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61章 作死(求票票)

第161章 作死(求票票)

  扫把带着风,抡向中年男子。⒈

  中年男子正是上官华。昨晚上官桀叫他过去,准他继续打理上官氏名下的产业,把他乐坏了,昨晚一宿睡不着,就琢磨着怎么到程府找碴。这不,一大早便过来了。远远的见大门紧闭,他刚想踹门呢,狗子恰好拉开了大门。

  这进门的姿势,不理想啊,还是踹门来得威风。他有些纳闷,更加冷笑起来,不过一个小小的门子,敢动他一根汗毛?开玩笑吗?

  狗子鼻子疼得厉害,也不知断了没有,更恼他提自家阿郎的名讳。这个时代直呼其名,跟现代指着人的鼻子臭骂没有区别啊。扫把狠狠落在上官华头上,打得他一阵眩晕。

  他定了定神,刚要喝骂,扫把夹带风声,第二次落下。这次,落在他肩头。他好生疼痛,大叫一声:“啊!”

  门口的随从听声音不对,探头进来一看,见他身子摇摇晃晃,似乎要倒了,忙抢进来扶住,对狗子怒目而视:“你作死!”

  呃,眼前的大汉好凶。狗子怔了一息,丢下扫把撒腿就跑,边跑边喊:“来人啊,抄家伙!”

  甭管你是谁,敢上门找碴,我们就打得你满地找牙。狗子多单纯啊,一边想着,一边跑进照壁,声嘶力竭大喊。

  一众下人仆从侍卫小厮都被他惊着了,一个个顺手抄起身边的家伙,飞奔出来,道:“怎么了?”

  狗子惊恐道:“有人打上门了。”无意间眼睛落在榆树手上,见他右手抓一个盘子,上面还沾有饼子渣,不由奇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榆树正在吃早饭,听到喊声,把盘子里的烙饼往桌上一倒,拿起盘子就跑出来了。狗子这么一问,他理直气壮道:“谁敢上门找碴,看我不砸死他。”

  狗子一想也是,点头道:“外头的人好凶,你小心些儿。”

  黑子白了榆树一眼,道:“还不快去禀报阿郎?”招呼几个侍卫:“兄弟们上。”

  榆树把盘子往狗子怀里一塞,转身跑向后院了。

  上官华好不容易稳住心神,嘴上骂骂咧咧,这个程墨真是可恶,连看门的奴才都这么可恶,他一定要把程墨,和看门的奴才一锅端了。

  上官华转过照壁,阳光下寒芒一闪,他吓出一身冷汗,只见三步开外,一个英俊少年一身劲装,手持弓箭,箭头正对他的胸口。这么近的距离,就是瞎子也能射中啊。

  “啊”他下意识大叫,身子往后便倒。实在是不倒不行啊,不倒,就要被射死了。

  程墨见过一次上官华,就是两人结怨那次。可是,他还是没认出眼前这个身着大红锦袍,咋一看,有点像新郎倌的中年男人是谁。但这不妨碍他的箭头对准了这个男人的肚子。

  上官华吓坏了,那可是箭啊,这个时代最犀利的利器,不是开玩笑的。

  他把头埋进随从怀里,浑身抖得像糠。娘呀,原来程府这么可怕,早知道,就该多带些人来了。

  程墨看他实在抖得不像话,又好气又好笑,胆子这么小,还敢上门找碴,这得多没脑子啊。他把箭头下移,对准上官华的胯下,忍笑道:“站直了,要不然,老子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
  一句话,把上官华吓尿了,黄色的液体滴落在地。

  “你弄脏了我的府邸,要怎么算?”程墨的声音已带了笑意。实在是两世为人,没有见过这样上门找碴的怂货。

  上官华也臊得慌,主要是在随从面前,太丢脸了。可一泡尿要奔涌而出,他控制不住啊。反正脸也丢了,还怕什么?他从随从怀里站起来,随即躲到随从身后,只露出半张脸,万一程墨真的箭如流星,他也好赶紧缩头不是。

  这下子,连随从也无语了,不禁想,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个主子?

  “你,你,你,别拿箭吓唬人!”上官华结结巴巴道,说完这句话,又把头缩去。

  程墨哈哈一笑,收弓箭,道:“可以。我说这位躲在随从身后的英雄,姓甚名谁,为何大清早上门闹事?”

  上官华一听,火了,敢情人家没认出他来啊。别的可忍,这没有知名度孰不能忍啊。他生气了,见程墨收起弓箭,立即把随从推开,挺胸凸肚站到程墨面前,指着自己的鼻子道:“你认不出我?”

  程墨见一张沧桑的老脸,额头一道红杠,分外醒目,摇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  说起来,被上官桀抛弃这几个月,上官华的日子着实不好过。没了打理产业的差使,就没有外快,这还在其次,更要命的是,族中谁不是看上官桀眼色行事?族人听说他没了差使,对他白眼相加、冷嘲热讽,以前嫉妒他的,更是投井下石。没了进项,家中的婆娘也常冷言冷语,连小妾都甩脸子给他看。

  这一切,都是眼前这个少年害的啊。

  可是现在这个可恶的少年,居然说不认识他?他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自己不敢上前,于是对随从怒喝:“干掉他!”

  随从有些无语地看他,这是在人家地盘好不好?您老没看我们被人家包围了么?

  这事要怪,也只能怪上官华,以为程墨不过一个小小羽林郎,哪里敢跟上官家族对抗?先前程墨和上官桀干了几仗,一来事情隐秘,他没听到风声;二来上官桀也不可能把他叫过去,向他汇报不是?他竟一点不知情。

  程墨笑吟吟道:“你要干掉谁?”

  这人,可真有趣。

  上官华见随从不肯听从,暴跳如雷道:“当然是干掉你!上官某难道奈何不了你一个小小的程墨?”

  再次直呼其名。一众侍卫脸色都变了,羞辱人莫过于此。黑子朝阿飞点点头,阿飞转身出去,很快门外传来几声闷哼。

  他自称上官某,程墨便想起来了,道:“你是上官华吧?”

  上官桀我都不怕,会怕你一个上官氏的族人?族人若没有本事,只能仰仗家主而活,上官华也不像有本事之人。

  上官华一脸骄傲,道:“认出上官某了?哼哼,迟了。”

  这时候想求饶,却是迟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、广告少、章节完整、破防盗】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02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