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65章 打回场子

第165章 打回场子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打赏、发红包。

  程墨坐在那儿,听昭帝问一句,刘病已答一句,极像上下级之间的对答,不禁无聊起来。

  好在,昭帝问了日常起居,得知刘病已住在程府之后,便没再问,只是道:“有程卿照顾,朕很放心。”

  已经是宗族中人,你好歹封个爵位,赐座府邸,让他日子过得好点啊。程墨无语。

  刘病已低头应“是”,想必也想到这点,眼里没了初见亲人时的灼热,倒像是冷静了。

  又默坐十息,昭帝好像倦了,倚在抱枕上,懒洋洋道:“若有什么事,跟程卿说一声。”

  这就是觐见结束的意思了。刘病已虽是初步得睹天颜,但十分有天分,马上行礼道:“诺,臣告退。”

  程墨心想,有事跟我说有什么用?可这话到底说不出口,于是也道:“臣告退。”

  刘病已看向程墨,眼睛晶莹晶莹的,有一进退的热切。程墨理解他,初次进宫,又是没有爵位、官职之人,一路上估计受了冷眼,便朝他微微颌首,意示鼓励。

  两人眼神交流之际,昭帝道:“病已先行回去,程卿留下。”

  实在是刘病已的名字不好拆单个字,要按他在同辈的排行称呼,一时之间,昭帝又没能算出他在族中排行第几。从武帝这儿论,他也没搞清楚,毕竟上头几个兄弟都就藩,他又一年到头,难得宣一次宗正寺。那就只好呼名了,他是皇帝,又高了两辈,谁敢说他的不是?

  刘病已听说要独自回去,有些失望,行礼退下了。

  昭帝留程墨说话用午餐,直到午后才准他出宫。还未走到巷口,便听巷里一片嘈杂声,很多人远远围观。一见他来了,赵大郎忙抢上道:“五郎,快去,刘郎顶不住了。”

  这话说的,程墨一脸懵逼,什么刘郎顶不住了?敢情嘈杂声从自家院里传来的啊?

  没等程墨问,众邻居七嘴八舌说开了。却原来晌午时分,上官华又来了,这次带了几十人,堵在府门口一通臭骂,一下子把众邻居惊动了。上官家的啊,谁敢上前?只好远远站着干着急。

  好在刘病已出宫回来,听到骂声出来和上官华讲理。上官华是讲理的人吗?污言秽语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一下子骂得刘病满脸通红。

  赵大郎急道:“五郎快去瞧瞧,再不去,只怕上官七郎会动粗呢。”又对众人道:“各位高邻,快别耽误五郎的时间了。”

  先顶住上官华,别的事,以后再说不迟啊。

  其实一听到上官华的名字,程墨就明白了,向众人道了谢,把马缰丢给榆树,大步朝自家府邸走去。

  局面完全是一边倒啊。上官华气焰嚣张,胖粗如小萝卜的手指一下一下戳在刘病已的额头,他的额头已经被戳得一片通红,可是他毅然不退,昂首挺胸道:“要进去,先从刘某身上踏过去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上官华仰天大笑,道:“你一个小小穷鬼,就是踏死了你,又怎么样?”

  昨天从程府离开后,上官华惶恐不安,担心得不行。可是一天一夜过去,上官桀没叫他过去训斥,也没差人训斥他。他悬着的心慢慢放下,想起昨天被吓晕,于是带齐人马,上门找回场子。

  要不是程府的护院家丁人多,他早闯进去打砸抢了,哪里会跟刘病已废话?

  这人真是苍蝇,挥之不去呀。程墨怒极反笑,道:“你确定他是穷鬼?”

  上官华回头,见程墨来了,忙躲到随从背后,道:“有种你别射箭。”

  他只怕程墨射箭,别的倒不怕,好在程墨外出归来,空着手。

  他带来的随从们都无语了,被他挡在身前的随从更是暗暗摇头,这货真怂,要不是靠着上官氏这株大树好乘凉,昨天他就走人了好不好。

  程府的侍卫、护院家丁和邻居们都纵声大笑,笑声中,黑子道:“有种你别躲啊。”

  一句话,又引来无数笑声。

  刘病已喜极而泣,眼眶都湿润了,飞步迎上,道:“大哥,你来了!”

  平时没觉得什么,一有事,大哥不在,他真的顶不住啊。

  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没事儿了。”

  刘病已退到护院一列,也站在大门前。狗子把一把扫把递过去,传授经验道:“照着脑门打。”

  昨天他因为拿扫把揍了上官华两下,得了程墨的夸奖和二两银子的赏银。今天信心满满,非得多打几下不可,要不然岂不辜负了阿郎的赏银?

  刘病已真心觉得扫把没什么大用,可还是接过拿在手里,用力点头:“好。”

  程墨走到上官华面前,修长的手指戳在他额头上,那姿势,跟他刚才戳在刘病已额头上一模一样,道:“不拿弓箭对你,也能打得你落荒而逃。”手指碰到他额头肌肤,又嫌弃道:“你多少天没洗脸了?瞧这脏的。”

  其实不是脏,是上官华肥头大耳,脸上都是油脂。

  刘病已大受鼓舞,笑得眼睛没了缝,就差拍手叫一声:“好!”

  上官华额头吃痛,怒而拍掉程墨的手指,道:“瞎了你的狗眼,敢对某如此无礼。”

  “哦?”程墨手指又戳了他的额头一下,这次很快缩回手,道:“瞎了你的狗眼,敢对刘氏宗室如此无礼。”

  上官华一时没反应过来,不解道:“什么刘氏宗室?”刘氏宗室是什么鬼?

  程墨慢条斯理道:“先帝姓刘,当今皇帝姓刘,你说什么刘氏宗室?”刚才失策了,应该替刘病已向昭帝讨要爵位,这个时候说出去,才威风嘛。

  刘病已心中五味杂陈,他这个刘氏宗室,可真是落魄啊。

  其实没有立即封赏并不怪昭帝,毕竟才刚听说有刘病已这么一个人存在,要照正常程序,得派人调查核实,才宣进宫见一下。至于封爵,他现在没有亲政,没这个权力,得通过霍光拟旨用印。也就是说,封不封爵,封什么爵位,得霍光说了算,然后以昭帝的名义下旨。

  昭帝为何如此郁闷,从这么一件小事便可看出来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39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