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58章 肉痛

第158章 肉痛

  感谢北冰洋之北打赏,qqher投月票。

  时辰到,百官鱼贯而入,行礼参见毕,各自坐下,早朝开始。

  上官桀坐在位子上走神想心事,根本没听今天议的是什么。从来未央宫路上得到禀报,外间都在传程墨是仙人后,他的震撼难以形容。据说,始皇曾寻求仙丹,意欲得道成仙,却没能寻到,抱憾而终。

  难道世上真有神仙?难道这几个月,他被神仙盯上了了?这是要完的节奏啊。

  不对,怎么同侪们都盯着他看?他感觉到无数道目光如箭般投射在后背上,不由悚然而惊,然后,就听到霍光道:“上官太仆以为如何?”

  霍光只会搞一言堂,什么时候问过他的意见了?这不是明摆着看他走神,出他的丑吗?

  上官桀瞬间怒了。

  两人是亲家,曾经利益相关,也曾经走得很近,可自从上官桀送孙女上官樱入宫,当了昭帝的皇后后,两人的关系降到冰点。

  在上官桀看来,上官樱是他的孙女,也是霍光的外孙女,她当皇后,霍氏一族同样能够得益。因而,在起了送孙女入宫的心思时,还曾宴请霍光,和霍光商量这件事,请他代为操办。

  霍光是武帝托孤重臣之首,怎么着,有抚养昭帝名义的鄂邑长公主都得给他几分薄面。却没想到霍光想都没想,立即拒绝。

  两人是亲家,休戚与共啊。霍光这样,上官桀不怒都难。

  实在没办法,上官桀只好走鄂邑长公主奸夫丁外人的门路。那丁外人,不过是一个闲汉,只因长得好,被鄂邑长公主看上。他堂堂武帝托孤重臣,低三下四去巴结一个闲汉奸夫,许以爵位,赠以财帛,这脸啊,都丢光了。

  好不容易打通了丁外人的关系,丁外人在床榻之上,说服鄂邑长公主。他总算把上官樱送进宫,几个月后册封为后。这时候,他总得兑现许给丁外人的承诺吧?

  霍光真不是东西啊,居然不肯。

  电光火石之间,新仇旧恨在上官桀脑中过了一遍,他气极而笑,反问道:“霍大将军的意思呢?”

  今天朝堂中要议的,不过就那几件事,只要你说个开头,我自会反应过来。

  看当朝两位大佬扛上了,众多朝臣都垂下眼睑,暗自警惕,千万别成为炮灰才好。

  昭帝神色木然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阳光洒满大地,程墨一觉好睡,睁开眼睛,再伸个懒腰,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刘淘甫实在给力啊,一下子给了三天假。

  顾盼儿含笑道:“快到午时了。”

  她一早起来,头枕手臂,一直痴痴凝视他的睡颜,直到春儿请她用早餐,她才醒觉,天色不早了。

  和赵雨菲一起吃了早饭,说几句闲话,她急急忙忙跑回来,坐在床沿,就那么看着程墨,看他长长的眼睫毛动了动,漂亮的桃花眼睁开。

  “这么晚了?”程墨起身穿衣,由她服侍洗漱,坐到桌前吃早饭时,问:“华掌柜呢?来了没有?”

  华掌柜在前院早就等得快疯掉了。两家店一大摊子事等着他去处理呢,偏偏榆树一早过去,说东家有请。可来了,又说东家还没起床,让他等着。这一等,就一个时辰啊。

  东、西两市午时一刻开市门,可上午还是开了角门,让店铺的人能够进出备货。因而,掌柜、伙计们是要一早干活的。

  华掌柜一想到市门一开,人潮涌来,便再也坐不住了,可东家有事吩咐,又不能走,当下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转。

  “让华掌柜久等了。”程墨从天井走进来,人未到,声先到。

  华掌柜叹道:“哎呀我的东家,您可算来了。”

  你要不来,我就急疯了。

  “坐。”随着话声,程墨进屋,在上首坐了,示意华掌柜坐,道:“那件事,办得如何?”

  华掌柜道:“东家,兴业堂是挂在盛业堂名下的。听说我们要买兴业堂的名号,盛业堂的掌柜可真敢说,一开口便要价一万两。”

  不过是一个倒闭的空字号,便要一万两,他不如去抢。华掌柜当场就拉下脸,道:“一万两也不是不可以,却是要连兴业堂的店铺一并过户。”

  盛业堂的掌柜当然不肯,生意没有谈成。

  程墨笑道:“不是跟你说了嘛,只要兴业堂的空号。”

  如果是一间经营有起色的铺面也就罢了,还是倒闭的,要来做什么?现阶段,程墨的计划是把官帽椅开遍全国,没打算再在东市开店。

  “太贵了。”华掌柜无奈,道:“东家有钱,也不能这么胡花。”

  那是一万两啊,买一家倒闭的字号,当他是白痴吗?他想着,又气愤愤道:“那盛业堂的掌柜分明不想卖给我们,故意为难我们。”

  程墨点头,道:“我本想托武四哥着人去办,只是不想麻烦他。这件事,我们可以自己办。”

  不过多花些钱。就是要告诉幕后那个人,老子整垮了你的店,现在要买下你这个字号。你又待怎样?

  华掌柜显然没想那么多,一脸苦逼道:“太贵了。”

  东家这是钱多了嫌烫手么?难怪会昌伯说他是败家子,可真是……

  他摇了摇头,打断自己的思绪,把以前会昌伯絮絮叨叨数落程墨那些话甩到脑后。

  程墨怎么可能把内中曲折告诉他,只道:“你拿一万两的银票去,把契约签了。重要的不是钱,而是所有的掌柜、伙计的契书和花名册,也一并归我们所有。明不明白?”

  东家有话,他敢不听吗?华掌柜虽然肉痛,但还是一脸苦逼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  “现在就去,别耽搁。”程墨叮嘱道。

  那盛业堂的掌柜不清楚内情,听说宜安居要买,因而故意吊高了价,可若让幕后之人琢磨出其中的道道,只怕不仅买不成,方掌柜的老命还会不保。因而,程墨特地叮嘱要快。

  看程墨催得急,华掌柜没奈何,只得起身。

  程墨还怕他肉痛,叫了榆树,道:“你跟他一块儿去,看着他些儿,不管多少钱,一定要买下。”

  榆树应了,拉了华掌柜便走。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058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