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68章 阴谋

第168章 阴谋

  刘病已只是一个贫穷少年,住在程府人家会夸程墨心善,乐善好施。可?12??病已成了宗室,住在程府,人家会怎么说?昭帝和霍光会怎么想?

  其中的道道,程墨怎么会不懂?因而,他忙着张罗为刘病已置办府邸。刘病已得知后,坚决不肯接受,道:“弟虽有宗室身份,但没有爵位在身,不过是一个懒散之人罢了。大哥若执意要为弟置办府邸,弟立即离去,弟情愿饿死路边,也不跟大哥分开。”

  这话说得决绝,程墨倒不好再坚持。

  刘病已恢复宗室身份不假,但他没领俸禄,不知是不是宗正寺忘了,总之宗室这个福利,他没得享受。除了名字写在宗谱上之外,其他一切照旧。

  程墨有次进宫,和昭帝闲谈,说起为刘病已置办府邸的事。昭帝想了想,道:“本来应该由宗正寺办理,只是先帝并没有让他重入宗祠。如今朕还没有亲政,很多事做起来不方便,待朕亲政后,有了威信,再赏赐于他。他还是暂住在你府中吧。”

  程墨要的,就是最后一句话。皇帝金口玉言让刘病已住在程府,谁敢说一个不字?

  可是,看昭帝把一切都寄希望于亲政,颇有点类似于现代那个笑话:等我有钱了,买两碗豆浆,喝一碗,倒掉一碗。把一切都寄托于亲政,现在却什么都不做,真到了亲政的时候,能搞得掂吗?

  何况,他亲政了吗?这是程墨一直不能确定的事,如果历史没有出现偏差,下一任皇帝是刘病已,这应该没错,照这么说,他纵然亲政,时间也不长久。一个亲政不久的皇帝,能做多少事?

  程墨道:“是,臣谢陛下。只是陛下也该振作……”他把所知道的,后世那些自强的故事,说了很多。

  昭帝听着听着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道:“卿不过是纸上谈兵,要奋发图强,哪有那么容易?朕没有亲政,谈何奋发图强?”

  程墨默然。两人的分岐点在于,程墨认为现在应该积蓄力量,先行准备,到了二十岁,纵然霍光不肯交出权力,为他加冠,他也能用自己的力量迫使霍光交出权力。昭帝却是想在得到权力后才努力。

  看他没兴趣听,程墨只好告退。这一次,昭帝没有留他。

  程墨走出宣室殿,扛着大戟站在门口,望着澄蓝澄蓝的天空,心里郁闷极了。

  此时,几个劲装骑士刚策马出了城门,一路晓行夜宿,数日后到了燕王刘旦府上。

  燕王刘旦是武帝第三子,昭帝的兄长。他比昭帝年长,却没能被立为帝,心里本就不服。这些年,不时联络京中大臣,质疑昭帝继位的合法性。

  武帝崩前立昭帝为太子,又让霍光、上官桀等人辅助,合法性不容置疑。因而,他搞了很多小动作,都没能动摇昭帝的皇位。

  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昭帝曾经郁闷愤怒,担惊受怕是在所难免的。

  如今,刘旦接到竹简,打开一看,却是上官桀约他杀掉霍光,废掉昭帝,立他为帝的书信。如果有重臣为内应,里应外合,他便有机会登基为帝了。

  看了信书,他大喜,马上修书一封,请求赴京觐见。

  藩王没有得到允可,不能进京。

  霍光接到奏折,当然不同意。这不时不节的,你一个藩王大老远跑来京城干什么?

  上官桀在早朝上再奏此事,昭帝对这位兄长本没有什么好感,以没有亲政为由,交由霍光处理。霍光再次拒绝。

  上官桀又再给刘旦书信,让他乔装改扮进京,保准让他如愿。

  皇帝的宝座在向他招手,这样绝世难逢的机会哪能放过?刘旦马上应允,借口打猎,乔装改扮之后,飞马赶到京城。

  这就是莫先生为上官桀定的计策了。

  霍光并不知危险逼近,如同往常一样处理政务。昭帝同样不知刘旦和上官桀的阴谋,依然郁闷地等待亲政的日子到来。至于程墨,则每天进宫当差,时常被宣进宣室殿说话。

  刘旦到京后,先去见鄂邑长公主,送了这位长姐大量的金银珠宝,以求取得她的支持。接着又上书历数霍光的罪状。这封奏折为防落在霍光手里,是通过鄂邑长公主呈交的。

  昭帝正和程墨闲坐说话,接到奏折时,颇为意外,道:“为何长公主有事不过来,而是上奏折?”

  鄂邑长公主自小抚养他,有些感情。这两年鄂邑长公主出宫回府邸居住,但两人的情份还在。

  上奏折,应该是有大事了。

  黄安道:“老奴不知,这奏折,是丁外人送来的。”

  昭帝皱了皱眉,没说话。

  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丁外人是长公主的情郎?既是他送来,自是机密事了。程墨起身道:“臣告退。”

  有些事还是少知道的好。

  可是迟了,昭帝已打开奏折,只看两行,脸色大变,听到程墨的声音,便把手里的奏折递给他。

  程墨犹豫了一下,这样好吗?他毕竟没有参与朝政。

  “卿瞧瞧。”昭帝的脸色更白了,脸上肌肤几近透明。

  看他脸色不对,程墨接过奏折,一目十行看了,重新坐下,道:“陛下打算如何处置?”

  这是要政变的节奏啊。而且,以程墨两世为人的经验,刘旦上这样的奏折,目标肯定不是霍光,极有可能是昭帝。

  昭帝低声道:“卿如何看待此事?”

  程墨压低声音道:“鄂邑长公主呈奏折时怎么说?”

  要有人告诉他刘旦没有买通鄂邑长公主,他是绝对不信的。

  昭帝也是聪明人,得他提醒,马上道:“宣刘卫尉。”

  羽林卫是皇帝亲军,作用之一便是防止政变了。

  刘淘甫很快过来,得知此事,马上发布一连串命令,召回所有轮休的羽林郎,又在各要道安排人手,宣室殿四周实行戒严。

  程墨道:“燕王此时身在何处?”

  这个时代没有飞机高铁,他远在藩地,纵然政变成功,皇位也轮不到他。他又何必费这么大劲?

  昭帝得程墨提醒,忙道:“紧闭城门!”

  程墨心想,只怕迟了。

  “不如着人去长公主府中相请,只怕燕王已成为长公主座上宾呢。”这句话,程墨说得很慢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55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