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66章 神转折

第166章 神转折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打赏。

  “姓刘?姓刘又怎么样?你要改姓吗?哼,算你改姓刘,也成不了皇亲国戚。”上官华得意,眼前这小子,怕是脑袋让驴踢了,居然想出改姓的主意。

  至于刘病已,不过是一个穷得活不去的小子,也程墨这傻蛋才会收留。要是他,哪有那么多废话,让他签下卖身契,成为奴仆也是了,还把他当主子供着,让他读书?美的他。

  程墨笑眯眯一指刘病已,道:“这位是武帝玄孙,当今皇帝的侄孙,今早刚见驾。你说是不是刘氏宗室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上官华先是放声大笑,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才意识到不对,笑声骤歇,瞪眼道:“什么?”

  刚才和他对恃的穷小子居然是宗室?先帝玄孙,皇帝侄孙?开什么玩笑?

  程墨喝道:“见了宗室敢不行礼?”

  上官华心下一凛,再没有比他更明白“宗室”两个字的份量了。他要不是上官桀的族人,能这么飞扬跋扈,欺压良善么?眼前的小子,可是皇帝的族人,身上流着先帝高贵的血。他拱了拱手,脸上换了一副巴结的表情,道:“这位是?”

  宗室,哪怕是世子,他也要仰望巴结啊,却不知是什么爵位?

  程墨沉下脸,冷哼一声,道:“你带人到我府上闹事也罢了,如今冲撞了贵人,该当何罪?”

  黑子等人却不知昭帝已准刘病已重归宗室,听程墨一脸严肃,上纲上线,都极力忍住了笑。赵大郎等邻居看上官华本来一脸凶狠,人见人怕,鬼见鬼惊,突然换了一副嘴脸,还拱手行礼,都目瞪口呆。

  上官华陪着谄笑道:“不知者不怪,小的实是不知贵人在此。”说着,抬腿踹了随从一脚,道:“你们是死人吗?贵人在此,也不提前禀报一声。”

  随从对他已经完全绝望了,横他一眼,走开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想造反吗?”上官华说着,一巴掌拍向随从,随从侧身避开。

  黑子等侍卫以及狗子等护院家丁大奇,怎么内哄了?

  程墨冷冷道:“上官七郎,休要顾左右而言他。你蔑视宗室,某定要奏报陛下,请陛下治上官太仆一个治家不严之罪,再严惩你,以儆效优。”

  这吓唬十分有效,上官华忙丢下随从,三两步赶到程墨跟前,陪笑道:“误会,五郎,误会啊。哥哥我这不是刚好路过这里,想起我们往日的交情,顺路过来你府上喝杯茶么?哎呀,手下的人跟贵府的护院冲突,不过是小事一桩,小事,哈哈。”

  程墨没吱声。

  上官华干巴巴的笑声在府门前的空地上回荡。

  赵大郎嘀咕道:“明明他要行凶,为何却说是误会?”

  这些有身份的人好难懂,说的话,让人摸不着头脑啊。

  上官华见程墨不理他,转而走向手拿扫把,站在狗子旁边,随时准备打架的刘病已,深深弯下腰,行了一礼,道:“贵人大人不计小人过,还请不要与小人一般见识。”

  这会儿,他成了小人,成了弱势的一方,恳求强大的对手放他一马。狗子鄙视道:“真不要脸。”转头对刘病已道:“二郎君别放过他。”

  虽然狗子不知阿郎捡来的二郎君为何会成为贵人,但好歹是自家主子,自己人自然向着自己人。他担心刘病已一时心软,被上官华骗人,忙提醒。

  刘病已心里苦涩,如果没有宗室这层身份,他是穷酸小子,有了这层身份,他便一跃成为贵人!脸上却平静无波,把扫把还给狗子,走到程墨身边,道:“今天这事,交给大哥处置。”

  不管他的身份如何,眼前这个年长他二岁的男子,永远都是他的大哥。

  程墨微微颌首,转向上官华,道:“你冒犯贵人,说一句误会成么?是谁教你这么做的,好生招认,要不然大刑侍候。”

  大刑!上官华吃了一惊,这话要是别人说,他一定不信,可程墨如此无法无天,真要动大刑,他岂不是没命?好汉不吃眼前亏啊。他忙道:“别用刑,我全招了。”

  他招什么啊,这件事,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导自演,跟别人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可眼前的形势,不拉人下水,怕是脱不了身啊。

  他一咬牙,道:“是我堂兄让我来的,他说,你落了他的面子,让我找回场子。”

  害得兴业堂倒闭,可不是落了上官桀的面子。

  程墨很意外,立即不信。上官桀再闲得蛋疼,也不会让上官华这个笨蛋到他府上闹事,这样除了制造事端之外,没有一丁点用处。

  有上官华这样一个猪队友,也是上官桀倒霉。程墨让上官华画了押,道:“押上,去廷尉署。”

  到他府上闹事应该交由京兆尹处理,可惊动宗室,到宗室府上闹事,性质便不同了。这是大案要案嘛,得交由沈定亲自案理。

  一听说去廷尉署,上官华吓坏了,转身跑,边跑边喝随从:“给我顶上。”

  顶上做什么?顶上好让他跑路啊。

  程墨也不是真的要押他去廷尉署,不过是吓他一吓,好让他以后不敢到这儿闹事。他假意喊打喊杀,让人追赶两条巷也是了。

  众邻居亲眼目睹神转折,大感快慰的同时,对程墨更为佩服。赵大郎等人都过来和程墨说话,听说刘病已是宗室,又大感惊奇,都上下打量他。赵大郎更道:“没想到小的一介平头百姓,居然有幸跟贵人同住一巷。贵人请稍待,小人今早刚买两条鱼,新鲜得很。”

  说着,飞奔回家,不到两息,飞奔回来,手上拎着两条串了草绳的鱼,非要往刘病已手里塞。

  刘病已从小受尽白眼,哪里见过这么热情的人?吓了一跳,双手连摇,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又道:“大哥”

  这阵仗,他没见过啊。

  赵大郎一向抠门,那是连半两鱼肉也不能便宜了别人的,今天如此反常,可见真把刘病已当个人物了。

  程墨笑道:“大郎,你再这样,我真收下你的鱼啦。”

  赵大郎一怔,神犹豫,把邻居们都逗笑了。未完待续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39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