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71章 猪队友

第171章 猪队友

  席子铺好,矮几摆上,刘旦总算找回亲王的优越感。他努力挺直身躯,?12??傲道:“你小小卫尉,何敢审问于我?”

  你们都是我刘家的家奴,领的是我刘家的俸禄,不对我恭敬点儿,还敢审我?胆子不小哇。

  程墨看他如看神经病,道:“大人,燕王吓傻了,不如请他清醒清醒。”

  刘淘甫脸一沉,道:“大胆逆贼,还不快快招来?是要大刑侍候么?”

  这回就不是打二十杖那么简单了,所谓的大刑,名目繁多,总体来说,会让人尝了后,后悔生而为人。

  刘旦开府十多年,府里私刑颇多,不过都是用在别人身上,一想到刑室中那些可怕的刑具有可能往自己身上招呼,他立马怂了。

  “撤下席子几案。”刘淘甫真怒了,犯人就该有犯人的样子,还想摆谱?门儿都没有!

  两个内侍上来,一人一边架起刘旦,再来一个,抽出他臀下的席子,又有人抬走他面前的几案。他“哎哎哎!”真叫唤,内侍们哪去管他?

  刘淘甫拿起面前的耳杯,当成惊堂木狠狠一拍,喝道:“招!”

  程墨看他把耳杯拍在几案上,脸颊一阵抽蓄,幸好这是青铜,要是瓷的,他的手非开花不可。

  偏殿中顿时杀气腾腾起来。

  刘旦本质上是一个纨绔,不过是身份很高的纨绔,要不然武帝也不会放着年长的他不立,而选择昭帝了。他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?顿时慌乱起来,一眼瞄到跽坐在刘淘甫下首的程墨,记得这人曾在昭帝跟前帮他说话,忙对程墨道:“皇帝年幼,什么都不懂,霍光有谋逆之心,我是来救驾的。只要你帮了我,事成之后,马上封你为大将军。”

  大将军不仅管全队车马,还在朝堂上大权独揽,权力之大参照霍光。

  当着他的脸封官许愿诱惑他的部下?这人得多没脑子啊。刘淘甫气笑了,干脆如看猴戏般看他接下来怎么“表演”。

  程墨很意外,这个时候,他不是应该痛痛快快把同谋供认出来么?阴谋已经暴露,同伙也躲藏不了多久,不如争取表现,戴罪立功,争取留一条命。毕竟他是昭帝的兄长嘛,昭帝哪怕做给天下人看,也不能真杀了他啊。可是饶他,那是有条件的。

  “你要我怎么帮你?”程墨笑眯眯道。

  看他态度很好,笑容亲切,桃花眼特别漂亮,刘旦放心了,招手让程墨走近,悄声道:“你偷偷溜出宫,去给上官少叔送个信儿,让他速速派兵围住未央宫,。”

  上官桀,字少叔。

  原来这件事,他和上官桀勾结。程墨道:“上官太仆手里有多少兵?你们是如何计划的?”

  这与招供何异?刘淘甫翻了个白眼,刘旦得有多傻,才会告诉他?

  刘旦为了取信程墨,瞟了上首刘淘甫一眼,声音压得极低,道:“上官少叔有的是兵马,你不用担心。”为了加强程墨的信心,想了想,又添上一句:“皇帝是我兄弟,我不会对他怎样的。”

  反正不过是随口一说,一旦皇位在手,要杀要放还不是由他?他觉得自己好有心计,为安程墨之心,随口许诺。

  程墨又问:“上官太仆有多少兵马,如何布置?你们是如何计划的?”

  重要的是他们有什么计划,要怎么举事。至于针对谁,刘旦出现在京城,一切都不用说了。

  刘旦不过是上官桀父子的棋子,到京后上官桀并没有现身,而是让上官安出面稳住他。父子俩的计划部署和兵力,怎么可能告诉他?京城防备森严,从藩地起兵攻打京城那是天方夜谭,想都不用想。因而,上官桀只把刘旦当成吉祥物,万一起事失败,把他推出去背黑锅。

  没想到吉祥物太引人注目,反而成为破绽。

  刘旦来来去去只说:“放心,某一定保你没事。”

  程墨看问不出什么,望向刘淘甫,意示询问。

  刘淘甫有些无语地看了刘旦一眼,真不知他是傻,还是有龙阳之好,怎么会晕了头要拉拢程五郎呢?他朝程墨点点头,起身走向寝宫,向昭帝奏报。

  昭帝看了一眼几案上的竹简,冷冷一笑,道:“可去宣霍大将军了么?”

  真是贼喊捉贼啊,明明自己谋反,却告霍光谋反。

  “已经着人去宣。”刘淘甫道:“可要宣上官太仆进宫么?”

  最好把上官桀控制起来,要不然若他带人逼宫,总有一番厮杀。宫里的羽林卫、禁军都是刘淘甫的手下,他实是不欲有伤亡。

  “宣吧。”昭帝说着,想起什么,道:“五郎呢?让他过来,朕想听听他的看法。”

  这些天的相处,程墨的处变不惊给昭帝留下深刻的印象,两人谈谈说说间,关系亲密异常,他对程墨已是极为依赖。

  “要问五郎?”刘淘甫诧异,想说他从没接触政务,懂什么?转念一想,昭帝看重程墨也好,这小子胆大心细,指不定真有什么想法呢。

  程墨安排人手,就在偏殿把刘旦看守起来。刘旦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,以为程墨不相信他,不停试图说服程墨。

  听昭帝宣,程墨叮嘱武空等人好生看守,到了寝宫。

  “陛下还没亲政,事关重大,应该待霍大将军回来,请霍大将军处置。”程墨略一思忖便道。

  昭帝和刘淘甫都不明白,齐声问:“却是为何?”

  难道不应该趁此机会迫使霍光为昭帝加冠,让他亲政吗?

  程墨明白他的意思,道:“军政大权皆在霍大将军手里,只须他递出话去,陛下的麻烦不少。不如让两人当面对质,陛下裁决即可。”

  这也是程墨常对昭帝说的,先做好准备,一旦机会来临,便能逼使霍光归还权力。可是昭帝不听,如今机会来临,却没有可用之人。关键位置没有得力的人,只能任用霍光的人,这些人要搞乱,以昭帝的能力,定然镇不住。

  到时,更麻烦。

  而把事情推给霍光,则昭帝可独善其身。刘旦参的是霍光嘛,只能说宗室对霍光不满意,再拉上上官桀,让两人撕逼,卖一个人情给霍光,为以后亲政铺路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7569.html