望向安国公。

  安国公微微颌首,道:“你听五郎的。”

  原来这位英俊少年在族中排行第五,想必是族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了。大夫语气更恭敬几分,道:“回五郎君的话,若强行要病人清醒,不是不可以,只是毒性汇聚五脏六腑,要清除体内毒性,更难了。若徐徐褪毒,十天半月后,病人有五成把握能保住性命。”

  要十天半月,还只有五成把握,这怎么成。?程墨道:“有劳大夫现在让病人清醒片刻,稍后再徐徐褪毒。”

  既然程墨这么说,老大夫自然没有异议,向两人行礼后,入内施救。

  安国公邀程墨去就近的小厅坐。刚坐下,程墨便向安国公道谢。两次危急,都是安国公和吉安侯借了大量身手高强的侍卫,要不然以程墨自身的力量,只怕小命保不保得住还两说。

  勋贵世家,到底底蕴深厚。

  “贤侄说哪里话?你我说这些就见外了。”安国公说着,吩咐婢女:“端茶具上来,让五郎尝尝我沏的茶。”又对程墨道:“前些天十二郎说在贤侄那儿喝到好茶,特在把泡茶的茶具孝敬我一套。我开始觉得淡了些,喝了两次,觉得还好,再喝几次,还上瘾了,哈哈哈。”

  其实他开始喝,觉得嘴里淡出鸟了。但因为是儿子送的,也就将就着喝,还时不时拿出来在老朋友面前炫耀。这么边炫耀边喝,慢慢也就喝习惯了,再喝不得以前那种加各种配料的茶了。和他来往密切那些老家伙,都问他要这种茶具,喜欢上这种泡茶法。

  程墨颇觉意外,微笑道:“十二郎真有孝心。”

  难怪这小子三天两头问他要茶具。

  程墨闲来无事,画了图纸,让匠人烧制几套后世工夫茶的茶具。这才几天呢,便传到安国公这里了。

  一向跟他不对付的儿子突然变得这么孝顺又上道,安国公老怀大慰,哈哈大笑,道:“这小子一向不着调,自小不读书也就罢了,还打先生,那是来一个打一个,打一个跑一个,我真是头痛啊……”

  啰里哆嗦很多张清小时候的臭事。

  茶具端来,小铜壶上水也沸了,他才话锋一转,道:“好在我有先见之明,送他进了羽林卫,要不然哪能认识你?你提携他,他也肯听你的话,慢慢的,也上道了。现在他肯跟我好声好气说话了。”

  想起以前每每父子对话,自己都被小儿子呛得想胖揍他的狼狈样,安国公大有掬一把老泪的冲动。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啊,小儿子肯学好,都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功劳。

  张清是任性了些,纨绔嘛,任性正常得很啊,可也没安国公说的那么出格吧?程墨笑道:“伯父说哪里话,十二郎率直爽朗,是值得一交的朋友。他或者不大爱读书,人却是极聪明的。”

  哪个父母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家孩子?安国公满面褶子如菊花盛开,捋须道:“还是五郎了解他。”

  把程墨的夸奖全盘收下了。

  程墨看他似模似样的烫杯,看来没少这么喝茶,不免想,假以时日,现代的工夫茶,或者可以提前两千年普及。嗯,很有成就感啊。

  一泡茶喝完,程墨也饿了。昨晚没吃饭,今天一早从西市过来,也没吃饭,再喝了茶,不饿才怪了。

  好在没等他开口,张清进来了,先向安国公行礼,然后道:“父亲怎么如此简陋地招待五哥?”

  安国公一怔,不解道:“怎么了?”

  程墨享受的,是他知交老友才有的待遇啊。你以为随便来个后生小子,就能得他亲自陪伴,亲自烹茶?

  张清在程墨旁边坐了,道:“点心呢?”

  不要说勋贵人家,就是家境稍好的人家,待客,都会有两碟子点心。

  “哦!”安国公一拍额头,道:“瞧我,给忘了。快上点心,多拿些。”

  不怪他啊,先是忙着帮程墨救治黑衣人,接着忙炫耀儿子孝顺,哪里想得起这个。他想着,板着脸训斥婢女道:“贵客到来,何以怠慢?你们是怎么做事的?”

  婢女吓得跪下求饶。

  程墨道:“十二郎别小题大作,伯父为了我的事,一晚没睡呢。府里的婢女也为这个忙得很,哪里顾得上?”

  婢女感激地向他磕头:“多谢五郎君为小婢美言。”

  这位五郎君,可真是好人。

  安国公让婢女起身。另一个婢女在门外禀道:“国公爷、五郎君,大夫请两位过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039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