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60章 愤怒(求订阅)

第160章 愤怒(求订阅)

  “原是小老儿起了贪念,贪图大管家开出的条件,才会辞了旧东家,到兴业堂。等到一切准备好,即将开业时,才得知,兴业堂是挂在盛业堂名下。那时小老儿就觉得有些不妙了。唉!”方掌柜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后,提起旧事,懊悔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若是大管家看重兴业堂,怎会挂靠在盛业堂名下?分明是不把兴业堂当一回事嘛。

  程墨把一杯茶放在他面前,道:“上官氏的产业,以前是上官华打理吧?后来才换大管家接手?都有哪些产业?”

  其实上官桀的产业再隐秘,以霍书涵的手段,也能打听得清清楚楚。他不过试方掌柜一试。

  官帽椅在这个时代是新兴产业,市场远远未曾达到饱和。方掌柜执掌兴业堂几个月,生意好得爆棚,他也越来越受大管家重视,越过盛业堂的掌柜,时不时叫他过去说话。

  兴业堂出事,盛业堂的掌柜借口有事去乡下,避而不见;大管家躲在太仆府不出来,他见不着,不得已,只好去求程墨。

  那时,连上官桀都以为是程墨在背后搞鬼,何况大管家?他们把矛头对准宜安居和程墨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  方掌柜先把所知道的上官氏的产业说了,再把兴业堂的前世今生抖了个透,叹道:“幸好五郎君高义,要不然小老儿的老命,也就交待在那儿了。”

  想起莫先生狰狞的样子,他不寒而栗。

  程墨对比了一下,他说的几个字号,都是霍书涵名单上有的,只是没有霍书涵说得全,可见他还不是大管家的心腹。

  “以后富裕春就交给你了,有什么事,和华掌柜商量就成。”程墨道:“我不大管这些事。”

  这是实话。掌柜相当于现代的职业经理人;东家,就是大股东。大股东对CEO指手划脚,那是要坏事的。

  方掌柜听了,更是感动,再三道谢。

  华掌柜得知方掌柜肯跳槽,放下手头的一摊子事,急急赶了过来。两人见面,自然有一番阔契。

  程墨留两人在这儿吃了晚饭,派人去跟程掌柜说一声。

  霍书涵有话在先,让程掌柜一切听程墨的。程掌柜自然没有异议,立即赶了过来,和华、方两人说了半夜话。

  程墨给他们留下说话的空间,独自去了书房。如果说,以前双方都在猜测的话,那么现在已经是明朗化了。盛业堂的掌柜多少有些妒贤嫉能,方掌柜以前的名头太响了,他怕有朝一日,方掌柜动了他的奶酪,才会借故放人。

  可是这件事大管家肯定兜不住,迟早会报到上官桀那儿。上官桀对他,那是恨之入骨了。

  接下来,上官桀会使出什么手段呢?

  书房的大书桌上,有一副茶具,小泥炉上炭火正旺,程墨慢慢烫着杯,嘴角微微上扬。事情发展到这儿,开始有些好玩了。

  与程墨的淡然不同,大管家已经快气疯了。天黑后,他才接到消息,兴业堂卖给了宜安居。他立即给送文书过来的盛业堂掌柜一个耳光。

  打了耳光,并不能解决问题。他急匆匆奔去书房,在门口跪下了。

  上官桀疲惫地靠在几案上,和霍光争论的结果,他又输了。昭帝没有站在他这边。

  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他自作自受,只是他并不清楚罢了。昨天西市闹出那么大动静,沈定当然得上奏,昭帝一听程墨在现场,紧张得不行,过后想到程墨曾被刺杀,于是马上联想,会不会是有人再次行刺于他?

  自己就这么一位好兄弟、好朋友,这三天两头有人要弄死他,是想对自己下手吗?昭帝心情很不好,哪里有心思听霍光和上官桀扯些什么,各打五十大板也就是了。

  霍光一向谨慎,喜怒不形于色,被落了面子,也若无其事的样子。而且事情是他挑起来的,昭帝两人都数落,可见对他颇为袒护。

  实情当然不是如此,不过上官桀是这么想的,所以分外愤怒。

  他天黑前回府,气还没消,一个人坐着生闷气,大管家挑这个时候过来,撞在枪口上了。

  “兴业堂被程五郎买走?”上官桀气极反笑,笑容在灯下特别渗人。

  大管家额头碰地,浑身发拌,不敢答话。

  “去,把七郎叫来。”上官桀道:“来人,把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活活打死。”

  上官华族中排行第七。

  上官桀话音刚落,大管家吓晕过去了,两个侍卫过来,拖起就走。

  其实他很冤枉,要不是上官桀心情不好,怎么着也不会活活打死他。想到上至昭帝,下至亲家霍光,都联起手对付他,已经让他憋屈得不行了。现在连个小小程五郎也敢捋虎须,他激怒欲狂。

  他拿这些人没办法,现成的狗奴才,不打死,还留他浪费粮食么?

  远在安仁坊的程墨,自然不知道上官桀拿自己的大管家出气。他喝了茶,心里有了计较,去了后院,和顾盼儿胡天胡地。

  清晨的阳光洒在宅院,程墨伸个懒腰,拥被坐起来。最近锻炼少了,这样不行啊。

  “五郎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顾盼儿脸蛋儿红红的,眼睛水汪汪的,似要滴出水来,道:“时辰还早呢。”

  昨晚程墨那么荒唐,今天还起得这么早,她心疼。

  程墨亲了她一口,起身穿衣,洗漱后去后园练箭了。感觉好些天没拿弓箭,有些生疏了。

  前院,狗子看时辰差不多了,拨下门栓,打开府门。门刚拉开一条缝,一个人闯了进来,脸差点撞断狗子的鼻子。

  “哎哟!哪里来的泼皮?”狗子痛得眼泪都出来了,泪眼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人,捂着鼻子道。

  “叫程墨出来。”来人冷笑三声,连名带姓道。

  直呼阿郎的名讳,这是要撕破脸的节奏啊。狗子顾不上鼻子疼,忙擦了眼泪,总算看清眼前一个中年人,手摇折扇,对着自己只是冷笑。

  这都深秋了,还摇扇子?神经病吧!狗子二话不说,抄起一旁的扫把打了过去:“滚你娘的!大清早上门闹事,也不看地方。”

  这里可是程府,也是你一个疯子闹事的地方?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074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