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69章 乱了

第169章 乱了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发红包。

  刘旦确实在鄂邑长公主府,坐在他对面21的,是上官桀的儿子、昭帝的老丈人,上官安。自从送女入宫为后后,上官安走路都带风,洋洋得意到处宣扬:“某是陛下的老丈人!”

  连皇帝都得对他礼遇有加,何况别人?也因此,他成了京城中的第三人,除霍光和他爹外,再也容不下别人了。

  想到很快可以把霍光干掉,他兴奋不已,道:“王爷,我们只需把陛下掌握在手里,别的不在话下。”

  霍光生性谨慎,肯定不会反抗昭帝的旨意,到时候除掉他,不过是一句话的事。

  这话说的,跟书信中写的有很大的差别,但刘旦并没有听出来,而是道:“令爱是皇后,你真的下定决心要除掉皇帝吗?”

  他接到书信,光顾着高兴了,还真没想到这一茬。昨天得鄂邑长公主提醒,才觉得要坏事,可别是他们丈人女婿合计要除掉他。

  上官樱册封为后,上官安封了侯。他又是嫡长子,以后上官桀的家产总归是他的。如果上官桀坐上霍光的位置,那么上官氏便成为当朝第一世家;如果运气好,上官桀登基为帝,那么他将成为太子,等上官桀百年之后,他便是皇帝了。

  其实莫先生献策时,只是要除掉霍光,再掌控昭帝。可上官安一想到昭帝在手,废立由他们父子说了算,便不镇定了。

  当然得废啊,废了他,先让父亲坐上这个位子,背上弑君的罪名,过两年再让父亲把位子传给他。这样他就能洗白,又能君临天下了。

  他算盘打得飞快,里面的弯弯绕门儿清,听刘旦这么说,打个哈哈,道:“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不过牺牲一个女儿,以后供养她也就是了。”

  上官樱只有十二岁,已入宫六年。

  刘旦朝他竖起大拇指,道:“大郎真乃豪杰。”

  连嫡女都说牺牲就牺牲,不服都不行啊。这下刘旦再无疑虑,道:“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要不要带兵杀进宫去?”

  他为不引人注目,进京时只带了十多人,这些人身手是极好的,只是人数实在太少。真要动兵逼宫,还需借用上官氏的力量。按理说,上官桀既然给他写信,自然一切准备就绪了,何以不立即动手呢?他耗不起啊,要让朝廷发现他擅离封地,那就糟了。

  上官安道:“王爷稍安勿躁,今儿霍大将军休沐,出城去了,我们奏明陛下,埋兵于他府外,待他回府时来个瓮中捉鳖。”

  刘旦傻傻问:“那陛下呢?”

  你们不是说要废掉昭帝,空出皇位让他坐么?

  上官安看他急切的小眼神盯在自己脸上,先喝了面前的酒,再夹一筷子鸭脑吃了,慢条斯理道:“王爷远离京城,只怕不知,如今政事尽在霍大将军手上,要废陛下,须先控制霍大将军。”

  这是第一步。这个好理解,刘旦一下子懂了。

  两人边喝酒边展现未来,无比愉快的当口,程墨带人来了,在门口和鄂邑长公主的管家交涉。

  鄂邑长公主也在府中,听说程墨奉口谕来找刘旦,便晓得事情不大妙。只是长公主府占地近百亩,程墨一个小小卫尉卫士,不可能进来搜查,倒也不用害怕。

  管家和程墨打太极:“陛下还没亲政,哪里有什么口谕?五郎莫不是走错地方?”

  也就是说程墨矫旨了。程墨一听他这么说,心里有数,道:“既然如此,程某就告辞了。”

  这么容易打发?传闻中很难缠的程五郎也不过如此嘛。管家很意外,又很鄙视,皮笑肉不笑道:“不送。”

  程墨呵呵笑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

  嘴里说着不敢,转了身。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黑子上前一步,伸手按住了管家的右肩膀,管家只觉半边身子不是自己的了,吓得“哎,哎”地叫唤。

  程墨依然呵呵笑着转回身,道:“哎呀,不要带管家回去。这人不老实,留着也是浪费粮食,不如就地解决掉。”

  管家以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羽林郎,亲自出来见程墨,完全看在“口谕”的份上,既是皇帝口谕,料来不过是问候一下鄂邑长公主,哪里料到程墨一言不合便动粗啊。

  这时,几个门子懒洋洋在门口晒太阳说闲话,一听管家叫唤,都以为听错了,互相看了看,没人动弹。这里可是鄂邑长公主府,抚养皇帝长大的长公主啊,谁敢放肆?

  黑子明白程墨话里的意思,钵大的拳头朝管家身上招呼,边打边道:“你还是别说了,省得我给你留一口气。”

  什么叫省得我给你留一口气?管家立刻吓坏了,大声求饶:“别打别打,我招,我招还不行么?”

  幸好刚才听到“燕王”两个字,他马上给一个门子使眼色,让那门子入内禀报长公主了。这会儿想必长公主已把人藏好啦。管家想到这一层,心安了不少。

  “燕王是在府上,就在英华阁喝酒呢。”管家故意说得很大声。有本事,你进去找啊。

  程墨朝旁边的瘦高侍卫示意,侍卫点了点头,众人只觉眼前一花,身边立刻少了一人。门子们都没回过神,哪里知道少了人?

  程墨抬头望望天空,道:“哎,好大一块乌云,怕是要下雨呢。”

  “是呢,这个时候,下雪还早。”黑子说着,也抬头看。可不是刚好有一块极大的乌云飘过来,遮住了太阳,天阴了。

  有一个门子听两人聊天气,也跟着抬头看,突然脑袋上挨了一巴掌,不由奇道:“打我做什么?”

  “看什么看,管家晕过去了,快抬进府。”另一个门子拉起他就跑,飞快把被黑子打晕在地的管家抬回去。

  先前的门子走上台阶时还回头看了程墨一眼,奇道:“他们怎么不走?”还有,管家怎么好好儿的会晕?

  这时,别外两个门子也回过神,乱了起来:“有人闹事,快禀报大管家。”

  晕倒的这位倒霉蛋是二管家,府里还有一位位高权重的大管家,等闲人等难以见到。

  这时,英华阁也乱了,上官安惊叫:“王爷!”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61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